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十二章 二哥有些不同了
    上了新书推荐,给我投票的老爷们,神会保佑你们滴……

    李恪这个浑身闪光的大帅哥一走,房俊顿感一阵轻松,那家伙太帅,在他面前鸭梨太大,容易伤害自尊,打击自信……

    不过幸好,哥们是以智慧取胜,不是靠脸吃饭,这叫“胸中锦绣三千段,心剔透,性和暖”……

    便是千古风流的吴王李恪,不是也得赞一句“二郎妙计安天下”?

    自我yy一阵,心情大爽。

    不知为何,自从穿越成房遗爱之后,似乎性格也随着身体有了变化,好像重回了自己十七八岁飞扬跳脱的时候,易喜易怒,率性而为。

    房俊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总之暗暗警惕,切不可因为自己凭空多出一千多年的见识就妄自看扁了古人,江山代有人才出,古人的智慧也不可小觑。尤其是这个弱肉强食、民主法制几乎不存在的时代,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可能生,否则哪天一不留神阴沟里翻了船,哭都来不及……

    有些走神……

    等到回过神来,房俊顿时瞪大了眼珠,大叫道:“李思文,你是猪吗?”

    但见案几上杯盘狼藉,所有盘子里的食物都被李思文一股脑的倒入火锅,一双筷子舞得飞起……

    李思文对于这种程度的讽刺充耳不闻,只是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声:“太好吃了……”自顾舞动筷子,大吃大嚼。

    房俊还想再嘲讽他两句,忽闻门外环佩叮当,回头去看,却是自家妹子房秀珠和李玉珑携手而来。

    一进门,两个丫头的小鼻子便小狗一样翘起来,使劲儿的嗅了嗅,房秀珠惊讶道:“好香啊,二位二哥,你们在吃什么?”

    李玉珑一双秀眸闪闪亮,盯着案几上的铜火锅,咽了口唾沫。

    两女在李恪前来的时候便躲到内宅,只顾着叽叽喳喳的说些闺蜜话儿,随意吃了点糕点,这时闻到肉菜的香气,小肚子禁不住咕噜噜响了起来。

    房俊一看,便知道两丫头大概是没吃饭呢,便把侍女叫进来,撤了桌上的碗碟,火锅里也换了清汤,再吩咐厨房将菜蔬和羊肉照样整治一份。

    李思文对于自己还未吃完便被撤下碗筷也不以为意,摸摸肚子,打个饱嗝,舒服的叹了口气,说道:“今日方知羊肉之味居然鲜美至极,以往的年岁都白活了,房二啊,这个火锅也给某做一个。”

    房俊招呼两个丫头坐下,对李思文说道:“没问题,一百贯一个,见钱就做。”

    李思文瞪眼:“就这么个破玩意,你居然敢要一百贯?”

    房俊嗤之以鼻:“怎么不敢?刚刚吴王殿下就买了一个,你又不是没见到。”

    “我是说我俩是好兄弟吧?你卖给吴王多少钱都行,但是不能卖给我也这么贵啊!我哪里有吴王有钱?”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何况好兄弟?你有没有钱是你的事儿,我又没逼你,愿意买就买,不买就拉倒!”

    房俊不为所动,继续抬杠。

    李思文气得满脸涨红:“汝将金钱置于友情之上乎?”

    房俊气笑了:“我乎你个脑袋!就你这狗肚子里装不了二两墨,还学人家掉书袋?驴唇不对马嘴的,也不嫌丢人!”

    回头对李玉珑说道:“珑儿妹子,往后你二哥这样的,就在家弄根绳子栓住了,别牵出来丢人……”

    李思文大怒:“你骂我是狗?”

    房俊一翻白眼:“你耳朵有病啊,我啥时候说了?”

    李思文气得要死:“你是没说,但你就是这个意思!”然后问他妹子:“珑儿你来说,房二就是这个意思!”

    李玉珑苦忍着笑,俏脸涨得通红,心说这俩人都是一根筋,大哥别说二哥啦……

    正巧侍女端来切好的蔬菜和羊肉,李玉珑便娇声说道:“上菜了呢!”

