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十二章 房府
    李君羡着人将房俊三个拉到殿外,当即行刑。

    噼里啪啦一顿板子,打得三个小子鬼哭狼嚎,李二陛下才算是消了气儿,挥挥手很人性化的叫人将三个家伙各自送回城中府邸,稍作治疗再遣送出城。

    而且,也没特意去追究程处弼的罪责,虽然当值期间擅离职守才是大罪,不过就跟房俊一样,房玄龄的儿子没奈何,程老匹夫的儿子就可以随便整治了?那老匹夫一贯是个护犊子的,要是闹将起来,怕是不好收场。

    李二陛下也是郁闷,似乎自己对于功臣勋贵太过优容了?

    小哥仨在玄武门分手,房俊满含歉意的说道:“此次是我牵连了二位哥哥,二位哥哥的情谊,小弟记在心里了!”

    程处弼大咧咧的摆摆手:“莫说酸话,听着不自在。”

    李思文则满是钦佩的看着房俊:“房二啊,你是真牛哇……”

    今日之事,他对房俊佩服得五体投地。

    为了大姐敢怒砸韩王府,重感情;敢跟陛下拌嘴,有胆色;受杖刑的时候悄悄告诉他俩大声惨叫,一边陛下打的不爽再加刑,有谋略……

    特么的房二傻子啥时候这么厉害了?

    李思文满肚子疑惑,被“百骑”的军士抬着往家走的时候,还在琢磨……

    一个时辰之前。

    宵禁将至,房府依旧灯火通明。

    城外农庄的管事遣人来报,说是二郎为了王妃被斥责之事,领着人打上韩王府去了,可把家里人吓坏了,韩王那是能随便打的吗?

    再说了,前些时日先是打了齐王李佑,有同魏王李泰交恶,这又要打韩王,岂不惹得陛下龙颜震怒?

    趁着尚未宵禁,府中派出好几拨下人,前往韩王府那边打探情况。

    大堂之中,韩王妃房氏早已哭得两眼肿成桃子,眼泪已经依旧哗哗的往下淌,手里擦眼泪的手帕都湿透了。

    她是又欣慰又担忧有自责。

    父亲房玄龄是个方正君子,素来清廉自律,又不善经营,除了俸禄和田庄产出,再无进项。皇帝虽然时常赏赐,但那只是赏赐而已,谁敢真的换钱花了?因此,自从房氏嫁到韩王府,非但没得到娘家的助力,也没多少嫁妆,倒是平素贴补家里多一些。

    韩王李元嘉书生气重,虽然王府的进项也不多,但对于财货之物并不在意,因此倒也没有影响到夫妻间的感情。

    但是曹氏入府之后便不同了。

    曹家豪富,屡次给韩王送财货,每一次都数目庞大,曹氏便是因此自觉高人一等,便存了跟正妻房氏别别苗头的心思,屡次三番的找茬挑衅。

    那日便是拿了一个价值不菲的花瓶跟房氏显摆,后又使诈诱使房氏失手将花瓶打破,惹恼了房氏将其打了一顿,这才惹出这以后许多事端。

    回到娘家许多时日,房氏心里的愤懑非但没有消除,反而更添几分酸涩。

    她看不起曹氏,却也羡慕曹氏,最起码曹氏在府中受了气挨了打,会有娘家兄弟追上门讨要一个说法。

    可是自己呢?自己也有兄弟,却等于没有……

    房遗直稳重好学,同韩王李元嘉素来亲近,房氏原本指望着大弟弟能找韩王为自己说几句话,哪怕是过问一下也好,可谁知房遗直从来不闻不问,好像自己根本不存在一样……

    父亲素来自重,又怎会去找自己的女婿说什么?

    房遗则那就是个孩子,还穿着活裆裤呢……

    就在自己心酸失落的时候,却是那个平素闷口不言、木讷憨厚的二弟,不声不响的就打上门去!

