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十九章 百味消融小釜中?(下)
    房家这还算不错的了,若是哪一天去拜访的主人家道比较清寒,或者是位复古爱好者,那可能连坐榻都没有,地板上丢几方坐席,请吧您呐……

    这种跪坐、跽坐、正襟危坐的方式,是最隆重端庄的坐姿。

    正式场合里,若有尊长上司在面前坐着,那么晚辈或者下官只能这么自虐。这位尊长上司要是有心整人,就可以一边唠唠叨叨训话,一边命令你保持正坐姿态,眼看着您腿部肌肉压迫血管造成腰膝酸麻头昏目眩,过一会儿栽倒一次,过一会儿又栽倒一次,直到晕过去完事儿……

    如果想避免这种惨痛经历,最好赶紧跟面前的主人套近乎。奉承话说足了,在跪晕过去之前,主人亲切地提议,咱们熟不拘礼,都松散松散吧……于是双方改换坐姿,把双腿从身下抽出来,在身前盘成一团,是为“胡坐”或“趺坐”,就象佛教里众位大菩萨像的那种坐姿。

    对于大部分古人来说,盘腿打坐已经是一种比较轻松舒适的姿态了,这么着在坐榻或者地上呆几个时辰,鸭梨不大。

    房俊是穿过来的现代人,做惯了椅子哪里受得了这个?刚坐了一会儿,说了两句话,臀硌痛了,腰也酸软了,整个人止不住地往下萎……

    幸好李恪这人很是知情识趣,一见房俊的状态就知道他受不惯这个,便哈哈一笑,舒展四肢,改成盘腿坐姿。

    房俊这才松了口气,瞥了一眼李思文,这货似乎也大便通畅了……

    俏儿奉上茶汤,四个人只有三盏,李恪面前放一盏,岑文叔面前放一盏,李思文面前放一盏,自家少爷……就免了,二郎不喝这个。

    李恪拿起茶盏随意喝了一口,“咦”了一声,赞道:“这茶煮的不错,比之本王府上的茶匠也不遑多让了。”然后冲俏儿笑着问道:“可是你煮的?”

    俏儿被李恪俊美的笑容晃得有些花眼,小心肝儿扑腾腾的直跳,俏脸涨红,羞涩忸怩道:“是……是奴家煮的。”

    李恪笑道:“不错。”

    俏儿都快晕了,天呐!吴王殿下是在跟自己说话吗?这可是朝中有口皆碑的贤王,文采风流神仙一般的人物,真是长得好看……

    房俊脸都黑了,看着犯了花痴的俏儿,心里咕嘟嘟的直冒酸水儿,极度不爽的挥挥手:“赶紧的下去,傻愣着干啥呢?”

    “哦……”

    俏儿应了一声,满是幽怨的撇撇自家二郎,再让人家多说两句嘛,真是的……

    转身一步一回头的走了。

    房俊看看李恪,说道:“丫头家家的,没见过世面,殿下切莫怪罪。”

    李恪笑道:“这小侍女天真烂漫,花骨朵一般纯洁,本王欢喜还来不及,岂会怪罪?”

    看着这货脸上那俊美的笑容,房俊心里咯噔一下,莫非这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吴王殿下看上俏儿了?这要是张嘴跟我讨要,我该如何是好?

    这年头贵族之间交换、甚至讨要、赠送几个侍女,完全不叫事儿,可房俊接受不了这种将一个人当成货物一样的观念。

    便赶紧大声喊道:“火锅准备好了没有?”先把李恪的嘴封住了再说。

    一个下人小跑着跑到门口,问道:“已经准备好了,敢问二郎,是否现在端上来?”

    房俊点头道:“自是如此。”

    那下人应了一声,回身去厨房通知。

    房俊站起身,把面前的案几搬到正中,再把坐榻也拽过去,对其余几人说道:“来来来,都搬过来。”

    几人莫名其妙,却也不问,都依法炮制。

    没过片刻,便见到两个房府的厨子抬着一个炉子走进来,房俊吩咐两人先将一个盛了水的托盘放到正中的案几上,再将那炉子放到托盘正中……

    李恪等人从未见过此等怪模怪样的炉子,不由得仔细打量。

    但见此炉上头尖尖,却是一截圆圆的炉桶,中间腰腹阔大,突兀的出现一个圆圆的肚子,上面有两个兽纹拉环,下面则是一个底座,镂空刻着花纹,看得到里边熊熊燃烧的炭火,那炭火便从似是中空的炉腹内穿过,偶尔见到几丝火星从上头的炉桶窜出。

    此炉通体黄铜打造,金灿灿耀眼生花,配以精致的祥云、兽纹图案,颇有富贵之气。

    紧接着,厨子端来一碟碟的菜肴,青翠欲滴的白菜、韭菜、冬葵,嫩黄的豆苗,黑黝黝的野山蘑,红白相间的羊肉。尤其那几盘羊肉,切得薄如蝉翼、晶莹剔透,令人望之便食欲大振。

    只可惜,都是生的……

    李恪与岑文叔虽是诧异,却没好意思问,李思文也有些傻眼,问道:“房二,这如何食用?”

    房俊笑而不语,上前双手拈住铜炉腰腹处的那两个兽纹扣环,微微一提,便将其掀开,原来是一个盖子。

    盖子下是一个围绕炉胆的环形锅槽,里面盛着的清水已经沸腾,冒着白气,房俊便将青菜一股脑的倒进去几盘子,盖上盖子,说道:“开锅便可食用。”

    将一个罐子里装的事先调制好的酱料到处,每人分了一份。

    吃火锅怎么能没有辣椒呢?可惜,唐朝的时候辣椒还在南美洲哪个山沟里窝着呢,得到明朝的时候才能传入中原。这对嗜辣的房俊来说,简直不可忍受。

    他甚至想过弄一支船队下东洋开辟新航线,把南美洲给占了……

    幸好,唐朝还有茱萸。

    其实,茱萸并不是这个时代调制“辣”味的主要材料,人们更多使用姜和芥末。只不过房俊尝过之后,觉得还是茱萸更接近于辣椒的味道。

    茱萸又叫“越椒”,本草纲目记载,食茱萸“味辛而苦,土人八月采,捣滤取汁,入石灰搅成,名曰艾油,亦曰辣米油。味辛辣,入食物中用”。

    即便是李恪,也从未见过此等餐具,此等吃法,便指着火锅问道:“此为何物?”

    房俊一边分调料,一边说道:“火锅。”

    岑文叔赞道:“锅中有火,此名贴切,岑某孤陋寡闻,从未见过,不知二郎从何处得来此物?”

    “你见过才有鬼了,这火锅乃是我自己设计的。”

    房俊大言不惭,将火锅的创始人据为己有……

    岑文叔肃然起敬:“二郎果然才思敏捷。”

    他并不是迂腐的书生,相反思想更趋向于新事物,接受能力也很强,并没有觉得摆弄这些个“奇淫技巧”有何不妥。

    李思文肚子饿的咕咕叫,也不搭言,只是盯着火锅。

    说话间,火锅再次咕嘟嘟沸腾起来。

    房俊掀开盖子,将切好的羊肉倒进去一盘子,喊了一声:“开动!”也是饿得狠了,顾不得什么吴王殿下,伸手就夹了一筷子羊肉,摁在滚汤里涮了几下便捞出,放在碗里蘸着酱料打了个滚,便放入口中,烫的直吸凉气,心里却是大呼过瘾,熟悉的味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