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十八章 百味消融小釜中?(上)
    李恪死的冤不冤?

    莫须有的构陷、无处伸张的悲愤、身为皇子却命如草芥的凄凉……确实冤。

    可是在房俊看来,又不见得有多冤。

    财富使人迷失,权利使人疯狂。沾了这两样儿的边,人便失去了理智,什么忠孝仁义亲情诚信,全部靠边站。

    便是寻常富贵人家,也会因为财富权利的争夺而父子反目、兄弟倪墙,更何况是天子之家?

    生在帝王之家,在享受至高无上的权利带来的福利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宝剑有双锋,既有天大的好处,便会有天大的害处。早就应该做好一朝卷进权力争夺的漩涡便会有不可测之结果的准备。

    无论是心理上的准备,还是策略上的准备。

    毫无疑问,李恪既没有做好心理上的准备,更没有做好策略上的准备。

    便如那砧板上的鱼,再蹦跶,还不是任人宰割?

    李恪是李二陛下的三子,今年十九岁,身材颀长,面如冠玉,唇红齿白,清秀却不文弱,俊美却无脂粉气,让房俊很是有些自卑……

    一袭宝蓝色的锦袍绣着寿字暗纹,白玉腰带上缀满珍珠,华贵异常,整个人俊俏风流,神采奕奕。

    李恪去年刚刚由蜀王改封为吴王,授安州都督,都督安随温沔复五州诸军事安州刺史,去hB赴任。

    去年末,被御史柳范弹劾游猎过度、损坏庄稼,因而罢官,被免去安州都督,并削减封户三百户。

    关于这次李恪被免职,还留下一段佳话轶事。

    李二陛下偏袒李恪,对告状的柳范说道:“权万纪辅佐我的儿子,不能纠正他的过错,其罪在他,该死。”

    柳范进谏道:“房玄龄辅佐陛下,都不能够阻止陛下游猎,怎么能独独怪罪权万纪?”

    李二陛下大怒,拂袖入内殿。过了很久,单独召见柳范道:“你为什么要犯颜指责我?”

    柳范回答:“我听说人主圣明臣子正直。陛下仁德圣明,我不敢不进自己愚钝的正直。”

    李二陛下这才打消了怒气。

    看着眼前这位丰神俊朗的三皇子,房俊心里很是一番感慨。

    其实,李恪并不是没有机会染指至高无上的皇权,他也曾无限的接近那个座位。

    贞观政要记载,贞观十七年643年,因齐王李佑谋反案犯纥干承基的反咬,揪出了太子李承乾谋反,太子李承乾被废黜,太宗许诺魏王李泰立其为太子,但因长孙无忌坚持请立晋王李治为太子。太宗亲自审问李承乾,李承乾指控李泰谋储,太宗于是幽禁李泰于将作监,立晋王李治为太子。

    不久之后,太宗怀疑晋王李治仁弱,便对长孙无忌说:“你劝我立稚奴为太子,稚奴懦弱,恐怕不能守的住国家,怎么办?吴王李恪英武果敢很像我,我想立他为太子,怎么样?”

    长孙无忌坚持抗争,认为不可以。

    太宗说:“你是因为吴王不是你的外甥,所以才反对吗?”

    长孙无忌说:“太子仁慈厚道,是可以守成的君主;太子的位置这么重要,怎么能随便改变?希望陛下深思熟虑。”

    太宗这才打消了念头。

    由此可见,若是没有长孙无忌的阻挠,说不定李二还真就立李恪为太子了。历史若有如果,李二陛下的大唐王朝或许就会走进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房俊向李恪施礼,说道:“不知殿下亲至,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李恪遥遥一抬手,阻止他的行礼,俊秀的面容泛起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二郎免礼,堂堂长安四少之一驾临xF县本王怎敢不登门拜访?若是失了礼数,说不得哪天就被二郎打了黑拳。”

    房俊难得老脸一红,被李恪揶揄得有些窘迫,便岔开话题,问道:“殿下不在长安城中风花雪月,何以在这荒郊野外?”

    一旁肃立的xF县令岑文叔说道:“二郎有所不知,前日陛下令诸亲王代天子巡抚关中诸县,殿下便是分配到xF县房俊点点头:“原来如此,天寒地冻,殿下和岑县令且入内小坐,饮一杯水酒暖暖身子,稍后还请二位品鉴一番某新研制的吃食。”

    虽然心里对于擅自登门的两人很是不爽,可也不得不客气,说几句场面话。

    xF县令闻听房家人入住庄子,登门拜访那是情理之中,毕竟房玄龄堂堂一朝宰辅,下官献点殷勤绝对免不了,礼多人不怪嘛。

    至于吴王李恪,那就是份人情了。

    人家堂堂亲王之尊,若是房俊事先知道李恪身在xF县那必是要亲自上门的,现在李恪反过来到他这里,便说明了李恪对于房玄龄的尊重,并不因身份而摆架子——便是你房玄龄的儿子来了,本王也亲自登门以示亲厚,这叫通家之好。

    虽然形式大于实际,但是一个亲王做到如此,也是不易。

    当然,话又说回来,以房玄龄在朝中的地位、在李二陛下心里的分量,那个皇子敢不尊敬?

    李恪闻言,便撇了撇厨房,笑问道:“刚刚二郎便是在厨房整治吃食?”

    “正是,一会儿可得情殿下给点意见。”

    李恪豪爽笑道:“既然如此,本王便做一回恶客,尝尝二郎亲手整治的吃食有何不同!岑县令,请吧?”

    那岑县令也笑道:“都说君子远庖厨,如今房二郎舍却君子之名,亲手烹调羹汤,某岂敢不给面子?殿下先请!”

    房俊无语的翻翻白眼,真酸呐……

    不过这岑文叔也非等闲之辈,虽然官职只是个小小的县令,但是人家还有一个弟弟可是尊大神——中书侍郎岑文本,诏诰及军国大事的文稿皆出于其手,真正的天子近臣、帝王心腹。

    引着李恪与岑文叔进了正堂,房俊随口客气的说道:“请坐请坐……”

    然而话一出口,便尴尬了。

    举目四望,偌大一间堂屋里,根本没有一张椅子、凳子之类,往哪儿坐呢?

    他是习惯成自然,说“坐”那自然就是坐在椅子或者凳子什么东西上,唐朝的“榻”他可完全不习惯。

    李恪和岑文叔也不客气,随意的走进正堂,脱去鞋子,坐到榻上,也不分什么宾主之位。

    房俊没奈何,只得跟了进去,脱了鞋子,穿着袜子上堂,走到坐榻或者坐席前,再谦让一番,双膝跪下,屁股压住自己小腿肚和脚踝,正襟危坐——我勒个去,特么真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