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章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感谢书友book1istoo1同志挑出错误,而且不黑不喷态度温柔,本人必须说一声,我爱你……

    ps:在我的设定里,不希望主角是个什么都懂、什么都会的妖孽级别,我觉得一本书的主角总要有一些可以容忍的缺点、有一些无伤大雅的瑕疵,这个故事才会有意思。主角是个学农业的,专业知识会更强大一些,化学懂一点,物理也懂一点,书法懂一点,数学也会懂一点……总之就是什么都懂一点,但什么都算不上精通,这样可能比较适合逻辑,不会显得太过突兀。不是说什么都会的完美人不好,只是我不太喜欢那样去写。

    毕竟不是专业的写手,平时工作很忙,书里头这样那样的毛病在所难免。这么说不是想推卸什么,而是希望大家看书的时候能够有一颗包容的心,现错误指正的时候不要纯粹为了黑而黑。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这本书写完的时候,会有人说我水平不行,但没人说我态度不行。

    罗曼文森特皮尔说“态度决定一切”,我认为这很对,这句话也送给大家,共勉吧!

    李恪是个很讲究的人,房俊双手将皇帝的家书奉还,他亦双手接过。

    这个礼节很重要,在这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时代,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出身带来的地位差距几乎永远不可能消除,一个皇子即便是面对一般的朝中大臣,都不必如何谦逊,因为他是君,你是臣!

    由此看出,李恪是将房俊视为同等地位,并不因自己的皇子身份而显示高人一等。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以前的房遗爱是个夯货,完全不在意这些礼节;现在的房俊更是个棒槌,十几年的新式教育早就忘了老祖宗的这些规矩……

    李恪此举,相当于媚眼抛给了瞎子,完全白费。

    房俊只是单纯的认为,我双手还给你,然后你自然也应该双手接住。虽然你的级别比较高,但又不是我的直属领导,难道我双手伸出跟你握手,你丫的却只伸出一只手,另一只手夹着烟?

    好在李恪是个洒脱的人,并不拘泥于俗礼,自己只是想表示自己的态度,至于房俊没看出来,却也不当回事。

    毕竟自己面前的是长安城家喻户晓的房二傻子……

    虽然傻子偶尔也会灵光一现出个好主意,但到底还是傻子……

    李恪倒是觉得,这样一个人品憨厚直率,又不失智慧的一个人,才是自己妹婿的最佳人选,比之柴令武、杜荷那些个绣花枕头强多了。

    说到底,稳重才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品质。

    “高阳在宫里,可是不止一次提到贤弟。”李恪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颇为古怪。

    俏儿这时端来两个茶盏,小脸蛋儿红红的,水汪汪的眼神不时偷瞄李恪一眼。

    房俊这个心塞啊……这死丫头咋那么花痴?赶紧挥挥手把她撵走,忒丢人。

    他也没注意到李恪古怪的神情,问道:“公主殿下提到我?呵呵,想来也没什么好话。”

    他与高阳公主两人,根本就不对盘。

    在高阳公主眼里,房俊不是他的菜。她理想的驸马,应是那种诗酒风流、玉面俊俏的世家公子哥儿,而不是房俊这种“傻大黑粗”的土包子……

    而在房俊心里,高阳公主简直就是他重生以来最大的一个心魔。正是因为知道这个世界未来的展方向,所以他无法接受一个即将会出轨的女人做自己的妻子。

    或许有点不公平,怎么能将尚未生的事情当成罪过强加在高阳公主身上呢?

    但是想必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心甘情愿的接受这样一个女人。

    若是换个身份,房俊或许很爱慕秀丽娇俏的高阳公主,很喜欢她敢爱敢恨的直爽性格,但是当老婆,绝对不行!

    李恪摸了摸鼻子:“时好时坏暂且不说,你可知他说你什么?”

    房俊奇道:“我如何知道?说来听听。”

    “想听?你可别火。”

    “肯定不火,某会跟一个小丫头片子一般见识?”

    房俊愈好奇。

    李恪咳了一声,低声说道:“我那十七妹,说你……有龙阳之好……”

    房俊有点愣神,啥意思?

