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六十九章 《诫子书》
    书房里,房俊将所有人都赶走,提笔悬空,满脸纠结。

    按说香皂做起来比之玻璃要容易得多,但最关键的火碱是怎么搞出来的呢?

    火碱应该可以用纯碱制作,纯碱容易得到,但是它到底是跟什么东西反应,才会得到火碱?

    不管了,先把自己记得住的、知道的,都记下来,慢慢研究吧。

    先写了一张香皂大大致配方,将自己的疑惑和难点都记录下来,然后又写了一张玻璃的配方。当然,所谓的配方,只是几种原料,至于详细的成分比例,咳咳,没有度娘的年代谁特么能知道……

    想了想,还是将香皂的配方锁到柜子里,这个火碱他还要好好琢磨琢磨,由自己亲自监制,他可是记得制作香皂会有一种副产品——甘油,那玩意和一些强氧化剂反应会爆,还是小心一点为妙,别搞出大事件。

    他算是半吊子理科生,当年学的那点化学知识早忘得干净,方程式神马的根本记不住,但是没关系,他知道玻璃是石英、纯碱和石灰石烧出来,香皂是火碱和猪油熬出来的,甚至火药是硫磺硝石木炭配出来的,这就行了。

    天然的盐湖里便有纯碱,“夏天晒盐,冬天捞碱”这句话他听过,山里就有石灰石,石英这玩意陕西这片儿也多得是,至于各种原料的配方比例,交给那些仆人们去实验就行了,反正只要烧出玻璃就好,品质什么的都无所谓。

    人类历史上许多伟大的明,都是从一个灵光一现的灵感开始,然后再实验室里历经千万次的失败之后才诞生的。

    现在房俊知道正确的方向,起码保证这条路绝对能够到达终点,而且已经大大的缩短了距离成功的距离,这就足矣。

    当他把卢成叫进书房,将玻璃的原料配方以及一些注意事项交给他的时候,清晰的听到这家伙悄悄的叹气,估计仍然以为二郎是在胡闹,根本没听进去房全的劝诫。

    也不怪他如此想,你弄一堆石头什么的放一块儿烧,能烧出个蛋啊……

    房俊郁闷的不行,干脆不理他,也没工夫理他。

    因为吴王李恪又来了。

    房俊一个“勒石记功”的计策,让形势低迷的吴王殿下强势逆转,堪称神来之笔。

    这一计光明正大的阳谋,不仅让所有知情者叹为观止,更彻底征服了丰神俊朗的吴王殿下。

    依旧是风姿洒脱,依旧是长身玉立,依旧是那么的帅……

    房俊眼角抽了一下,有些嫉妒,男人怎么可以长得这么俊?偏偏还没有一丝阴柔之气,整个人阳光健朗,这也太打击别人的自信了……

    李恪倒是没有注意到房俊的异样神情,上来便抓住房俊的手,欣然说道;“此次多亏二郎,愚兄永记恩情。”

    他是个好强的人,不是不能接受失败,但是败在对手的阴谋之下,他不服气。

    现在自己强势逆转,心情自然大好,神情举止也就更加亲切。

    但是房俊有点受不了……

    你说古人就是虚伪,两个大男人,感情再好难道非得拉着手不放来表示?

    恶心死了……

    不着痕迹的甩开李恪的手,房俊强笑道:“殿下过誉了,某不敢居功,某就是以粗人……”

    “唉!”

    李恪佯装不悦:“贤弟切莫自谦,更不必妄自菲薄,谁若敢说贤弟是粗人,那天底下便全是粗人了……”

    房俊嘴角一抽,合着您这意思,我就是全天底下最细的男人……

    李恪很高兴,不见外的信步走进正堂,口中说道:“还有你送来的那个火锅,我命人送进宫里去了,让你家工匠再给我打造一个,我都带来了。”

    “那没问题,最迟两三天就给殿下送到府上去,殿下,您请坐。”

    听到有钱赚,房俊心情好起来,也愈客气。

    不过想想也是悲哀,以前是堂堂一个县级干部,现在又是大唐最显赫的官二代,居然会为了钱闹心……

    铜火锅66续续的也卖出了几个,但是这玩意没有技术含量,据说世面上已经有人开始仿制。而且对于继承了我党“大干快上”优良传统的房俊来说,这玩意来钱太慢……

    但蚂蚱再瘦也是肉,多卖几贯钱也能缓解购置玻璃原料的花费,自从知道家里经济状况不好,他可就没再向家里伸手要钱了。不管怎么说,做一个米虫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父皇已经有了旨意,再一次任命某为安州都督。”

    李恪轻松的坐在榻上,一脸喜色,一张俊脸似乎都在放光。说着,还掏出一封信笺,递给房俊。

    房俊坐到他对面,信手结果新签,看了一眼,心里一惊。

    新签上没有抬头,没有落款,字体平和自然,笔势委婉含蓄,通篇遒美健秀,极具王羲之的神韵,居然是李二陛下写给李恪的家信。

    “吾以君临兆庶,表正万邦.汝地居茂亲,寄惟籓屏,勉思桥梓之道,善侔间平之德.以义制事,以礼制心,三风十愆,不可不慎.如此则克固盘石,永保维城.外为君臣之忠,内有父子之孝,宜自励志,以勖日新.汝方违膝下,凄恋何已,欲遗汝珍玩,恐益骄奢.故诫此一言,以为庭训。”

    什么意思呢?

    大致的是说李二陛下希望李恪做事待人要守大义大礼,做臣做子要励志自勉,不能因为是皇帝的儿子就玩物丧志,骄奢淫逸.

    字写得很好,同词也很讲究,粗略看去,也只是一份家信罢了。

    但关键在最后一句。

    这分明是父亲教育儿子的信,绝对不应是作为皇帝的身份说的,由此可见李二陛下对于李恪的看重以及宠爱。

    可房俊愈糊涂了,李二陛下既然如此喜爱李恪,却为何始终不把李恪放在自己的立储目标之内?

    看完信,房俊恭恭敬敬的双手奉还给李恪。

    这并不因为手里拿的是皇帝陛下的墨宝,而是因为李恪的信任。

    能将皇帝写给他的家书拿出来给房俊看,这就说明李恪已经把房俊视为亲朋故旧,毫无戒备。

    对于出身皇家、深处争储风波中的李恪来说,殊为难得。

    房俊重情。

    哪怕明知道眼前这位潇洒倜傥的吴王殿下是一个短命鬼,绝对不是可以依靠的参天巨树,更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好处,但他依然欣然接受这份友情。

    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

    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

    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

    这就是房俊的人生信条,一个并未完全利益化的“半吊子官员”的人生信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