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十七章 弘福寺内,淑女窈窕
    清源寺位于长安城南,终南山下。

    房府车队逶迤而行,出得长安城南门明德门,一路向南,没过两个时辰,便钻入终南山中,沿着不窄的山路,转了几个弯,便见到一个群山环抱的秀丽的小山峰头。

    这里环境优美,幽静宜人,树林阴翳,杂草丛生,鸟喧林间,百籁齐响,两侧深沟,水流潺潺。

    青山绿树之中,一方佛寺掩映其中。

    此时天光大亮,飞雪骤停,满天乌云散去,那映在绿树丛中的寺院,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朝霞之中。

    四周林木参天,枝柯纠缠,尤以松树为最,加之它被建造在险峻陡峭的石山突嘴上,便将深山古刹的韵味全然展现了出来。

    连接寺院的是一条在林间时隐时现的,由石头铺设的小道。此小道沿着缓慢的长坡蜿蜒而上,在寺院右侧一个九十度急转,再“游走”一段距离,才是寺院正门。

    寺门前有石狮,威武但不凶残,似乎受到了佛法的警示和熏陶……

    凡名寺,必有名木。即使名寺坐落枯山、荒漠、岛礁,寺内必有名木相抱,必有风水相拥。而这名木风水,就是寺庙的灵气,是钟灵天地,更聚乾坤精气。

    没有名木风水,就是枯寺。

    枯寺,绝无慧灵。

    而寺门前那三株吸收了天地之精气的苍松,生命力极为强盛,只见它们恣肆纵横、错落相迭、繁茂浓密、高耸入云,粗壮的枝干虬根盘结。

    三棵树,活了一座寺。

    武媚娘以为自己一行人天刚亮便出门,已是算得早得了,等到了寺门前,见到空地上那一长串的豪华马车,才知更有早行人。

    房府马车停稳,武媚娘便急不可待的下车,偷偷往前望去,正好最前头的那辆马车掀开车帘,一个身影矫健的自车上一跃而下。

    藏青色的锦袍,黑色鹿皮快靴,身量中等,却显得筋骨匀称、格外结实,肩宽背厚、猿臂蜂腰,行止之间颇有一种随和洒脱的气度。

    武媚娘轻咬着唇,偷偷的打量,心底嘀咕:这般阳刚健硕的一个少年,会是个兔子吗?

    却正好跟房俊望过来的眼神对视,武媚娘避之不及,两道眼神彼此交汇。

    浓眉如墨,鼻梁耸峙,略厚的嘴唇抿在一起,棱角随和的方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稚气,微黑的肌肤显得很是健康。

    应该说,他的长相不错,很有一股阳刚之气,但是与眼下对于男人“肤白为美、簪花敷粉、弱不胜衣”的流俗来看,实在是普通了一些。

    整个人最出彩的就是那一双漆黑如宝石的眼眸,闪烁着熠熠的光辉,看向自己的时候,略微有一些复杂,像是黑夜里的星星,深邃而悠远,令人看不出其心中所想。

    武媚娘心儿砰砰乱跳,这是她第一次与一个同龄男孩子对视,不知怎地,心里居然泛起丝丝的羞意。

    身边环佩声响,却是韩王妃也下车。

    见到武媚娘和自家兄弟遥相对视,韩王妃不由得轻轻一笑,俯到武媚娘耳边说道:“我家二弟长相还不错吧?我跟你说,这个男人啊,要的就是一个体魄雄壮阳刚健硕,那才是能让我们女人一生踏实的依靠。那些个敷脂抹粉的俊俏儿,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到了床上都哼哼唧唧提不起人的兴致……”

    武媚娘顿时被闹了个大红脸,羞不可抑,任她再是心思玲珑、口舌伶俐,却又如何是一个妇人的对手?把尖尖的下巴抵在胸膛上,红着俏脸低着头,不敢说话,也不敢再去看房俊。

    韩王妃轻笑一声,拍了拍她的肩头,向已经等在寺门处的卢氏等人走去。

    武媚娘便莲步轻摆,紧紧跟在后面。

    踏进那座并不宏大的寺门,房俊顿觉眼前一亮。

    清源寺殿宇连绵、房舍如鳞,错落在山林掩映之中,檀香阵阵梵音低沉,规模居然很是不小。

    一行人绕过一个照壁,穿过一片松林,便到得大雄宝殿。

    清源寺开山门两百多年,信众繁多、香火旺盛,此时寺内香客云集,既有锦袍貂裘、高冠博带的男士,亦有云髻高耸、长裙曳地的女眷。

    房俊不信佛,便站在殿门处,并不进入。正巧和武媚娘错肩而过,香风拂面、腰肢如柳,那一汪略带幽怨的剪水双瞳轻轻的瞟了他一眼,便跟在大姐韩王妃身后进入大殿。

    房俊摸了摸鼻子,心里有些疑惑。

    这丫头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好像有些惋惜,也有些幽怨,又有些凄苦,甚至还有些……欲求不满?

    房俊不由自主的生出自己是个将娇妻美眷弃之空帷的负心人的感觉……

    真是曰了狗了,为毛自己遇到的女孩子都有双会说话的眼见?高阳公主如此,武美眉依然如此……

    要说房俊对于武媚娘没有想法,那绝逼不可能。

    不说那柳条儿柔软的腰肢,也不说那如花似玉的娇颜,但说“武媚娘”这三个字,便会让任何能够一亲芳泽的男人涌起无与伦比的成就感。

    能把武美眉压在身下肆意玩弄,而且武美眉必定千依百顺予取予求,那得是怎样的一种至高无上的征服感?

    可房俊过不了自己的心魔。

    别人或许只会见到那白玉一样的肌肤、杨柳一样的身段儿,房俊却是知道这副媚绝尘寰的皮囊下隐藏着一颗多么强大的心。

    有压力啊……

    心思恍惚间,便听到大殿内传来母亲卢氏的轻唤:“二郎,你过来。”

    房俊闻言,赶紧走进大殿。

    大殿内檀香缭绕,几个身披袈裟的老和尚低眉顺目,端坐两侧,正中间丈八高的栴檀佛像巍然屹立,佛像左手下垂,结“施愿印”,表示能满众生愿,右手屈臂上伸,结“施无畏印”,表示能除众生苦。

    卢氏跪在佛像前,大姐韩王妃和武媚娘跪在卢氏身侧,还有几个房府的亲戚家眷,房俊却是不熟。

    另有其余香客,尽皆恭敬的立在两侧,并不上前。房家地位尊崇,普通人家都自觉的立在一旁,等房家先上香。

    卢氏招手:“赶紧过来跪下。”

    一干女眷都站起来,让出位置。

    房家只好走过去,跪在卢氏身边的蒲团上,恭恭敬敬的对着佛像磕了三个头。

    他从不信佛,但并不妨碍应当遵守的礼数,所谓入乡随俗,到了此间,自应尊重此间的规矩。

    “二郎,看到佛前那盏莲花灯没有?那是娘十年前的这个日子为你在此许下的长命灯,保佑我儿无病无灾,平平安安。你要记住,以后每年要有抽出时间到这清源寺上香布施,平素要与人为善,所谓积善人家必有余庆,可曾记住?”

    房家好奇的看着香案上的那盏莲瓣形状的长命灯,顺口答应道:“娘,孩儿记住了。”心里却是在想:“入冬以来连续多日狂风骤雪,看着大雄宝殿的大门也并不严实,难免漏风漏雪,这灯怎么没被吹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