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十八章 抄袭容易,发明太难
    今天上了新书精选推荐,那个啥……求票哇!

    特别鸣谢:

    感谢穷人看正版苦啊、亡灵尊主、笑胖oo7、哟咯吼吼、渔人的搏斗、小男人的小成长、乐活777、可爱无敌小和尚、君子朱、善良好人、好书介绍我几位大老爷的打赏!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动力!

    此致,敬礼!

    “老朽这辈子见过不少聪明人,将作监里那些大档头,个个都是心灵手巧之辈,但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二郎!这个四轮马车实在是太妙了,平生能做出这一辆车,死了都甘心……请恕老朽愚钝,有一物实在是做不出来……”

    老头很愧疚的样子,仿佛房俊把这个四轮马车交给他制造,是一件极为光荣的事情,能名留青史……嗯,这个还真可以有。

    王二小指着车轴的地方,很是遗憾的说道:“二郎的图纸,小老儿很是仔细研究了一番,不得不说,实在是妙想天开!但是这个减震装置,某实在是做不出来……”

    房俊凑过去看了看,就明白了。

    当初画出图纸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以现有的冶炼水平,绝对不可能制造出来弹簧当作减震器,便退而求其次,以弓片取代,就是以一组弹性极佳的钢片捆绑在一起,放置在车厢和车轴的承重部位,代替弹簧的作用。

    没想到便是弹性极佳的钢片,这时代也做不出来……

    房俊郁闷了,没有减震装置的车子,那还能坐么?即便是四个轮子,也没比两轮的强多少。

    尼玛,难道还要提升炼钢水平?

    可是哥们学的是农业啊,虽然勉强算是理科生,但炼铁炼钢真的不是我的菜……

    炒钢、灌钢、百炼钢什么的,倒是都听过,可谁特么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只知道一件事:之所以古代炼钢的水平不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炉温不够,无法将铁水完全融化渗碳。

    不由得想起了以前县里边的一座全民大炼钢时留下的小高炉……

    炼钢,好像……大概……或许……就是含碳量介于生铁和熟铁之间的状态吧?

    绕着车马转了几圈儿,房俊郁闷的回到农庄。

    进了书房,把丫鬟统统撵走,一个人闷在屋子里,拿起一支前几天用石墨磨出来的“铅笔”,在宣纸上写写画画。

    没一会儿,外面传来敲门声,卢成走了进来,同行的还有农庄的管事房全。

    两人脸色都有些异样。

    房俊奇道:“有事?”

    房全瞅瞅卢成,咳嗽一声。

    卢成低头数蚂蚁,不吭声。

    房全无奈,只好开口说道:“那个……二郎啊,那啥……”

    房俊皱眉:“老全叔,有话就直说。”

    这一声“老全叔”,喊得房全两眼一热,谁家的仆人会受到如此礼遇?

    士为知己者死,便是被骂被打也豁出去了!

    房全一脸凝重,说道:“蒙二郎叫一声叔,某心里的话,也就不能不说了。二郎年少,正是读书博闻之时,当静心求学,万不可耽于嬉戏,玩物丧志……”

    这话说出来,其实他心里是打着鼓的。

    整个长安城,谁人不知房家二郎那霹雳火爆的脾气?搞不好挨顿打挨顿骂,这张老脸可就丢尽了。但身为管事,又是房家仆人里面少有的老资历,若是眼睁睁看着二郎误入歧途,那更是万万不能。

    奓着胆子说出来,瞅了瞅身边低头不语一副小绵羊模样的卢成,禁不住心里大骂:你个兔崽子,说好了一起向二郎禁言,把老子诓来了你倒是一句话也不说,特么太缺德了!

    房俊却是一脸茫然:“老全叔,你这啥意思?”

    房全叹气说道:“二郎,按说主家的事情轮不到某多嘴,可某实在是忍不住。家里经济一向拮据,入冬以来,雪灾肆虐,老爷更是多次捐赠钱粮,已经入不敷出了……”

    房俊愣住。

    啥?堂堂一朝宰辅、尚书仆射的房玄龄家里,居然会入不敷出?

    开什么玩笑,又没有人调查你什么巨额资产来源不明,装什么两袖清风?

    他却不知,房家眼下确实很拮据。

    原因很简单,生财无道……

    房玄龄个性廉洁清明,官场之上吃拿卡要那一套完全不沾边,灰色收入根本没有,老老实实的拿着李二陛下放的俸禄;卢氏虽然是豪门嫡女,但出嫁多年,当年的嫁妆也大多置换了银钱,跟随房玄龄从山东一路来到长安;房遗直就是个书呆子,对于经营之事一窍不通;而原本的房遗爱呢?呵呵,那货更是个棒槌……

    清正廉明,不懂经营,收成不好,赈灾捐赠……

    如此种种,账面上花出个大窟窿再正常不过。

    而房俊又是派遣房大海满天底下的收购茶树,又是打造什么火锅,还要玩什么四轮马车……

    所以房全才忍不住规劝几句,再不劝,二郎就成了败家子了……

    房俊郁闷了。

    不是说好了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官二代吗?家里没钱了,如何安静的做一个美男子……

    为钱愁,这还是两世为人的第一次。

    怎么办呢?

    当然要赚钱……

    把房全、卢成打走,房俊一个人窝在书房,愁得头都快揪光了。

    从来没做过生意,不是太明白这里边的路数,而且他所了解的商业模式跟这个时代根本无法融合,开饭馆?夜总会?跑出租?都不行……

    总不能打着老爹的旗号去卖爵鬻官吧?且不说一向清正廉洁的房玄龄会不会把他清理门户了,单是那位英明神武的李二大帝分分钟就能把他拍死……

    那位自诩历代帝王圣明第一的李二陛下,眼里岂能容得下这个?

    思来想去,也就只能依靠自己时代的“金手指”家致富了。

    可是要想找出一个适合这个时代的财大计,也不是那么容易。

    脑子里倒是有不少诗词啥的,要不要拿出来卖?

    水调歌头十贯,将进酒八贯,念奴娇赤壁怀古九贯,虞美人八贯,一起打包的话收十五贯,再附赠一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糟蹋东西啊。

    更重要的问题是,一旦这些绝世好诗流传出去,那位李二陛下一看:矮油,原来房二还是为大才子,失敬失敬,这女婿朕要定了……

    自己拼了命的“自污”岂不是前功尽弃,到头来还得娶高阳公主那个时代的伟大女性?

    这条路坚决不成!

    左思不行,右想不妥,那就只能搞点明创造了。

    说道穿越者搞明,最简单、最普及、最没有技术含量的,自然是蒸馏酒。五六十度的白酒拿给唐朝人喝,还不都给灌趴下,要多少钱给多少钱?

    可是,问题又来了。

    现在是贞观中期,虽然社会清明朝局稳定,但是隋末战乱带来的影响并未完全消除,人口锐减、土地荒芜,粮食产量极低,否则也不会出现靠调拨江南粮食赈济关中雪灾的情况。

    酒是粮食做的,蒸馏酒更是需要大量的白酒,且不说有没有那么多钱去买粮食,只说李二陛下若是知道如此糟蹋粮食去酿酒,会不会把他给咔嚓了?

    蒸馏酒不行,那就只有另外两件穿越必备的大杀器:香皂和玻璃。

    香皂好像可以用猪油炼制?不过应该加点火碱,但是火碱又是怎么来的呢?

    玻璃看上去比较容易,石英、石灰石、再加上纯碱,烧啊烧,就行了。

    但是具体的比例呢?

    房俊默默无语望苍天,抄袭容易,明太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