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十三章 夫人不让……
    卢氏大骂道:“你才是不可理喻!姐姐受了委屈,你身为弟弟不替姐姐出头便罢了,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房遗直一脸通红,又不敢跟母亲犟嘴,只好闷着头一声不吭。

    卢氏哼了一声,对那下人说道:“你且再去打探。”

    “诺!”

    那下人应了一声,还未转身,便又有一个家丁跑了进来。

    “禀告老爷夫人,二郎……二郎把那曹氏的闺房给砸了!”

    “啥?”

    卢氏有些傻眼,这也闹得大了点儿吧?

    崔氏也有些着急,问道:“怎么就给砸了?”

    那家丁是在王府全程看了过程才回来禀报的,当下绘声绘色的将当事情形加油添醋的讲了一遍。

    卢氏喜形于色:“太解气了,砸得好!”

    房玄龄一脸苦笑。

    房氏咬着嘴唇,两只眼睛亮闪闪的,那个小狐狸精,这回知道怕了吧?以为有王爷宠着你就横行无忌了?

    崔氏一脸呆滞,心说这小叔子也太猛了……

    房遗直则喃喃自语:“粗鲁……无礼……不可理喻……”生怕被母亲骂,却是不敢大声。

    众人还没等回过神来,便有第三个家丁跑来禀报。

    “二郎把曹氏的连个兄弟摁在地上抽鞭子,并且扬言你曹氏有兄弟,这是欺负王妃没兄弟么?我就叫你们看看,是谁的兄弟厉害!以后但凡对王妃不敬者,就是这下场!”

    房氏感动得眼泪哗哗的又下来了,这个二弟,太贴心了……

    然后家丁的又一句话,则是让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

    “陛下已经命百骑,将二郎缉拿入宫……”

    虽然知道陛下比会知道此事,抗旨的罪名终究也逃不掉,可事情生了还是担忧非常。

    房氏止了眼泪,起身走到房玄龄榻前,“噗通”跪地,哭着哀求道:“父亲,此事全是因女儿而起,二郎此次入宫,陛下必然震怒,也不知会如何处罚。您进宫求求陛下,宽恕二郎吧……”

    房玄龄揪着胡子,一脸为难:“这个……这个……待为父好生想想再说……”

    卢氏却是已经吼道:“想个屁!我说房玄龄,你软了一辈子,还要软到什么时候?”

    房玄龄苦笑:“夫人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不管如何,陛下必会顾及某的颜面,不会取了二郎的性命,也不会配充军……”

    几十年君臣,房玄龄自是了解李二陛下的性子,所以并不担心。

    可他不担心,卢氏担心啊!

    卢氏两条眉毛都竖起来了,指着房玄龄的鼻子大喝道:“房玄龄,你说的是人话吗?二郎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就算陛下要他的性命,可打板子也能把人打残废了,你去不去?好,你不去我去!”

    卢氏骂了一通,担心的不行,就要自己进宫。

    崔氏在一边尴尬极了,作为儿媳妇,婆婆当着自己的面指着公公的鼻子飙……实在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房玄龄老脸赤红,怒道:“你这个蠢妇,莫要胡搅蛮缠!某说了没事,那就是没事,休要聒噪!”

    房玄龄很少有这样跟卢氏火的时候,这下子在儿媳妇面前实在是抹不开脸面了,大光其火的爆一通,居然把卢氏给镇住了。

    卢氏瞅了瞅房玄龄,突然做回榻上,嚎啕大哭。

    “我那苦命的儿啊……咋就这么命苦,碰到这么一个铁石心肠的爹?……”

    房玄龄被卢氏哭得脑仁疼,正待回房避开,忽闻门外喧哗。

    卢氏急忙到门口去看,却是一队“百骑”抬着一顶御辇走了进来,自家二郎正趴在辇上,探头探脑的望过来,四目对视。

    房俊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娘!”

    卢氏提着裙角就跑了出去,一见到房俊趴在辇上,整个后背血肉模糊,那一张黑脸疼得都变白了,顿时惊叫一声,颤声道:“这……这……这是打了多少板子?”

    “不多,才五十……”房俊满不在乎的说道:“儿子我身板儿硬朗,没事儿。而且多亏李将军手下留情,只是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将养几日便好。”

    卢氏这才见到带队的李君羡,赶紧万福施礼,感激道:“这次又亏得将军帮忙,快请屋内坐。”

    李君羡微笑点头:“夫人不必言谢,都是陛下的安排。某也正好拜访一下房相公。”

    韩王妃房氏这时跑出来,一见到房俊的伤情,顿时又开始流眼泪,身手轻抚着房俊的脸颊,哭道:“你这傻子,如此胡闹,让姐姐于心何忍?”

    房俊呲牙笑笑:“那韩王欺我房家无人,岂能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这家伙也是阴损,居然跑到陛下那里告黑状,亏得没逮住他,不然定要他好看!”

