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十九章 求之不得,鸡飞狗跳
    武媚娘不可置信的回,便见到一身藏青色锦袍的房俊缓步走来,那一张黑脸上带着戏虐的笑意,步履稳重,不知为何,居然带着一股浓郁的威压!

    武媚娘讶然,这是要干嘛?

    魏王李泰闻言大怒:“房二,可知你在跟谁说话?”

    房俊走到李泰面前,淡然而立,幽幽说道:“某不是已经称呼殿下了么?不是我多嘴,殿下年纪轻轻,还是应当少猎渔色,多多固本培元才是,否则未到壮年便眼花耳鸣,可知陛下会如何伤心失望……”

    李泰暴怒,老子少猎渔色?你才猎渔色,你全家都猎渔色!

    戟指怒道:“房二,你简直欺人太甚!屡次三番的跟本王找事儿,真当本王不敢把你怎么样?”

    不知为何,一见到房俊这一脸的云淡风轻,李泰就怒不可遏。

    特么根本就是二愣子,还摆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文化人样儿,装什么大尾巴狼?

    房俊却淡淡说道:“殿下怕是真糊涂了,是我跟您找事儿,还是是您跟我找事儿?”

    李泰语塞,还真是,人家好好在这儿上香呢,自己看上了人家的侍妾这才惹出事端……

    不过李泰打死也不会自揭其短,怒视着房俊,说道:“便是我找事儿,你当怎地?”

    笑话,本王堂堂亲王,看上你的侍妾说几句玩笑话,当的什么大事儿?又不是你的正室夫人……

    不过说实话,李泰心里也有些后悔。

    谁特么知道偶然邂逅一个美人,就特么是房俊的侍妾?

    对于房俊这个棒槌,李泰是唯恐避之不及,这货脑子一根筋,冲动起来说不得真就敢跟自己这个亲王抡拳头,而且这货武力惊人,万一被他锤了几下,那可就丢人都大了,李泰觉得自己寻死的心思都会有,自己这瓷器犯得着跟这个破陶碗硬碰么?

    房俊跟他对视,寸步不让:“刚刚殿下还说出言轻佻的并不是你,现在又坦然承认了,您的这帮狗腿子也太没担当,惹了事就让殿下您挑起来,没义气啊……”

    房俊绝逼是个大男子主义者,虽然对武美眉有点心魔,可说到底那也是李二陛下赐给自己的侍妾,在这个君为臣纲、父为子纲的年代,那铁板钉钉了就是的房俊的人!

    自己的女人被人调戏,还要息事宁人,房俊觉得自己的面子没处搁,也忍不了。

    李泰这人臭毛病一大堆,但是房俊觉得他应该不会撒谎,刚刚他说出言轻佻的不是他,那大概就不是他。

    所以他出言相激,让罪魁祸自己站出来。

    自己的话都挤兑到这个地步了,再不站出来,那就坐实了让李泰顶缸的罪名,往后还怎么跟着李泰混?

    李泰肥脸涨红,看上去怒不可遏,实则心里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自己担下来?

    若是别的人、别的事儿,没说的,李泰绝对会拍着胸脯担下来,正好借此邀买人心,展示自己够义气护手下的正面形象,往后谁跟着自己不是死心塌地?反正也没什么损失,这天底下有几个人敢跟他炸翅儿?

    可现在面前的是房俊,说实在的,李泰真的有些怵头。

    这货是个棒槌啊,他不按照常理出牌……

    李泰确信,若是自己这时候说一句“话就是我说的,你爱咋咋地”,十有这货跟自己没完没了。

    可若说“不是我说的”,那不就等于把手下出卖了?

    哦,有好事儿您上,坏事儿就把手下推出去顶缸,往后谁特么傻了还跟你玩儿?

    李泰进退维谷,被房俊顶墙上了,下不来台。

    所有人都在愣,这个房俊,太彪悍了,居然敢跟魏王李泰如此叫板?

    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韩王妃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兄弟,心说这个傻子还真是不知者无畏啊,他是不知道李泰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吗?最诡异的是,魏王李泰居然面露怯意……

    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只是听闻房俊当着李泰的面殴打治书侍御史刘泪的事儿,后来更是被狠狠抽了一顿鞭子,却不知其中详情,怎么也想不到李泰居然真的对自己这个兄弟有些怵。

    武媚娘却是眼波流转,异彩涟涟。

    他果真是为了我才出头跟魏王叫板!

    没有一个女人能在为自己挺身而出的男人面前无动于衷,武媚娘更是如此。

    一直以来,她就饱受欺凌,无论在家中面对异母兄长,还是入宫面对宫里的女官。每一次,都是自己默默承受,每当午夜梦回,她也会幻想着有一个威武健壮的男人能站在自己的身前,为自己遮风挡雨,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自己……

    现在,梦里的那个人突兀的出现了,为了自己被轻佻的言语羞辱之事,居然直面当今最受陛下宠爱的魏王李泰!

    武媚娘芳心悸动,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涌上心田,两只白玉也似的小手儿把一方手帕绞得紧紧的……

    殿门前出现一阵诡异的安静。

    房俊静静的看着李泰,李泰则是涨红着脸,举棋不定。

    诸多香客见到这边剑拔弩张,他们大多不识得魏王和房俊,只是生怕一旦打起来殃及池鱼,便都退的远远的,但是又不想错过了热闹,便在不远处围了一圈儿等着看热闹。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李泰身后一个面色青白的少年猛地站出来,戟指指着房俊的鼻子,怒道:“房二,够了啊,莫要欺人太甚!”

    房俊看着他,脸上似笑非笑:“柴令武,你可真能颠倒黑白,我的女人被人调戏,你反倒说我欺人太甚?你是猪脑子吗?”

    柴令武勃然大怒:“谁知道那是你的侍妾?无心之失而已,犯得着不依不饶的?”

    其实他说得出这话,就证明已经心虚胆怯了。

    房俊却微眯双眼,定定的看着他,问道:“既然这么说,那刚刚出言调戏之人里,有你一个了?”

    柴令武仗着自己是高祖皇帝女儿平阳公主的儿子,娶得又是李二的闺女巴陵公主,双重皇亲,高贵非常,认定房俊不敢对他怎么样,有恃无恐的说道:“说便说了,你待怎地?话说你这个妾室当真不错,柴某看入眼了,不如送给我玩玩?”

    隋唐时候社会风气极其开放,侍妾女侍此等女眷随手送人并不足奇。

    只是可惜,柴令武遇到的是来自一千多年以后的房俊。

    拿自己的女人送人?

    呵呵……

    房俊看着柴令武,笑眯眯问道:“你可是当真?”

    柴令武还以为房俊要答应,真是意外之喜啊,便大大咧咧说道:“自是当真不过你若是舍不得,某玩几天,便给你还会来便是……”

    话音未落,便见到眼前的房俊突然暴起,一张黑脸满是狰狞,大骂道:“我去你大爷的!”

    一拳就轰在柴令武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