    二郎自幼少言寡语,脑子也比同龄的孩子笨一些,大姐房氏对于二郎的关心也便更多一些。可那二郎性子很是粗疏,出了武艺一道之外,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感兴趣,从不多说一句话。

    可就是这么一个别人口中“二傻子”,却直愣愣的罔顾皇命,私自入城,担了天大干系只为替她这个姐姐出口气……

    房氏心里暖暖的很是煨贴,烫的心里的冰都化了,化成一串串的泪珠……

    可是那个傻弟弟,咋就敢抗旨呢?这要是陛下怪罪下来,可怎么办是好?

    房氏一边哭,一边口中不住的自责:“都怪我……都怪我……我若不是一时任性跑回来,二郎怎么会去王府?这要是陛下怒,可如何是好?都怪我,干嘛那么任性呢……呜呜呜……”

    卢氏在一旁安慰,说道:“你看你这孩子,多大岁数了,哭个啥劲儿?你二弟为你出头,当是一件应该高兴的事,便是被陛下责怪也没什么,那小子抗揍……可若是没个娘家人出这个头,往后在王府里你怎么还有威严管人?任谁都知道你有个没脊梁骨的爹,还不都欺负到你头上啊……”

    正坐在榻上老神在在品茶的房玄龄闻言,顿时无奈的叹气,说道:“怎么就扯上我了?”

    卢氏眼睛一瞪:“怎不怪你?女儿在夫家受了委屈,你这做爹的一声不敢吭,还让自己儿子去出头,不怪你怪谁?”

    房玄龄干脆闭上眼,低着头喝茶。几十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他,他越是说话,卢氏就越是来劲儿,保准有一百句话等着对付他。

    若不其然,卢氏早已备好的说辞在房玄龄偃旗息鼓之下没了用处,郁闷的翻个白眼,恨恨的不理他。

    一直坐在一边神游物外的房遗直不知在想些什么,媳妇儿崔氏有些尴尬,如坐针毡。

    婆婆的话明面上是说公公,可谁知道有没有别的暗示?若说替王妃出头这件事,第一个应该出面的不是房俊,也不是房玄龄,而是房家二代的嫡长子房遗直……

    可惜自己的丈夫实在是有些迂腐之气,认为那只是王妃的家务事,不愿意管。

    崔氏有些气苦,自家姊妹的事儿,怎么能不管呢?

    便在此时,一个下人一路小跑进了正堂,大喘着粗气说道:“老……老爷,二郎……二郎打上王府了!”

    屋里人都齐刷刷看向这个下人,卢氏急问道:“如何?”

    那下人咽了口唾沫,说道:“那啥……二郎骑着马,把王府大门给踹掉了一扇……”

    卢氏大赞一声:“好儿子,踹的好!”

    房玄龄无语的翻翻白眼,简直无言以对……

    韩王妃房氏连忙又问道:“然后呢?”

    下人一脸崇拜,说道:“二郎纵马入府,沿途大喊李……李……你给我出来,府中无人敢拦,已是直奔王府正堂去了。”他差点说秃噜嘴,学着房俊的语气把李元嘉的名字喊出来,那可是房府的姑爷,更是朝廷的亲王,名讳绝对不是他一个下人能喊出口的。

    卢氏一拍大腿,喜笑颜开:“不愧是我儿子,霸气!”

    房玄龄冷哼:“简直就是纵子妄为,成何体统?”

    卢氏瞪眼:“那你咋不去呢?”

    房玄龄语塞。

    韩王妃房氏抿了抿嘴,拉住母亲的手,很是欣喜,二郎真是给自己出气了呢,简直太解气了!

    不过她旋即又把心揪起来,急问道:“那王爷呢?出没出来?”

    她是希望娘家有人给自己撑腰的,但二弟那火爆的性子,逮住韩王还不得上去就是一顿暴打?那可就大了……

    幸好那下人说道:“王爷大概不在府中,二郎大吵大嚷,也没见王爷露面。”

    房氏这才放心的拍拍前胸,吁了口气:“还好,还好……”

    一旁的房遗直突然叹气说道:“好什么好啊,鸡毛蒜皮点事儿,就跑回娘家,真是妇道人家见识短!现在二弟闯了祸,居然还拍手叫好,真是不可理喻!”

    崔氏急忙拉了房遗直一把,心说你这不是说风凉话吗,存心找骂?

    果然,卢氏火气顿时就冲着房遗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