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十七章 失手,失手,又失手……
    房俊对赵福中说道:“那行,你且带路,我去给曹氏赔个不是。”

    赵福中一愣,您这不是打上门来的吗,怎么这就认错啦?还是替王妃娘娘认错?这节奏不对……

    “二郎,此时天色已晚,曹氏乃是内眷,恐多有不便,您看是不是待明日天明,王爷回府之后再……”

    这房二怕是真要大闹一场,能拖一时是一时吧,赵福中心想。

    房俊不理会他,眯着眼睛瞅着雕梁画栋的王府正堂,幽幽说道:“我要是说一把火烧了这正堂,你信不信?”

    赵福中的汗刷的一下就出来了,哭笑不得的看着房俊:“二郎,冷静,冷静……”

    你房二若是说烧了太极宫我都信,您是谁呀?长安城第一号大棒槌……

    房俊冷笑,不耐烦的甩甩手里的马鞭,说道:“若是不带路,我立马就烧!”

    赵福中苦笑:“这个路,我怎么敢带……”

    这玩意房二干出点什么出格的事儿,他赵福中还要不要在王府混了?

    房俊看了赵福中一眼,点点头,回头对程处弼、李思文等人说道:“既然赵管家不愿带路,那咱们就自己找,就算碰坏一些瓶瓶罐罐的,也无需在意,我那姐夫才是亲王,有的是钱,不差这点儿……”

    李思文从来不怕事儿大,当即大吼一声,振臂一挥:“给我搜!”

    赵福中吓得魂儿都飞了,赶紧一把抓住房俊的马缰,苦苦哀求:“此乃王府内宅,诸多女眷依然歇息,如何使得?”

    房俊冷哼一声:“那带不带路?”

    赵福中掐死房俊的心思都有,颓然道:“我带……”

    这特么房二就是个魔王啊,王爷,小的实在是没辙了,您咋还不回府呢……

    后宅,曹氏的卧房。

    曹氏一入王府便受到韩王的恩宠,破例分了一个独门独院的小园子,景致优美,亭台楼阁一应俱全。此时虽是严冬,白雪覆盖万物凋敝,但是奇峻的山石蜿蜒的回廊,依然典雅清幽。

    曹氏生的花容月貌,肌肤胜雪体态窈窕,尤其是那一双湖水一般的眼眸里荡漾着无尽的春意,让人望之一眼便心神沉醉。

    此时曹氏正端坐在榻上,背脊挺得笔直,裁剪合度的绣花长裙勾勒出纤细柔韧的腰肢,乌鸦鸦的秀高高的盘起一个髻,露出一截儿雪白细嫩的颈项。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跪坐之姿,便流露出一股惊人的美态。

    对面自己的大哥正低声说着什么,曹氏突然皱了皱好看的柳叶眉,露出倾听的深色,奇道:“前院怎么这么乱?”

    二哥曹松一脸不屑道:“这李元嘉依我看也是个窝囊废,空有一个亲王的身份,却是没有半点霸气,府里的下人一个个胆子大的没边儿,今儿下晌,我摸了收拾客房的那个丫鬟一下,居然敢给老子甩脸子,真特么不识抬举……”

    曹氏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位不着调儿的二哥,苦笑道:“二哥,再怎么说如今我也是这韩王府的妾室,切不可如此胡来,丢了我的脸面。”

    一脸木讷的老大曹柏突然沉声说道:“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难不成三妹你也被这繁华富贵迷了心志?”

    他这番话虽然低沉,但是语气极重,斥责之意极浓。

    曹氏娇躯微微一颤,咬了咬红唇,说道:“我怎么能忘……”

    门外一阵喧哗,打断了她的话。

    曹氏讶然起身,不知道自王妃回娘家之后,这王府之中还有何人敢擅闯自己的住处,难道不怕王爷怪罪?

    曹松已是起身怒声骂道:“没规矩的玩意儿,居然敢在主母的门外聒噪,活得不耐烦了?”

