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十四章 哥的悲伤逆流成河
    房俊不是傻子,多多少少能猜得出宫里边赐给他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宫女,并不是简单的给他当“小蜜”这么Lo……

    传说古代的贵族人家有一个非常人性化的传统,那就是在女儿出嫁之前,会委派一个或者多个通房丫头之类的女使,到姑爷家里去,传授新姑爷夫妻之间的密事经验,顺带检查一下这个新姑爷是否身染恶疾。

    这大概就是最原始的“试婚”了,对于新姑爷来说,娶了一个小姐还搭上两个通房丫头,简直太美好了……

    但是就算打死房俊,他也猜不到李二之所以派来一个宫女,可不是为了传授他什么经验,而是单纯的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个兔子……

    一想到往后的幸福生活,房俊美得鼻涕冒泡。本来家里边有一个贴身小丫鬟的,就是俏儿,这个年代的贴身丫鬟,一般情况下最后都会成为主家的妾侍。男女之间朝夕相对,日久生情那是很自然的,再加上男人对于女人的完全主导地位,吃干抹净那是想都不用想。

    不过以前的房俊完全是个二傻子、木嘎达,面对小美女根本不解风情;现在的房俊却是一个经受了现代教育的成年人,心眼儿那么点男人都有的龌蹉虽然不可避免,但是底线还是有的,这就是现代人和古代人的代沟。

    最重要的就是,俏儿太小,而且太熟,不好下手……

    这个漂亮宫女那就完全没问题了,房俊美美的想着,嘴里轻轻的哼起来:“我想有个家,家里有个她,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阳台啪啪啪,客厅啪啪啪,厨房啪啪啪,厕所啪啪啪……”

    太污了,不好意思往下唱……

    “你唱的啥?”

    高阳公主皱着柳眉,一脸狐疑的看着担架上的房俊。

    “啊?没啥,没啥,咳咳咳……”

    房俊老脸一红,差点忘了高阳公主还在呢,这要是被她听了去,还不得鄙视自己到死啊?

    “哼!神神叨叨的,懒得理你!我跟你说,这回你可是捡了大便宜,武氏可不仅仅是个普通宫女,人家是还是功臣之后呢,往后你可得对人家好点!”

    不管怎么傲娇、怎么腹黑,高阳公主毕竟还是一个小女孩儿,善良的天性仍未泯灭,多多少少对于武氏有些歉意。因为自己的缘故,美好的人生刚到盛放的季节,便要委身于一个“断袖分桃、喜好龙阳”的兔子,实在是太凄惨了一点儿……

    房俊有些吃惊:“功臣之后?骗人的吧?”

    功臣之家的女儿进了宫,起步还不就得封一个才人?还能随随便便的就送了人?胡扯呢!

    高阳公主不爽了,秀眸一瞪:“谁稀罕骗你啊?傻了吧唧的……跟你说吧,武氏乃是应国公武士彟的次女,是自愿进的宫。而且花容月貌,整个掖庭宫就没有人不嫉妒于她的美貌,真是便宜你个土包子……”

    房俊怒道:“虽然你是公主,但是也不能张嘴闭嘴的土包子,某哪里像土包子了?”

    高阳公主不屑的皱皱可爱的小鼻子,一脸鄙夷:“神情猥琐、面色黝黑、五大三粗、腌臜邋遢……你不是土包子谁是?”

    哥有那么差?

    早晨照镜子的时候觉得挺好啊,虽然不算小鲜肉,好歹也是一阳光美少年啊……

    房俊被打击得不轻,知道再跟这个傲娇女聊下去,自己都快要怀疑人生了,赶紧冲高阳公主挥挥手:“回见了您呐!”然后对几个内侍说道:“赶紧的,启程,回家……”

    高阳公主娇俏的翻个白眼:“赶紧滚蛋,早死早投胎……”

    把房俊差点气个倒仰。

    几个内侍冲高阳公主见礼,然后抬起担架吭哧吭哧的走起,没办法,这个房家二郎看上去并不高大,很身子骨很结实,死沉死沉的,抬着很费劲的说……

    另一队人抬着武氏,自然跟上。

    房俊仰躺在担架上,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以及不时出现在眼帘里的红墙黑瓦,心里总是有些怪异,好像忘记了一些什么事情?

    是什么事情呢?

    房俊抓抓脑袋,想了半天,才想起是因为啥。

    因为武士彟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可他想来想去,无论前世今生,都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可是为什么就这么熟悉呢?

    还有啥遗忘的地方?

    武士彟?

    应国公?

    武氏?

    武氏……武氏!

    房俊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整个人犹如被一道天雷劈中,顿时被雷得外焦里嫩,失声大叫!

    高阳公主被一众宫女簇拥着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这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吓得浑身一哆嗦,双腿一软,差点儿摔个屁墩儿,顿时大怒,站住脚步,回身冲着不远处的房俊大吼道:“要死啦,鬼叫什么!”

    房俊根本不搭理她,整个人都已经傻掉了……

    在整个古代社会中,男尊女卑观念一直占主导地位,妇女受到封建礼教的束缚和压迫,地位极其低下。

    相对而言,唐代妇女是幸运的。

    她们处于封建社会的繁荣时期,又是“开放型”社会,其开放特点不仅表现在政治制度、民族政策、外交关系等方面,而且反映在民间礼俗和婚姻制度上。她们受到的封建束缚和压迫相对较少,一改过去哭不露齿、站不依门、行不露面的传统,社会地位相对较高。

    便是这样的一个时代,涌现出了很多出色的女性,千百年后,人们依旧津津乐道她们的名字,她们的事迹。

    长孙皇后、武则天、高阳公主、上官婉儿、太平公主、杨玉环、薛涛、鱼玄机……

    她们各具特色,在这个开放的大时代里,竞相争艳。

    然而最具有传奇性的,武则天算一个,高阳公主也算一个。

    房俊想哭,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想起骂娘声……

    你个贼老天,这是要玩死我?!

    把高阳公主给我当老婆,让哥们时刻防备帽子变了颜色,还有承担被那娘儿们怂恿着造反的危险……这也就罢了,可是特么居然又弄来一个武美眉?

    自己不仅要防备妻子偷和尚,还要防备小妾会不会掐死自己的闺女嫁祸给正妻,要防备妻子趁自己不注意扯起造反的大旗连累自己被砍了脑袋,要防备小妾宰了自己的儿子把户口本上的户主名字改成她自己……

    这特么还让不让人活了?

    哥的悲伤,已经逆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