    李君羡见到房氏,当即单膝跪地行个军礼,口中呼道:“臣李君羡,见过韩王妃。”

    先前面对卢氏,他只是普通的见礼,这便是勋臣与皇家的分别了。

    房氏赶紧侧身避开,温言说道:“岂敢当李将军大礼?还未多谢将军照拂吾弟呢,且受本宫一拜。”

    说着,便屈身万福。

    这个礼李君羡如何敢受?慌忙避开,惶恐道:“王妃折煞臣了。”

    本来想跟房玄龄说几句话,可是王妃在场,实是太过拘谨,李君羡便当即告辞。

    临走的时候,又拿出一份卷书,双手递给卢氏,说道:“此乃宫中记录的起居注,陛下命臣带来交给房相公。”

    顿了一顿,轻声说道:“这上面记录了二郎入宫之后跟陛下的奏对……”说完,便告辞离去。

    毕竟是陛下御赐之物,卢氏虽不知陛下将这个带来是什么意思,却也不敢怠慢,赶紧回屋给房玄龄送去。

    这时房遗直也从屋里走出来,背着手,看了看房俊背后的伤,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说了一声:“自作自受。”施施然的走了。

    房俊哭笑不得,你就不能多一点关心?哪怕虚情假意也好过如此冷漠吧?

    嫂子崔氏也是一脸尴尬,不自然的笑笑:“你大哥这人……心里担心可是嘴上不肯说,你别怪他。”

    房俊笑笑,这位嫂子倒是个明白人,便笑道:“嫂子不用担心,我明白。”

    崔氏这才释然,展颜笑道:“我屋里有陪嫁的一只老参,待会儿让丫鬟给你送来,那东西最是补血气。”

    说完,又叮嘱了几句,这才走了。

    家丁们七手八脚的将房俊抬回住处。

    屋内,房玄龄看着陛下着人送来的起居注,一脸唏嘘。

    卢氏不解,看看房玄龄,忍着没问,见到韩王妃房氏随后进来,问道:“抬回去了?”

    房氏点头:“嗯,待会儿上完药,我再过去。”

    房俊伤在臀处,敷药的话必会脱去衣裤,房氏虽是长姐,但毕竟男女有别,不便呆在近前。

    卢氏冲着房玄龄努努嘴,悄声问道:“陛下送这个起居注来,是何用意?”

    她刚跟房玄龄吵完,问房玄龄的话心里觉得低了一头,自是不肯,不问的话又实在憋得难受。

    房氏也是不解,见到房玄龄看完那起居注,便走过去拿起来细看,看着看着,眼泪又下来了……

    卢氏是又急又气,不悦道:“你说你这孩子,咋就没一点像我呢?窝窝囊囊的就知道哭!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房氏抹了抹眼睛,却不说话,心里却一直在咀嚼着起居注上记录的房俊的那句话。

    “我这人脑子笨,不管那么许多,我处事的习惯,一向都是帮亲不帮理,谁欺负我的家人,甭管理由,先打了再说!”

    房氏眼中带泪,嘴角却带着笑,感受着房俊那一股维护长姐、不分对错的执着和固执。

    房玄龄这时轻叹道:“陛下这是给我出难题啊……”

    卢氏觉得自己忍受不住两父女的古怪,横眉立目拍着桌子:“到底怎么回事,赶紧说明白!”

    房玄龄苦笑道:“你那宝贝儿子,跟陛下奏对的时候也是口不择言、胡言乱语,陛下这是要告诉我,他顾及与我之间的君臣颜面,不忍重则二郎,但心中怒气实在难平,让我替他出了这口气!”

    卢氏奇道:“你怎么替陛下出气?”

    房玄龄苦笑摇头:“再打孩子一顿呗!”

    卢氏大怒:“你敢!”

    房玄龄嗯了一声:“某不敢。”

    卢氏为难道:“那陛下问起,你怎么说?”

    房玄龄道:“某不敢。”

    卢氏又怒了:“我当然知道你不敢,我问你陛下问你打没打孩子,你怎么回答?”

    房玄龄哭笑不得,翻个白眼,不理她。

    翌日朝会之后,李二陛下将房玄龄单独留下。

    回到后殿,李二陛下坐回榻上,喝了口热茶,问道:“玄龄可收到起居注?”

    房玄龄淡然道:“收到了。”

    李二陛下又问:“可曾明白某的心思?”

    房玄龄说道:“臣明白。”

    李二笑了:“怎么处置的你那个宝贝儿子?”

    要他将房俊重罚,非是不能,而是不愿,就像不愿意重惩程处弼一样,虽然很生气,但毕竟不是什么大罪过,罚得重了,伤了君臣情分,没必要。

    可是不罚又难解自己心头之气,打几板子就完事儿了?

    哪儿有那么便宜!某不好意思打,某让你爹打!

    房玄龄低眉垂眼:“没处置。”

    李二一愣:“为何?”某都那么明显的暗示了,你却毫无动作,这个就是你不应该了。

    房玄龄云淡风轻:“某,不敢。”

    李二膛目结舌:“为何不敢?”

    天底下还有老子不敢打儿子的?

    房玄龄似乎有些为难,半晌,才说道:“夫人不让……”

    李二陛下:“……”

    夫人不让……

    这理由很好,很强大!李二陛下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

    仰天长叹一声,李二陛下才说道:“房玄龄啊房玄龄,怕老婆怕到你这种程度,也可名留青史了!”

    言下之意,只是嘲讽房玄龄怕老婆之事必将成为千古笑柄。

    他却不知,千年以后,非但怕老婆不可笑,男织女耕亦不丢人,给老婆洗脚那也是情趣,就连看书不投推荐票,也不算多么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