    李思文对于妹子显然极是宠爱,见她一脸兴奋的样子,不忍扫了妹妹的兴致,便恨恨瞪了房俊一眼,坐了回去,自己给自己斟满一碗酒,一仰头,喝了个干净,打了个酒嗝。

    房俊则不理这货,拿起公筷夹起蔬菜和羊肉放入沸腾的火锅中,一边轻声细语的讲述着吃火锅应该注意的事项,菜不要煮老了,否则丢失了维生素,羊肉涮一下变色便可以吃,否则没了鲜美的味道……

    待到汤水滚开,房俊夹出青菜给自家妹子放到碗里,却没有也给李玉珑放到碗里,而是放在她面前的碟子里,再动作熟练的为两个丫头涮羊肉。

    李玉珑俏脸儿红红的,明媚的大眼睛像是湖水一样荡漾着,轻咬着红唇,娇声说道:“谢谢房二哥……”

    少女的心里泛起阵阵涟漪,便是自家亲二哥,也从未如此细心的照顾自己……

    房秀珠则看着轻声细语、体贴细致的二哥,有些微微的失神。

    不知从何时起,记忆里那个鲁莽粗俗的房二郎居然变成一个细心体贴无微不至的哥哥,看着他微笑着为自己和李玉珑布菜涮肉,会轻轻的挑出微微黄的菜叶丢掉,会不厌其烦的嘱咐羊肉太热会烫到嘴,但是凉了有会有膻味,好趁着不会烫嘴的时候一口吃掉……

    浓浓的幸福感在房秀珠心底升起,甜蜜得几乎盖过了羊肉的鲜美味道。

    有这样一个哥哥,真好……

    至于房俊,却完全没有多想。

    前世三十几岁的阅历不是能丢掉的,岁月带来的沧桑自然而然的掩藏在骨子里,面对这两个几乎可以当自己女儿的漂亮小丫头,那一股成熟男人的细腻便不经意的散出来。

    屋子里出现短暂的宁静,只有房俊轻声细语的说着话,两个丫头都是经过严格的贵族礼仪训练的千金小姐,名副其实的淑女,只是微垂着眼睑,红唇轻动,咀嚼着美味的菜肴。

    只是两个丫头四只漂亮的眼眸却时不时的偷偷瞟一下浑不经意的房俊,渐渐的,两张漂亮的脸蛋愈红润起来……

    李思文这货终究还是一个气氛破坏者。

    这货粗声粗气的说道:“怎么着,这是想要学人家温文尔雅的吴王殿下?嘿嘿,不是我说你啊房二,就你这张黑脸,哪里有人家吴王一星半点的俊美?”

    越看这家伙在自家妹子面前献殷勤就越来气,满长安城谁不知道你房二这个大棒槌,装什么呀?

    李玉珑顿时不悦,鼓着俏脸嗔道:“二哥,你说话太难听了!”

    房秀珠也是不满,哪里有这么损人的?再说我二哥很难看吗?小丫头偷偷瞥了一眼,心说起码五官端正,浓眉大眼的……

    房俊却是不以为忤,挑了挑眉毛,笑道:“你觉得我比不上吴王,只是你不懂欣赏而已。这世上从不缺少美,只是缺少现美的眼睛……”

    这话说的,逼格满满!

    可惜屋里的人理解不了这种程度的哲学境界……

    李思文嗤之以鼻:“拉倒吧,美丑谁还不会看?人家韩王新纳的妾侍便是长安城里出了名的美人,但凡长眼睛的,就没一个说不好看的,可若是让大家评论一下你,呵呵呵……”

    他本是想打击房俊而举出一个例子,却不料房俊问道:“韩王新纳了妾室?”

    李思文愣了一下,没跟上房俊的思维:“啊,是呀,你不知道?”咱说的是韩王的妾侍是人都赞漂亮,但不是韩王纳妾啊?

    房俊皱起眉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韩王李元嘉新纳了妾室,大姐韩王妃便回到娘家?

    这其中莫非有什么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