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十九章 汝与皇家有仇乎?
    宫中落钥的时间比之城内宵禁稍晚,各处宫殿的宫女们正在检查有无遗落贵重易损的物件,有无遗忘未熄的蜡烛,禁宫大内最怕的便是火烛,这连绵的殿宇皆是木制,现下有时天干物燥北风肆虐的冬季,一点点火星都能引起燎原之火,酿成严重的后果。一切检查停当,然后才会关闭殿门,贵人嫔妃们睡的晚些,也只能在各自的住处活动,严禁出入。

    落钥之后若有急事需进入大内,便只能用一个篮子从皇城城墙外提溜上来,办完事后再用篮子顺出去……

    值守的太监已经守在承天门下,只等落钥的钟声敲响,便关门落锁。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太监的注意,好奇的向承天门外看去,但见几个家丁抬着一顶软轿,飞快的穿越门前的天街,直奔承天门而来。

    看着那顶晃晃悠悠的软轿,太监便知道来者必是一位皇族宗室,因为唐律大多袭承自前隋,规定了除去皇族宗室之外,所有人只能乘坐马车或者骑马,不得乘轿,否则便是逾制,犯了国法。

    只不过这么晚了,哪一位宗室还要着急忙慌的进宫面圣?

    难不成是陛下的几位王子殿下?

    待到软轿到了承天门外,太监不敢怠慢,快步迎了出去,恭恭敬敬的问道:“不知是哪一位贵人尊驾?”

    几名轿夫一路从靖善坊快步而至,几乎走完了整条朱雀大街,累得气喘吁吁,额头见汗,口鼻俱都喷着白气,就连头顶似乎都冒着白烟儿……

    李元嘉从轿子里蹦出来,冲那太监说道:“快去通报于陛下,就说某有要事求见,十万火急!”

    那太监先是施礼,口中道:“见过韩王……”

    然后听到李元嘉之言,又见他一脸急切,也不多说,转身吩咐身后一个小太监几句,那小太监点点头,小跑着奔向大内。

    此时,宫里已响起落钥的钟声,那值守太监歉意的对李元嘉笑笑,说道:“王爷,落钥时辰以至,您看……”

    李元嘉是宗室至亲,宫里的规矩只是再清楚不过,闻言点点头,自退出承天门外。

    值守太监吩咐守城兵卒关闭城门,落钥上锁。

    从承天门到李二陛下的寝宫神龙殿,要过太极宫、两仪殿,再穿过永巷,进甘露门,得到皇帝同意之后,再原路返回……

    半个钟头之后,由于躲进轿子里未免有些不敬,在皇城门外冻得脸色青、瑟瑟抖的李元嘉,才看到自城头缓缓降下一个竹篮子。韩王李元嘉跳进竹篮,拽了拽绳索,城头上的兵卒会意,用力将竹篮拉上去。

    到了城头,再由太监领着,穿宫过殿,又是一炷香时间过后,才进了温暖如春的神龙殿。

    只不过此时的李元嘉早已不冷了,因为身份尊贵久不运动,一路行来累得气喘吁吁一身大汗,进了这温暖如春的神龙殿,仿佛进了蒸笼一般,热得透不过气……

    李二陛下已然准备就寝,闻听李元嘉求见,便随意批了一件袍子坐到厅堂里,命太监端来一盏热茶,看着茶汤表面浮起一层细腻美妙的泡沫,轻轻啜了一口,辛辣的姜味、腻滑的羊油、还有一点青盐的咸味……微妙的糅合在一起,一口茶,仿佛尝尽人生百味。

    李二陛下微闭双目,感受着舌尖传来的辛、辣、腻、咸,那神情,美滴很……

    李元嘉已近门,就见到李二陛下正微闭双目,手里还捧着一个青瓷茶盏,正在神情惬意的品茶。

    “噗通”一声,李元嘉便跪在李二陛下榻前,大呼道:“皇兄,救我!”

    “嘶——”

    李二陛下正自沉醉在茶汤的美妙滋味里,冷不防被李元嘉这一声大呼吓得手一抖,手里的茶盏一哆嗦,溢出一些滚热的茶汤溅在手背上,疼得他一咧嘴。

    “十一弟,生何事?”

    虽然心里有些恼怒,但也不至于因此便怪罪李元嘉,这个兄弟跟自己的感情一向很好,只是李元嘉贵为亲王,何等大事能让其如此失态?

    李元嘉哭丧着脸,说道:“吾那小舅子,打上王府了……”

    李二先是一愣,随即了然,李元嘉的小舅子,而且有理由去闹王府的,必是那房俊了。

    “你呀,胡闹!不是我说你,贪新鲜纳个妾室,这没什么大不了,人家房氏不也没说啥?可你不该独宠新妇,冷落正妻,这就失了本分,会伤了夫妻情分。现在人家房二不忿,替姐姐出头,去你府上闹,你跑来找某又有何用?这是家事,某不会管。”

    李二一脸不悦,把李元嘉给数落了一顿。

    这个老十一哪都好,性情淡泊没野心,才思敏捷有学问,可就是有点读书读迂了,不太懂人情世故。某虽然是九五至尊富有四海,可也不能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儿都管啊!

    李元嘉有点蒙,自己着急忙慌的跑来宫里寻求支援,支援没捞着,还反被训了一顿,这……

    李元嘉急了,上前一把抱住李二的大腿,苦苦哀求道:“陛下,皇兄,你可不能不管啊!房俊那厮什么脾性,你应该知道哇!混不吝的脾气上来,谁都不好使,认准的事儿非得干了不可!那厮砸了曹氏的闺房,又把曹氏的两个兄弟打得皮开肉绽,还口口声声直呼臣弟的名讳,扬言要狠狠的揍臣弟一顿……皇兄,那厮绝对不是说说,他真的敢揍臣弟哇……”

    自己堂堂一个亲王,若是真被自己小舅子揍一顿,那脸面就算是丢尽了,简直就是李唐皇族的耻辱,干脆死了算球……

    他这么一说,李二陛下倒是表示赞同。房俊那厮的确混账,胆子肥的没边儿,逮住一个王爷揍一顿,这事儿绝对干得出来……

    咦?

    不对呀!

    李二陛下猛地想起一事,疑惑的问道:“你确定,房俊在你府上?”

    李元嘉一把鼻涕一把泪,把头猛点:“没错,就在我的府上,打了我的侍妾,砸了人家的闺房,王府的大门都被他踹掉一扇……”

    李二陛下勃然变色,大怒道:“好胆!某罚你去城外不得回城,好哇,这一天没过去呢,就敢抗旨公然回城?”

    简直将帝王威仪弃若蔽履,不屑一顾哇!

    然后,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先是揍了某的五子齐王李佑,后有折了某的四子魏王李泰的脸面,现在又要揍某的兄弟……

    李二陛下恨不得把这个无法无天的房二咬死,咬牙切齿的怒喝一声:“房二,汝与皇家有仇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