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十章 文武俊杰,长安四害
    柴令武猝不及防,被这一拳打的惨叫一声,身形踉踉跄跄后退了七八步才勉力站稳,摇摇晃晃的终是没倒下,伸手一摸,已是鼻血长流。

    李泰目瞪口呆,嘴里喃喃说道:“又是如此,又是如此……一拳,只是一拳,只打鼻子,这特么专业打黑拳啊……”

    要说柴令武并非如此不堪,自小那也是打熬过筋骨的,拿得刀枪耍得棍棒,只是年初的时候父亲柴刚刚去世,柴令武无人看管,愈放浪形骸,酒色掏空了身子,反应、力量均不及以往一半。加上房俊暴起突然,猝不及防,这才被一拳打个正着。

    可他柴令武从小到大横行长安,哪里受过这般打?

    顿时恼羞成怒,大吼道:“你敢打我?大伙并肩子上,打死这个王八蛋!”

    他这一吼,身旁七八个少年顿时一拥而上,围住房俊拳打脚踢。

    反正有柴令武和李泰在场,只要不打死了,那就没啥事儿!

    可房俊岂是柴令武那般的绣花枕头?

    将锦袍下摆往腰带里一掖,犹如一头猛虎一般,不退反进,一个箭步便冲入人群,当真是虎入羊群一般,别人打他一拳,浑事儿没有,可是挨得他的一拳,却顿时有人惨嚎着倒地。

    力气比别人大,抗击打能力比别人强,纵使人数差了数倍,也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魏王李泰自持身份,自是不会加入混战,可他站在一旁观战,却是越看越心惊,越看越胆颤!

    这房二动若脱兔、敏捷似猿、又力大如牛,以一敌十,却是勇悍无论、一往无前!

    这要是放在战场上,那妥妥的一斩将夺旗的猛将哇!

    李泰悄没声息的后退几步,以免自己被卷入战团,心里暗自庆幸,幸好没有根房俊正面冲突,否则若是这棒槌恼起来不管不顾,一拳把自己给撂倒了,那还不丢死个人?

    这一群少爷自然不是房俊的敌手,几个回合便趴下一半,余下的也个个鼻青脸肿,不敢近前,只是大呼:“来人!来人!”

    他们各自带着的侍卫、家丁原本都守在寺外,闻听召唤,顿时一窝蜂的冲进寺门,跑到大雄宝殿这边来。一看自家少爷被人打得像条狗,这还了得?当下嗷嗷叫着冲过来将房俊团团围住。

    他们有人,房府也有人,还有韩王妃从韩王府带来的侍卫,也跟着冲进来,见到这么多人围着一个打,差点没气死,一言不加入战团。

    这下热闹了,双方几十人混战一处,拳打脚踢手抠牙咬,乱成一团。

    旁边看热闹的躲闪不及,也被卷入其中,尤其是一些女眷,被那些家丁侍卫趁乱摸一把掐一下,娇嗔尖叫不绝于耳,自己的男人怎能忍得?

    于是,战团越滚越大,人数越来越多,只把个清源寺佛门净地闹得鸡飞狗跳、混乱不堪。

    魏王李泰站在一边,身前身后皆是侍卫守护,却是看得目瞪口呆。

    一时间大殿门外鬼哭狼嚎,大部分香客尽皆卷入其中,香烛与贡品齐舞,衣帽与鞋子乱飞,其间夹杂着男人的怒吼惨嚎,女人的娇嗔尖叫,怎一个乱字了得?

    直到LT县令带着县衙三班衙役闻讯赶来,这场闹剧方才稍作收敛,一些无辜被卷入其中的香客见事不妙,纷纷退出。可是当衙役阻止仍在斗殴的侍卫家丁,又引了一场混乱。

    “特么的,老子挨了打,你还拉我?”

    “尔等小小的衙役,也敢在老子面前耍横,汝可知老子的老子是谁?”

    “卧槽,本少爷的袍子被你拽坏了,赶紧赔钱!”

