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十七章 围炉聚炊欢呼处
    此次随房俊到庄子上的人不少,各个都要安置,带来的东西更多,庄子里人吵马嘶闹哄哄的,直到酉时掌灯,才算是安顿下来。

    丫鬟下人们正在清理院子过道,却有人登门。

    李思文穿着一件兽皮大氅,把自己裹得圆滚滚的,大咧咧的迈进院子,喊道:“你家二爷呢?赶紧的,让他出来接客。”

    丫鬟们红了脸,下人们则是纷纷无语,这话说的,感情咱家二爷成了那青楼里的粉头?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位英国公家的二郎跟自己二郎交情那是相当不错,更何况见到李思文身后还有一个秀丽俏美的少女,应是李思文的家人,不敢怠慢,便有人引着李思文进了大堂,另有人去通报。

    李思文见那通报的下人不是往后宅走,而是去了一角的厨房,便问道:“你家二郎在干啥?”

    那下人闻言,嘴角抽了抽,却是没言语……

    李思文尚未知觉,身后的李玉珑却是看看那下人,再看看厨房,疑惑的问道:“房二哥莫非在厨房?”

    那下人见实在搪塞不过,只好低头说道:“是……”那神情,好像房俊在厨房是丢了整个房府的脸皮似的。

    不过倒也不怪他夸张,此时虽然未到理学昌盛的年代,但是每一个人的一言一行都是受到古礼的约束,日常行为更是评判一个人是否否得上君子之称的标准。

    “君子远庖厨”,在这个时代的解释很简单,是君子的,那就离厨房远点儿,一大老爷们儿钻厨房像话么?若是钻厨房了,那自然就不是君子……

    所以,整个封建时代,男人下厨都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

    李思文这人性子大大咧咧的,不以为意。

    李玉珑却是两眼闪闪,很是感兴趣,雀跃的问道:“房二哥会做菜吗?”

    那下人苦着脸,不知如何回答。

    正在这时,便听到厨房里传来一个人声,貌似很不满的说道:“就你这样还敢吹牛祖上是御厨?还给前隋炀帝做过饭?赶紧给我一边儿待着去……”

    随后,厨房里便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剁剁剁剁剁……”

    那声音轻重缓急如出一辙,让人听起来心旷神怡。

    李玉珑好奇心起,小手轻轻拈起棉裙的下摆以免被绊倒,脚步轻快的来到厨房门墙,歪着小脑袋探头探脑的往里边看去。

    但见房俊正站在砧板前,一手持刀,一手压住砧板上的羊肉,那菜刀仿佛轻盈的蝴蝶,轻快的飞舞起落,刀刃削过羊肉切在砧板上,便出“剁剁剁”的轻响,快得令人眼花缭乱。

    随着菜刀的飞舞,那羊肉便被一片片的切下来,薄如蝉翼,轻盈如纸。

    李玉珑简直叹为观止,太帅了!

    只不过一个锦袍贵公子深处厨房之中,挥舞着菜刀切着羊肉……小丫头单纯的思维里边,这画面违和感实在太强烈。

    李思文也凑了过来,一看之下目瞪口呆,结结巴巴说道:“房二啊,你这……你这是干嘛呢?”

    下厨房,那是一个爷们儿绝对不能干的事儿,不仅丢人,而且是耻辱!所以厨子的地位才会那么低,谁都瞧不起!

    房俊一回头,先见到的是李玉珑的俏脸。

    小丫头明显是换了一身衣服,葱绿色的棉裙紧裹住水葱一样纤长的身段儿,腰间紧紧的勒着一条玉带,绑着两个玉坠子,一头乌鸦鸦的秀绾成一个男式的髻,唇红齿白容颜秀美,一身男装打扮居然便变身丰神俊朗的俊俏佳公子!

    果然是秀色可餐啊……

    房俊眼前一亮,心神浮动,险些切了手指头。

    浮起笑脸,笑呵呵的问道:“珑儿妹子来啦?稍等,二哥给你做好吃的。”

    李玉珑笑靥如花,溜溜达达的进了厨房,凑到房俊身边,探着小脑袋去看砧板上切成片的羊肉,好奇的问道:“不就是羊肉么?谁还没吃过呀?”

    一阵淡淡的香气如兰似麝,直钻入房俊鼻子,差点把他熏得晕了菜,忙定定神,说道:“不信?待会儿吃的时候,千万别咬了舌头!”

    李玉珑娇憨的伸了伸嫩红的小舌尖:“真有那么好吃?”

    房俊傲然道:“绝对好吃!”

    李玉珑便点点头:“那我就等着了,还是我二哥聪明,晚饭没吃就跑来说是要蹭饭,你说他鼻子怎么就那么好使呢?”

    房俊挤眉弄眼的逗弄小美眉:“你还不知道哇?你二哥属狗的……”

    李思文站在门口,绝不踏进厨房一步,闻言顿时不满,嚷嚷道:“房二你够了啊,拿我做筏子?当心我揍你!”

    不知怎么的,看着自家妹子往房俊跟前凑,李思文心里就一阵阵的不得劲儿。

    有点嫉妒,有点吃味,也有点焦躁……

    妹子可是许了人家的!未来妹夫可是杜家的嫡出少爷!这要是闹出点什么绯闻,那还得了?

    不过随即就摇摇头,暗道自己多心了。

    若是换了别人,自己有此担忧还算靠谱,但是房二是谁?整个长安城都知道这家伙不爱红粉爱武装,人家去青楼是喝花酒,他去青楼是专门打架……

    就这么一个夯货,懂得甚男女之情?

    或许也只是觉得珑儿妹子可爱,愿意亲近罢了。

    心里正嘀咕呢,忽闻身后正门处脚步声响,一人高声说道:“吴王殿下会同xF县令岑大人,前来房府拜访。”

    厨房里的房俊一听,赶紧在一旁的水盆净了手,用毛巾胡乱擦了,走出厨房。

    他倒不是被来者的名头吓到,便是李二陛下来了,又有甚好怕的?

    他是被“吴王殿下”的名号勾起了兴趣。

    为啥?

    熟悉贞观历史的人,或者对于大唐初期历史感兴趣的都知道,唐初有一位被史官称为“海内冤之”之人,便是李二陛下的三子,吴王李恪!

    李二陛下有十四个儿子,其中最出色的,既不是聪慧机敏敢于决断的长子李承乾,不是文采出众写得一手好文章的四子李泰,也不是骁勇异常的八子李贞和为官清廉的十子李慎,当然,更不会是胆小懦弱的九子李治,而是三子李恪。

    李恪不仅精于骑射,颇通文史,而且“名望素高,为物情所向”,说白了,就是文武双全,声望很高,很有个人魅力。面对这样一个儿子,太宗怎么能够不欣赏不喜爱?他曾经不止一次当着众大臣的面赞扬李恪“英果类我”。

    可便是这么一位出类拔萃的皇子,最后的结局却是蒙冤受辱,死于宫廷内斗。

    李恪死时,震动朝野,史书上说:“海内冤之”,全天下人都为李恪抱冤。

    客观地看,李恪的一生是充满悲彩的,他才华出众,深得太宗喜爱,却因为出身过于高贵而不能继承皇位,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难成立的“悖论”。

    而且,从史料上看,李恪并不象某些电视剧所描写的那样野心勃勃不择手段,历史上的李恪牢记父亲的教诲,为人十分谨慎,可是就是这样,他也没能逃脱陷害和阴谋。

    李二这位一世英明的君主,却在选择接班人上犯下了致命的错误,以至于大唐王朝在他身后生了一度“中断灭国”的危机。

    如果李二陛下地下有知,不知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