    一边骂,一边气咻咻的跑去门口,刚把正门拉开一个缝隙,一只大脚突兀的从门缝里伸出来,狠狠一脚正揣在曹松胸口,曹松一口气憋在胸腹之间,连叫声都没出来,身子便腾云驾雾一般到飞出去四五米,“蓬”的一声摔自地上,整个人像是个虾米一样佝偻起来。

    曹柏大吃一惊,二弟的身手虽是不怎么高明,但好歹也得过名师指点,就算再是大意,等闲人也不可能将他一脚踹倒,霍地起身,怒喝道:“谁?”

    大门洞开,一个锦袍貂帽的黑脸少年施施然走进来,边走边说道:“抱歉抱歉,正敲门呢,谁知道突然出现一张脸,长得跟鬼似的,把某吓了一跳随便就踹了一脚,自然反应,纯属意外……”

    曹氏气得脸都绿了,鼓胀的胸脯一阵起伏,怒道:“你是何人?胆敢擅闯王妃后宅,不想活了?”

    这人一张黑脸上全是戏谑的笑意,让人看一眼就恨得牙痒痒,还随表踹一脚?你这一脚怕不是得有几百斤的力气,若不是早已蓄势待,多大的力气能踹的出来?

    房俊背着手,信步踱进屋内,李思文程处弼也带着房府家丁跟着进来。

    房俊打量了一眼这个曹氏,心底暗赞,咱那便宜姐夫果然好眼光,艳福不浅呐……

    这曹氏花容月貌体态妖娆,以房俊阅尽百女……动作片的经验来看,必是难得的尤物。

    只不过那眉眼之间,艳丽妩媚中透着一股子清高疏远,那股气质让房俊隐隐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心里想着,脸上却堆起笑容,说道:“你就是曹氏吧?我叫房俊,听说我大姐打了你的板子,我这是替她来想你道歉的。”

    曹氏微愣,房俊这个名字她倒是听过,那是王妃房氏的弟弟,不过道歉是怎么回事?

    曹柏深深看了房俊一眼,没说话,径自去扶起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二弟曹松。

    曹氏摸不透房俊的意思,抿着红唇,双眸闪闪的瞪着房俊,也不说话。

    房俊自顾自的踱着步子,一边打量着屋内的装饰摆设,一边啧啧轻叹:“哇!曹家果然豪富,这屋里的东西都是陪嫁吧?啧啧啧,这手笔,真是牛气!”

    说话间,他走到墙壁前一个装饰用的紫檀架子边。

    那装饰用的紫檀架子打造得极其精巧,镂空花纹、祥云图案细致逼真,整个架子足足占满了一面墙壁,横七竖八的支出好多空格子,每个格子都摆放着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

    房俊随手拿起一个晶莹腻白的碟子,仔细瞅了瞅,惊叹道:“这不会是邢窑的贡品吧?”

    曹氏娇哼一声,微微抬起尖俏的下巴,语气中满是傲娇:“算是识货!”

    房俊爱不释手的把玩,嘴里赞道:“真是宝贝,听说邢窑每年只烧一窑贡品,每一件都是精工细作的大成之作,真好看……”

    曹氏心说这傻子难道被这屋里的东西镇住了?真是土包子……

    然后下一刻,就见到房俊把那越窑的白瓷碟子翻转过来去看底部的印鉴,突然手一滑,那碟子便从他手中滑落,径自掉往地上,房俊似乎也是吃了一惊,手忙脚乱的一划拉,没划拉着。

    那碟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晶莹的碎片散落一地……

    房俊一脸抱歉:“不好意识,失手了……”

    曹氏目瞪口呆,拿个碟子你也能失手?没等说话呢,就见到房俊随手有拿起旁边一个秋色瓷天鹅笔洗,然后手腕一翻,那造型精致的笔洗自由落体坠向地面……

    “啪”

    又碎了……

    房俊耸耸肩,无奈的看着曹氏,很无辜的样子:“不好意思,又失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