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十六章 做一个有理想的小地主(下)
    房家这两千多亩地都是山地,虽然地势还算舒缓,但绝对不算肥沃,最起码浇水灌溉就是个麻烦,加上这年头儿耕作技术极度低下,产量高了才是怪事。

    把种子种到地里,指望老天收成,没饿死人已经算是奇迹了……

    怎么提高粮食的产量呢?

    房家有太多的办法了,优质的化肥、优良的种子、先进的耕作技术……

    甚至于,有没有可能把杂交水稻弄出来?

    房家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一片被大雪覆盖的田地,一颗心霍霍的跳动起来,貌似做个小地主也挺不错?

    当然,咱可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世纪,即便回到古代做个小地主,那也得是个有理想、有目标、有能力、有良心的四有小地主,至于三妻四妾什么的,咳咳,也可以有……

    这栋五进的宅子看似占地极广,内里并不宽敞,却是规矩俨然,透着浓浓的书卷气,当真是一座书香门第。

    房俊下马,背着手慢悠悠的走进宅子。

    正门口处立着两尊头圆肚肥、憨态可掬的石狮子,两个石狮子之间是整个宅院的中轴线,大院里的建筑从南至北完全对称,正堂压在中轴线上,左边有耳房厢房,右边也有同样的耳房厢房,房房相连,间间相对。看上去布局与他所熟悉的四合院并无不同,只是布置更加紧凑,天井空地也小得多,虽然建筑精巧细致,却稍有逼仄之感。

    尽管在平面上稍显紧凑,但在高度上却独树一帜。除了二进的正厅厢房之外,后面院内皆是两三层的楼房。每一进的左右都有对称的四间房,正面为上房,东西为厢房,南面为倒厅,四面相对,形如口字,中央有庭院天井,组成一个个小型的四合院。

    从第三进到第五进,以回环的廊道分隔出六个形似独立,而又相互联系的庭院。房舍分布错落有致,庭院毗连,门户相对,回廊串接,四通八达。又有假山水塘,亭亭树木点缀于白墙黛瓦之间,若是到了夏日,必是绿树红花山水清幽,端地是一个避暑的好去处。

    到了正堂,房俊就有些叹气。

    没有桌椅,擦得锃亮的木地板上,只放着几座扁扁矮矮的架空方型台子,台面上铺着席子褥子,这就是“扫榻以待”中的“榻”了。

    胡凳那些玩意儿,在这个时候算是蛮夷之物,卧房里准备两个还成,却是登不得大雅之堂。

    俏儿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手里捧着一个茶盅,身后还跟着武媚娘。

    两女都是身着狐裘,裹住了窈窕的身姿,尤其是武媚娘,雪白的狐狸领子衬得如花玉容更添一丝神秘和朦胧,简直就快成了修炼成精的狐妖,专门勾人魂魄……

    房俊火辣辣的目光看得武媚娘俏脸一红,有些修囧,心里却是甜丝丝的,轻移莲步,将手里的托盘放在一张案几上,轻咬着红唇说道:“卧房尚未收拾停当,二郎且先休息一会儿,用点点心。”

    淑女秀丽,温婉端庄。

    房俊感慨,这特么就是日后气吞手执乾坤的则天女王陛下?差距有些大啊……

    俏儿却是端着茶盅也放到案几上,小脸笑的甜甜的,一脸希冀:“二郎,快尝尝我煮的茶,人家学了好久,赶紧趁热喝了吧?”

    上次房俊喝她煮的茶喝到吐,对于俏儿信心的打击很是巨大,小丫鬟卧薪尝胆,给卢氏房里的嬷嬷买了不少吃食,这才学到高深的煮茶手艺,自觉已经可以出师,便急不可耐的献宝。

    房俊一想到那油汤一般的“茶”,便一阵阵的反胃,脸颊的肌肉都无意识的抽搐了几下,那玩意坚决不能喝,会死人滴……

    可若是不喝,就有些白白浪费了俏儿的良苦用心,看着小丫鬟的一脸求表扬的神情,房俊有有些于心不忍。

    难道某真要演一出佛主以身侍虎、割肉喂鹰的戏码?

    恰在此时,卢成的出现挽救了水深火热之中的房俊。

    听闻房俊到了庄上,卢成便着急忙慌的赶来,见到房俊,拱起双手,一脸惶恐道:“二郎,小的有辱使命……”

    房俊一愣,问道:“做不出来?”

    卢成一脸苦笑,说道:“那个火锅倒是问题不大,已经做好。至于马车……也已造好,可惜那螺旋状的装置,小的领着铁匠铺最好的老铁匠夜以继日的研究,终是不得要领……”

    房俊吁了口气,说道:“弹簧是难了点,是我异想天开了,没有足够弹性的钢材,怎么能做得出弹簧?铁匠铺离这里多远?”

    卢成道:“就在庄子后面的山坡上。”

    房俊赶紧说道:“且带我去看看……”

    说着,一拉卢成,逃也似的走掉。

    俏儿大急,喊道:“二郎,茶还没喝呢……”

    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房俊跑得比兔子还快……

    武媚娘两眼闪闪,俏脸疑惑,马车?火锅?弹簧?那都是些什么鬼……

    从庄子后面绕出来,便见到一条平整的小路弯弯曲曲的一直延伸到山顶。

    顺着小路拐了两个弯,便进入一处小山坳。

    一排破旧的砖房砌在山坳里,几个黑乎乎的山洞出现在山坡上,洞口用木板和柱子支撑,明显是放置山洞塌方。

    我擦!

    房俊有些呆,特么的这难道是矿洞?

    “五年之前,铁匠在此处现一条黄铁矿脉,已经申报朝廷。由于当初陛下封赏群臣的时候家主吃了亏,陛下一直心有愧疚,当时便将这矿脉赐予家主。只可惜却是铁匠走了眼,黄铁产量一直不高。”

    卢成详细的解释。

    房俊觉得自己快无语了,他虽然是学的农业,可是化学课也有上啊,黄铁矿是拿来炼铁的嘛?别逗了好不好,黄铁矿是铁的二硫化物,是生产硫磺和硫酸的主要原料。

    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提取……

    但炼铁肯定不成就是了!

    等等……

    房俊眼睛一扫,却是见到山坳的一边堆放着一大堆黑乎乎的矿石,那是什么?黄铁矿不应该是这个颜色吧?难道是煤?

    他走过去,现这是一种鳞片状的矿石,触手滑润,心里顿时一个激灵。

    难道是石墨?

    天啦噜,这下达了!

    这可是最好的耐火材料!众所周知,古代的钢铁质量一直上不去,铁矿的质量不好使一个原因,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炼钢的温度不够!

    房俊立马想到一件炼钢的大杀器——石墨坩埚!

    那么好吧,问题又来了:他是学的农业啊,专业不对口,那玩意儿怎么做的他不会……

    房俊郁闷极了,哥们儿是要来给大唐解决温饱问题的,难道还要来一场中世纪的工业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