    脑袋里反应了三秒钟,才猛然醒悟,顿时大怒:“岂有此理,臭丫头这不是污人清白吗?”

    被未来的媳妇儿说成是个兔子,还有比这个更丢人的么?

    李恪不悦,说道:“二郎,慎言!高阳才是陛下敕封的公主,金枝玉叶,高贵非凡,你一句臭丫头,将陛下、将皇家、将某李恪置于何地?”

    李恪与高阳公主这个年幼的十七妹感情极好,前两年,高阳每天都缠着李恪带她玩儿。李恪喜欢这个钟灵毓秀、俏皮可爱的妹子,高阳也很依赖李恪这个才学优秀、稳重又不失风趣的兄长,兄妹之间感情甚笃。

    甚至,对于李恪来说,跟高阳公主的亲近比之自己的亲弟李愔更甚。

    所以李恪听得房俊当着自己的面骂高阳公主“臭丫头”,顿时不悦。

    丫的房二,你能为你大姐打上韩王府,难道就以为我李恪这个亲王是个软蛋,不会为自己的妹子出头?

    熟料,房俊也恼了,瞪眼道:“吴王殿下这是要以势压人?”

    李恪毫不相让:“本王这是以理服人,汝怎可胡乱骂人?”

    “你妹子污蔑我是个兔子就行,我骂她一句就不行?你这根本就是不讲理,还说不是以势压人?”

    李恪哼了一声,盯着房俊:“那你说,你到底是不是兔子?”

    他双目灼灼,死死盯着房俊,不放过房俊脸上任何意思表情变化。他要仔细观察房俊接下来说的话是否在撒谎,这可是关系到妹妹的终生幸福,不可大意。

    可房俊却误会了李恪这着光的眼神。

    这家伙为什么对我是不是兔子这么感情趣,还要露出这种……火辣辣的眼神?

    我勒个去!

    这个吴王该不会也是个好男风之辈吧?

    他可是知道,这个时代很多达官贵人,都以好男风为荣,没事儿就喜欢在府里豢养两个眉清目秀皮肤白皙的小书童,唤之为——社会风气便是如此,高阳公主说他是个兔子,其实并没有什么羞辱的意思,也就是他这个穿越者,以好男风为耻。

    “肯定不是!”

    房俊说得斩钉截铁,万一稍一犹豫,被李恪误会就麻烦了。话说,心里存了猜忌,再看这位吴王殿下面容俊美肤若凝脂,仔细瞅瞅,还特么真有点娘娘腔……

    心里不禁打个哆嗦。

    李恪依旧盯着他:“如何证明?”

    证明?

    我证明你个锤子!

    房俊傻了眼,这事儿怎么证明?难道要当着李恪的面上演一出爱情动作片,才能证明自己喜欢的是女人?

    可是那也不行啊,你要知道,喜欢女人的男人不一定就不喜欢男人……

    房俊羞恼交加:“为何要证明?仅凭高阳公主那臭丫头一句话,就要某舍却身为男人的自尊?休想!某房俊顶天立地堂堂男儿汉,说不是就不是,勿需证明!”

    李恪大怒:“你还骂?”

    房俊也怒了:“这能叫骂人吗?你简直无理取闹!”

    李恪拍案而起:“如此污言秽语,羞辱皇室贵女,岂能容你?”

    房俊脾气也作,站起来瞪着李恪,气势不落下风:“某就说了,你待怎地?”

    李恪气得咬牙:“道歉!”

    道歉?

    房俊打个哈哈,转身对仆人大喊道:“送客!”

    李恪气得浑身打颤:“你你……如此不把皇家放在眼内,可知罪?”

    房俊翻个白眼,再次大喊一声:“送客!”

    哥们来自二十一世纪,你为是你李家豢养的奴才啊?泱泱五千年华夏,多少帝王之家兴起,多少帝王之家湮灭,说起羡慕倒是有一点,至于尊敬?呵呵……

    李恪差点气死,拂袖而去。

    刚刚还蜜意温情相处愉快,这一眨眼,仅仅因为一句“臭丫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