    这帮子二世祖被房俊打个够呛,好不容易侍卫家丁都上来了,这才稍稍挽回局势,场子还没找回来呢,居然就被这帮衙役搅和了,如何不恼?

    当下也不管什么衙役不衙役的,一个小小的蓝田令,给自家提鞋都不配,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推推搡搡,衙役与家丁,家丁与侍卫,又乱成一团。

    蓝田令气得浑身直哆嗦:“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居然不把国家公器放在眼里,尔等这是要拒捕吗?”

    人群里倏地飞出一直鞋子,也不知谁丢的,正巧砸在蓝田令额头,把他官帽都打歪了。

    蓝田令满脸血红,差点气得背过气去,嘴唇都哆嗦了:“简直无法无天,你们给本官等着……等着……”

    可是“等着”半天,也没等出个所以然来。

    他也不傻,瞅瞅在场斗殴的都是什么人?

    驸马都尉、襄阳郡公柴令武,房玄龄的二公子房俊,郧国公张亮的长子张慎微,莒国公唐俭的五公子、驸马都尉唐善识……

    观战的是魏王李泰、韩王妃、房玄龄夫人卢氏……

    对于这帮人来说,什么律法都是扯蛋,正所谓刑部上大夫,这些人就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存在!能治他们的,就只有陛下的金口御言。

    可是陛下会治他们的罪吗?

    治是肯定治,但是如何治?傻子也知道,不过是象征性的打打板子,骂几句罢了。

    陛下一向对武勋贵戚颇为优容,却养成了这些武勋贵戚的后代嚣张跋扈的性情,平素天不怕地不怕,视律法如无物,胡作非为惹是生非,已经成了长安城百姓公认的“害虫”。

    便在此时,寺门外一阵喧哗,紧接着急匆匆脚步声响,又是一彪人马气势汹汹的杀将进来,为一人隔着三丈之外便大吼道:“谁特么吃了豹子胆了,敢惊扰我房家婶婶?”

    那人步履矫健,几步便跑过来,大吼一声“给我打!”

    下山猛虎一般冲入战团,身后的跟随纷纷叫嚷着不甘落后,也不管什么衙役不衙役,上去就打,有的时候打昏了头,也分不清哪个房府的,哪个是别家的,先打了再说,战况瞬间扩大,乱成一锅粥。

    蓝田令一见来人,心说这不是英国公李绩的次子李思文么?顿时无语的拍拍额头,好么,这下子“长安四害”算是聚齐了……

    何谓“长安四害”?

    往日与这长安城中,年轻一辈有姣姣者三人,被市民戏称为“长安三公子”,便是李绩次子李思文、柴绍次子柴令武、以及侯君集独子侯世杰。

    这三人均是年少英俊,家世显赫,才华亦在年轻一代中堪称出类拔萃,却性情虚浮、贪图享乐,平素欺行霸市、好勇斗狠,大出风头,市民尽皆敢怒不敢言。

    只不过最近房玄龄的二公子房俊异军突起,接连惹出几桩好大的祸事,可谓声名鹊起,便有好事者将之与那“长安三公子”归为一处,戏称为“长安四少”。

    有在此四人的名字中各取一字,称其为“文武俊杰,长安四少”,但是私底下却更多人称呼“长安四害”……

    蓝田令泪往心里流,暗道这“长安四害”的名号真是起的太特么贴切了,老夫是要被这四个混蛋祸害死啊……

    同长安令周傅一样,蓝田令也不愿管此事,可他没有周傅的人脉,内阁中枢没有一个类似于马周的人往上边递话从而转移视角,从中脱身,便只能硬着头皮抗雷……

    为啥说是“抗雷”呢?

    眼前这破事儿不管不行,那是蓝田令的职守,放任不管便是玩忽职守、严重失职;可要是管,他还真就管不了,这一个个毛头小子后面都杵着一尊大神,他一个蓝田令,小胳膊细腿儿的,能搬得动谁?说不得一个处置不当,就把哪位牛人给得罪了,到那时候哭都没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