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十五章 武氏进府
    回到房府,卢氏正在大雷霆,当听到老爷将二郎狠抽了一顿鞭子然后押解进宫请罪之后,气得她差点没昏过去。这个老东西,这是要大义灭亲吗?

    老娘不在家,你这是要翻天?

    待得见到儿子回府,看到那皮开肉绽的伤处,以及那一张痴痴呆呆生无可恋的脸孔……卢氏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她有三个儿子,老大房遗直正直忠厚,性子却有些清冷,说白了就是有些书呆子气,但是自小懂事,并不让人操心。老三房遗则刚刚七八岁,正是人憎狗厌的年纪,卢氏一见他就脑仁疼,可是这孩子聪明伶俐,先生教的东西一学就会。

    只有这个老二,让她操碎了心。

    性情木讷不喜交际不说,脑子也不大好使,诗书礼仪都是得过且过,整日里都臆想着上阵杀敌……房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怎么会让儿子去战场上厮杀博功名?

    现在不是开国之初了,需要拿人命搏前程,房玄龄深受帝恩,依旧夙夜不寐、一心国事,为的不就是一个封妻荫子、家族传承?

    有老房的功绩在那儿摆着,子子孙孙自当受用不尽,何用一个嫡子去卖命?

    好在天可怜见,二郎坠马伤了一回,性情也是有些变了,不再终日混迹在演武场,也不再耍刀弄棒,虽说惹祸的本事渐长,可在卢氏看来,越能惹祸的孩子将来越有出息……

    这回应该安心了吧?

    非也!

    好景不长,这熊孩子惹的祸是一次比一次大,也就罢了,居然连男儿汉的根本都给忘了,千娇百媚的美娇娘不喜欢,反而喜欢男人……

    卢氏嚎啕大哭,心里积压的郁闷一朝释放,再也控制不知情怀。

    老娘的命咋就这么哭哇……

    这一哭,把房家哭得回过神来,大惊道:“娘,您这是咋啦?”

    卢氏能说啥?

    说“都是被你这个混蛋气得,好好的爷们儿不当,非得去当兔子”?

    这话不能说,打死也不能说,说出去儿子就没法活了,只好忿忿的说道:“被你爹气得,那老东西怎么没见?”

    房家无奈,这旁边这么多人呢,好歹给老爹留点面子,张口闭口老东西,实在是不妥……

    不过这话只能心里想想,万万不敢说出来,这要是说出来,一准儿冲着自己就来了,自己这位便宜老娘,那泼辣劲儿绝对不是盖的……

    “爹留在宫里了,有事情要办。”

    “哼!算他识相,若是现在在这里,非得揪光他的胡子不可!打儿子有这么打的吗?”

    说着,就见到后边还有一群人,人群里还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位宫女打扮的女孩子,正挣扎着起身,躬身给她道了个万福,柔柔弱弱的说道:“奴武媚娘,见过主母。”

    卢氏有些愣神:“免礼,免礼……你这是……”

    便有一位内侍走上前,施礼说道:“好叫房夫人知道,此女乃是陛下钦赐于贵府二郎的贴身侍女。”

    卢氏狐疑的看看脸色苍白的武氏,见得此女体态窈窕、面容姣美,只是肤色苍白,额头紧紧的缠了纱布,隐有血迹渗出,像是受了什么上,便说道:“即是陛下钦赐,怎可还在院子里受凉?来人啊,赶紧的搀扶五姑娘安置下来,请府里的郎中为姑娘诊治一番,我瞅着这脸色不大好啊。”

    武氏赶紧再次万福行礼,口中说道:“多谢主母,奴不碍事的……”

    卢氏却摆摆手,不容置疑的说道:“让你去你就去,即是陛下将你赐予二郎,自应保重自己的身体,否则如何能照顾好二郎?”

    武氏只好答应:“诺。”

    便被府中侍女领着去安置了。

    那几名内侍赶紧说道:“奴婢等这就回宫交差。”说完,狗撵兔子一样飞快的跑掉。

    不怪他们跑得快,实是先前有些心惊胆战,生怕卢氏飙迁怒于他们,差使办不成,回去可是要受罚的。

    至于卢氏为啥飙,那还用说吧?往事历历在目啊……

    当初陛下见到房玄龄劳苦功高,房中却只有一房正妻,妾室侍女全无,便赐给他两名美人。却不料房夫人大雷霆,将陛下好一顿数落,气得陛下将一坛子醋赐给她,却说是毒酒,扬言若是不准房玄龄纳妾,就将她赐死。

    放在别人身上,哪里有不乖乖就范的?且不说帝王一怒不可抵挡,但说为了丈夫纳个妾就舍出一条命,哪里有这么傻的人?

    可是谁成想,这个房夫人还真就跟陛下卯上了,二话不说,一坛子醋喝了,陛下彻底傻眼……

    陛下赐了两个美人给房玄龄,房夫人就以死相胁,抵死不从,现如今赐给他儿子一个侍妾,虽说不至于玩命儿,但是大雷霆是肯定的吧?

    谁知道居然没啥反应……

    内侍们这才明白,和着房夫人这是双重标准啊,儿子满山放火可以,丈夫点盏油灯不行……

    可怜的房相,悍妻如此,呜呼哀哉……

    另边厢,武氏起初也是心里揣着个兔子似的,忐忑不安。

    “醋夫人”的大名,整个长安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自己被皇帝金口赐予房俊,谁知道房夫人对自己会是个什么态度?别人或许会顾及于陛下颜面,但是这位卢氏嫡女、醋劲儿冲天的房夫人才不会管那个。

    想想自己多舛的命运,武氏不禁黯然神伤……

    受不住兄长的冷漠欺凌,咬着牙进入禁宫,梦想一朝飞上枝头彻底改变命运,却不料险些身死于掖庭宫。对于深宫大内的阴暗腌臜、狠毒阴戾,武氏心有余悸。

    她不知道自己在这座冰冷无情的宫殿里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就算坚持住了,又得忍受多少冷酷多少阴谋多少折磨,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不是也会变成跟他们一样冷漠狠毒?

    她不甘心,不服气,可她害怕自己最后变成那样的一个人,那样的她,跟家里的兄长、跟那个胖得让人恶心的女官有什么区别?

    好不如死了干脆……

    虽已抱着必死之心一怒撞石,但是当听到自己被赐予房俊的时候,武氏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窃喜的。

    尽管房府二男的名声不怎么好,但总算是脱离了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心底一阵轻松。

    但是随即,武氏又隐隐有些不甘。

    自己好歹也是功臣之后、国公之女,现在居然要委身一个不识文墨、粗鄙不堪的夯货为妾?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命?

    厢房里,武氏死死的咬着自己毫无血色的嘴唇,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光芒闪闪。

    女人怎么了?

    妾室怎么了?

    深宫也好,房府也罢,我武媚娘就是不服气,凭什么我就只能被人欺负,只能被人冤枉,只能被人像小猫小狗一样送人?

    我武媚娘就不信,男人能干的事儿,女人就干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