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十六章 背后有高人
    吴王李恪这个布告一出,新丰县舆论纷纷。

    老百姓颇是不以为然,这位吴王殿下看上去身份尊贵模样俊俏,原来也是个样子货,与那些黑了心的富户都是一丘之貉。眼下雪灾严重,虽未到“易子相食”的程度,但多少房子被大雪压塌了,多少人被冻死,多少人挨饿?

    可是那些住着华厦美屋,吃着山珍海味,穿着绫罗绸缎,妻妾成群仆役如云的权贵富贾,却吝啬于捐赠一点点救命的钱粮,宁可让谷子堆积在粮仓里霉,也不愿施舍给灾民一顿稀粥。

    这样黑了心肝、为富不仁的家伙,还要给他们勒石记功?

    简直不知廉耻!

    百姓们经过那块刚刚在渭水河畔立起来的大石碑,都轻轻啐一口,心中不满。

    权贵富贾们,更是纷纷关起门来破口大骂。

    这个吴王殿下看似温文尔雅令人如沐春风,谁知道却是个如此阴险奸诈的家伙?

    自家没有捐多少钱,这名字往石碑上一刻,不是要让新丰百姓骂上个几辈子?

    虽然都是些淤泥里的升斗小民,骂破喉咙也不当的什么事儿,可再渺小那也是乡梓,同根同源一衣带水,这要是“为富不仁,漠视乡梓”的议论传出去,自家的名声可就要臭大街了!

    而且是遗臭万年那种!

    这对于一个生存在名声比性命还重要年代的世家,那是顶顶严重,仅次于抄家灭族了。

    可是哪怕再不满,骂完了,还得赶紧弥补。

    如何弥补呢?

    这倒是不用伤脑筋,不是怕自家捐的钱粮太少,而被百姓愤恨吗?那就再多捐点就是了……

    对于这些世家大族权贵富贾来说,累世积余,都是家资巨万,拿出点钱粮来赈济灾情,其实一点问题都没有,就看他们自己愿不愿意。

    吴王殿下此策一出,不愿意也得愿意了,除非想子孙都被乡梓戳脊梁骨。

    既然非捐不可,那也就顾不得与魏王李泰的约定了。

    捐一千贯是捐,两千贯还是捐,何不趁此机会,将坏事变成好事,捐一个头名出来,独占鳌头刻于石上,以供新丰的百姓世世代代敬仰,每当看到这块石碑的时候,都会竖一只大拇指,说一声“某某家恩义无双,惠泽乡梓”?

    于是,原本冷冷清清的吴王殿下住处,瞬间宾客盈门,座无虚席。

    把个吴王殿下美得冒泡,心舒神畅!

    根本不用多费唇舌,城中富户便抬着一箱一箱的铜钱,一车一车的粮食,蜂拥而至,一家比着一家,一家赛过一家!更有甚者,早晨送来三千贯,闻听别家捐了五千贯,便在傍晚的时候再送来三千贯,仿佛那钱粮都是海潮涌上来的,眉头都不皱一下,就是要一个独占鳌头!

    短短一日之内,县衙的钱库堆满了铜钱、布匹、绸缎,粮仓堆满了粮食。

    吴王殿下意气风,大手一挥,于城中设立粥棚,百姓可免费吃食,再重金收购粮食。

    新丰的救灾行动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

    直至此时,“勒石记功”的深层原因才被有识之士剖析出来,传播于市井之间。

    灾民百姓这才恍然,原来吴王殿下的用意在此!我等愚民居然有眼无珠,将殿下如此精妙的计策误解,实在是罪过!此计设计得富户巨贾有口不能言、还要心甘情愿的拿出钱粮博一个好名声,真是高明!

    一时之间,满城皆是称颂吴王殿下贤明之声,将吴王李恪的声望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贤王”之名,遍于朝野。

    有人欢喜,就会有人愁闷,有人高兴,自然就会有人愤怒。

    吴王李恪爽了,魏王李泰自然怒气勃!

    他不气声望骤升的李恪,他气的是那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富户巨贾!

    尼玛,当着本王的面信誓旦旦的说什么同气连枝,定要配合本王将吴王的气势压下去,拥护自己承继储君之位,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可特么一转眼就把钱粮一车一车的往李恪那边运,你说你顾及名声,这个本王能理解,可过得去也就行了,干嘛非得争个头名、占个鳌头?

    这一转眼形势急转直下,先期取得的优势瞬间化为乌有。

    这一次兄弟斗法,魏王李泰输的干干净净,而且输的实在恶心!

    “嘭”

    李泰一脚踹飞了榻前的案几,怒目瞪着面前几位世家巨贾的当家人,怒喝道:“尔等欺我李泰良善乎?”

    吓得几位当家人两股战战,伏地请罪不已。

    杜怀恭是杜氏嫡孙,身份尊贵,同魏王李泰交情也不错,经常一同饮酒玩乐,面对李泰的怒火,他倒是不怎么害怕。

    苦着脸说道:“殿下息怒,吴王此策,确实太过阴损,吾等实是不得不如此为之啊!”

    有他出头,其余元氏、侯莫陈氏等几家也都出言附和。

    不是我等背信,实是吴王太过奸猾……

    李泰这人虽说气量不大,性格也易冲动,但脑子绝对好使,知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难道还能真的为了此事怪罪于这几大世家?

    这些世家自南北朝开始便盘踞在关陇,根深蒂固势力庞大,枝桠藤蔓早已渗透进大唐的方方面面,乃是自己逆取储位的最大助力,不好得罪。

    深深吸了口气,压制住暴怒的情绪,李泰缓缓说道:“吾那三哥一向自诩光风霁月、磊落坦荡,决计想不出如此阴险的计策,某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杜怀恭说道:“殿下是说……吴王背后有高人指点?”

    李泰阴仄仄的点头:“必是如此。”

    侯莫陈武插话道:“莫非是那岑文本?”

    岑文本一直是吴王李恪的铁杆支持者,满朝皆知,而且此人心思玲珑智计百出,更是人尽皆知。

    李泰想了想,摇摇头:“不太像,岑文本那老匹夫一直都在本王的监视之下,但凡有点动作,绝对不可能避过本王的眼线。自从李恪去了新丰,那老匹夫一直安坐不动,不会是他。”

    看得见的敌人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那种从未出现在你的视线中、等到关键时刻突然扑出来咬你一口的敌人,那是最致命的。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你连敌人是谁、有什么优缺点、有什么行事风格都不知道,这才危险。

    李泰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个所以然,便对杜怀恭说道:“你父亲这一支在新丰耳目灵通,给某盯紧了李恪,务必打探出是谁在背后给他出谋划策!”

    杜怀恭赶紧答应下来,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

    口口声声说人家的招数阴险,不过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你对付李恪那釜底抽薪的招数才是阴险呢……

    人家那是阴险么?

    那得叫阳谋,光明正大的阳谋,坑就挖在哪里,让你看得明明白白,还不怕你不往里跳!

    想到此处,杜怀恭心里也好奇起来,李恪的背后到底是何高人?

    虽然不属同一阵营,杜怀恭也对那个“高人”兴趣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