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十七章 炼钢歧途
    明天下午分类乐虎国际国际新书精选推荐历史频道新书精选推荐,所以今天两更吧,明天三更,理解万岁。

    不过欠着大家一更,这个不会忘,容我这两天整理一下思路,然后给大家爆一下!

    另外,当然是求票……

    房俊知道唐朝的各项工艺很落后,也知道这个时代最好的工匠都被官府征召,官营手工业一直占据着古代手工业的主导地位,代表着生产技艺的最高水平。

    工匠集中在官府设立的作坊内,使用官府供给的原料,在工官的监督下,制作加工官府指定的产品。

    他们职业世袭,世代为官府劳作。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房家的铁匠铺会是如此简陋。

    沿着山坡建了一溜儿土坯房子,围成个半圆,房前建有几个竖炉,估计就是用来炼铁的。

    炉高差不多五六米,底径三米左右,中间部位较粗,两头略窄,外皮用砾石砌墙。上边有装料口,下部有鼓风口,如此一来,能形成炉料下降和煤气上升的相对运动。燃烧产生的高温煤气穿过料层上升把热量传给炉料,就算是预热过程了。

    只是却没有见到鼓风机,炉膛里也只残留一些煤渣。

    房俊以前从没见过炼铁炉是什么样的,但这不妨碍他看了一遍就明白其中的道理,用不着学过工业,稍微有些物理常识就能懂,毕竟这玩意实在太简陋。

    房俊问身后的卢成:“这是炼铁炉?为啥不炼铁呢?”

    虽然不远处矿洞里边开采出来的大多是黄铁矿,炼不出啥玩意来,可也不能就这么闲着呀?

    卢成说道:“没错,是炼铁炉,现在是冬天,太冷,炉温上不去,所以不炼铁。”

    房俊啧啧嘴,心说这破炉子也太简陋了,不仅现在冬天炉温上不去,就是放在三伏天,温度还能高到哪里去?

    炼铁需要多少度来着?

    房俊揪着头想了想,大概是一千多度吧?大概差不多,那么炼钢最起码也要一千五百度往上了,这破炉子炼铁都费劲,炼钢就更不能指望了。

    当初要是学理科就好了,炼铁、炼钢、烧水泥什么的,搞不好能推动唐朝就开始第一次工业革命。

    哦,对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标志是什么来着?

    好像是蒸汽机……

    话说蒸汽机这东西原理简单到爆,难的是材料不容易得到和工艺达不到标准,总体来说,貌似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做出来。

    呃,想远了……

    房俊瞅了瞅炉膛里残存的煤渣,失望的叹口气。

    用煤炼铁,大概是中国古代的专利了吧?失败的专利啊……

    古代冶铁业长期受含磷量过高的困扰,这大概是因为铁矿质量不好,也可能是因为铸铁技术的缘故,或者两者兼而有之。苏轼曾做过一石炭行,盛赞用煤炼铁的好处。他认为用煤“冶铁作兵,犀利胜常云。”还可以节省木炭,提高炉温。确实,煤有这两个好处,它还降低了炼铁的成本,煤比炭便宜多了。

    然而冶铁最可怕的杀手——硫,就潜伏在煤中。

    北方的冬天很寒冷,因此高含磷量铁器冷脆现象很严重,严重制约了铁器的展。

    所以,用煤炼铁,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错误,将整个冶铁行业带上了歧途!

    其实解决含硫量高的办法很简单,就是炼制焦炭,用焦炭来冶铁。

    但是古代人不会炼焦。

    房俊又想了想,焦炭是怎么炼出来的?嗯,他也不会……

    不过他知道焦炭是把煤放在一个密封的环境里使劲儿烧就对了,水泥也是烧出来的,玻璃还是烧出来的,瓷器依然是烧出来的,……

    难怪人们常说,“火”的使用是文明的标志,原来如此啊……

    虽然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烧,反正烧就是了,可这劲儿的烧,变着花样的烧,总有一天能烧出来。

    房俊无奈,再一次感叹“学好物理化,穿越到哪儿都不怕”的真谛。

    这次来铁匠铺,不是视察炼铁炉,而是验收前些日子在房府给卢成安排的任务,不过自己既然想到了焦炭,自然要交待卢成一下,没事儿就按自己的思路试验一番,总归是不会错。

    卢成却是听得一头雾水,先把煤烧了,再用煤烧剩下的东西去烧矿石……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费一遍事儿吗?

    卢成一脸迷茫,理解不能……

    房俊也没法多说,难道跟这个一千多年前的“文盲”解释一下什么叫碳元素,什么叫co2,什么叫化学反应?

    一溜儿土坯房前是一个院子,将煤渣矿渣粉碎成细细的小块,厚厚的铺了一层,坚实平整,无惧雨雪,不会动辄泥泞不堪、凹凸不平。

    此时,那院子正中摆放了一架马车,只是个简陋的框架,并无挡板帷幔之类的装饰。

    房俊走过去,捏着下巴,围着这辆马车转了一圈,心里有些感慨。

    没错,他要做出来的,就是这辆四轮马车。

    很难想像,泱泱中华五千年文明,明出无数领先世界的技术,却没做出一辆四轮马车。

    很不可思议,令人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中国一直都是两轮马车,而从来没有出现像欧洲那种在大街小巷穿梭的四轮马车,而实际上四轮马车在载重和舒适度方面都完爆两轮马车,英国女王出门也是坐的四轮皇家马车。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一直都是两轮马车,而没有出现四轮马车呢?

    有人找了很多客观理由,什么地形因素、战争因素、马屁因素……但是房俊认为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人一直没有解决四轮车的转向问题。

    中国人也出现过四轮车,但这种四轮车只是简单地将四个轮子安装在一个固定的车架上,因此无法转向,这样的四轮马车虽然看起来有四个轮子,但却没有任何实用价值,就算有四十个轮子也白搭……

    如果让一个现代人去看,这算是问题吗?

    显然不是。

    眼前这辆马车,是将前两个轮子装在一个车架上,后两个轮子装在另一个车架上,后面的车架架在前面个车架上由一根立轴连接,便完美的解决了四轮车的转向问题。

    可很多明就是这样,就像隔了一层窗户纸,你捅破了,那就只是薄薄的一层,你不捅破,那就什么也看不见。

    事实上,很多最简单的机械技术都是西方人明的,比如螺丝钉、螺栓、螺母、齿轮、齿条、弹簧、轴承、风车、水泵等等,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东西,却在整个工业生产制造领域起着重要的作用……

    房俊一出现,原本围在马车周围的几个工匠立刻散开,其中一个头花白的老者满脸激动的向房俊见礼:“二郎,此物真乃天赐也!”

    房俊有些蒙,不至于吧?

    说破大天就是一辆马车而已,两轮和四轮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咱要把它做出来也只是贪图它坐起来更舒服一些,话说这个两轮马车实在是太颠簸了……

    卢成跟房俊介绍道:“这就是咱们铁匠铺手艺最好的铁匠,没名字,大家都叫他王二小……”

    房俊汗了一个……

    那王二小明显是这帮工匠的头头儿,只有他敢跟房俊说话,其他人都站得远远的。

    王二小很激动,用一种很崇拜的眼神看着房俊,说道:“老朽是从山东就跟着老爷的,看着老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功成名就,当年也是看着二郎你出生……”

    房俊再汗一个,我爹能让你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