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二章 房俊笨不笨?
    高阳公主咬了咬嘴唇,说道:“当然是父皇你偏心咯!安州那破地方瘴气肆虐、民不聊生,分明是将三哥远远配出去嘛……”

    李二陛下看着女儿鼓起香腮一脸不满的娇憨神情,不由失笑,摇头说道:“不明白就算了,此乃国事,某不会向你解说,不过某相信,你会对另一件事情感兴趣。”

    自己的用意,还是没人能看得透啊……

    李二陛下也不知是应该自傲,还是无奈。

    高阳公主虽是聪慧,但到底年轻,被李二陛下成功的转移视线,奇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呀?”

    李二陛下微微一笑,故作神秘,对王德说道:“汝且将吴王在新丰所为,讲于某听,也让公主评断一下那个所谓的勒石记功之策。”

    王德恭声道:“诺。”

    高阳公主好奇的眨眨眼,虽然不知父皇这是卖的什么关子,但既然是三哥的事情,自然要留神倾听。

    王德轻声细语的将李恪在新丰的所作所为大致讲述,关于“勒石记功”的前前后后,却是细致到极处,彷如亲眼目睹一般,若是李恪同房俊在此,必定会吓一大跳,便是两人间的对话,几乎都一字不差。

    必然是“百骑”在吴王李恪或者房俊的身边安插了耳目。

    高阳公主开始时也像是普通人那般,对房俊的献计嗤之以鼻,可是越听下去,秀眸瞪得越大,待到王德讲述到这个计策的真正意图以及新丰各个士绅富贾的反应,更是差点把眼珠儿瞪出来,一张红润的小嘴张得大大的,能塞进去一个鹌鹑蛋……

    那个黑面神居然能想得出这么完美高明的计策?这可是连聪明强干的三哥李恪都焦头烂额、束手无策的困局啊,就被房俊这么简单的破解了?

    高阳公主难以置信。

    不仅是他,李二陛下也有些怀疑。

    新丰生的事情,他大体都知道,也知道李恪擎出“勒石记功”这招杀手锏,一举破掉了李泰布置的设计,募捐数量居于几位皇子的位,便是得到众多豪族世家支持的李泰,也被其远远压过。

    但他难以相信此计是出自房俊之手。

    一招“勒石记功”,将人性算计得分毫不差,早已脱离了一般因势导利的境界。

    “这会是房俊那个笨蛋能想出来的?”

    高阳公主挑着细细的柳叶眉,疑问道。

    若是在其他任何一个场合听到这句话,高阳公主都会毫不迟疑的免费送上两个大白眼:你若是告诉本殿下太阳明日会从西方升起,大概还要比这个靠谱一些……

    李二陛下面无表情,却是深有同感,也有如此疑问。

    王德躬身说道:“回殿下的话,此事千真万确。”

    高阳公主咬着嘴唇,不说话了。她几乎是王德看着长大的,所以知晓王德这个老太监在父皇心目中的地位极高,而且此人平素少言寡语,极其低调,但是做事细心到极致,从无差错。

    他说此事千真万确,那就一定是千真万确。

    若不是多方查证再三确认,王德绝对不会在李二陛下面前说得这么斩钉截铁。

    可是,仍然让人难以置信啊……

    王德看着高阳公主一脸疑惑的可爱神情,笑呵呵的说道:“请殿下赎罪,老奴有一个问题想要请问殿下。”

    高阳公主赶紧说道:“老公公但问无妨。”

    王德笑问道:“敢问殿下,房家二郎是个笨蛋,这句话从何而来?”

    从何而来?

    “这还用问从何而来?满长安城的人都知道啊……”高阳公主疑惑道。

    二傻子、夯货、笨蛋、棒槌……

    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那个黑面神居然有如此多的绰号,而且没有一个好听的。

    李二陛下闭口不言,却是若有所思。

    王德说道:“俗话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殿下只是听别人所说,怎么就能认定房家二郎是个笨蛋呢?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世间此等事多矣,不足为信。”

    高阳公主小脑瓜子转了转,有些明悟。

    房俊笨不笨?

    好像从来就没有人真正去关注过他的事迹,大家都说他笨,就自然而然的认为他很笨。

    然而,笨蛋有两种表现方式。

    其一,学什么都不会,世人皆知其笨。

    其二,什么也不学,世人皆以为他笨。

    那么问题来了,房俊属于哪一种?

    高阳公主想了想,认为房俊应该是属于第二种,因为坊间或者贵族之间对于房俊的描述,大多是从不学习、从不去私塾,甚至打跑先生这等事,却从未有房俊不会背书、不会写字、朽木不可雕这等话。

    相反,这个黑面神极度痴迷武术,拳脚棍棒极是精通,虽然才十五六岁,京中已是鲜遇敌手,所以每一次打架都是他赢……

    答案似乎出来了,房俊不是真笨,只是不想学而已。

    只要他想学,一样可以学得很好。

    但是……可是……可但是!

    就算不是笨蛋,也不会聪明到这种程度吧?

    这个“勒石记功”的光彩,可是直接盖过了高阳公主的偶像吴王殿下,怎么可能呢?

    求助似的看向李二陛下,大眼睛里满是迷惘,很希望英明神武的父皇陛下告诉她:你想错了,那个房间就是个笨蛋……

    可是她失望了。

    她能想到的,李二陛下自然也想得到,甚至比她想的更多,更透彻。

    李二陛下也觉其实自己一直都忽略了房俊这个人,哪怕亲口下旨将其招为驸马,也多是看在房玄龄的面上,想要给房家一个皇亲贵戚的身份,世代荣华。

    但是对于房俊的种种,却从未去深思过其中是否隐含着什么深意。

    现在想想,李二陛下觉得自己有些了然。

    以前的房俊,虽然被京中权贵所不屑,但是从不关注,全无此人一般。

    而房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恶名昭彰”、“臭名远扬”的呢?

    是从他亲口赐婚之后!

    游猎之时同玩伴冲突摔下马背、醉仙楼一打齐王李佑、二打治书侍御史刘泪、大闹清源寺、甚至公然抗旨夜入京师马踏韩王府……

    这一切,造就了房俊的恶名。

    一个棒槌、恶棍、混不吝、二傻子……的形象生动的展示出来,人憎狗厌,避之唯恐不及。

    与此同时,却将自己的策略智谋掩藏起来……

    聪明如李二陛下,一下子便看透房俊一切所谓的核心。

    这人就是自毁名声,他是在自污!

    而导致他这么做的原因,也早已毫不掩饰的展现出来——不想当朕的驸马!

    甚至他那个“兔子”的疑问,都是故意做出来给人看的!

    想通了以这一层,李二陛下顿时怒气冲天!

    朕的女儿不够天姿国色?

    朕的女儿不够钟灵毓秀?

    朕的女儿不够金枝玉叶?

    你个房二凭什么敢看不上朕的女儿?

    居然不惜自污名声,也要让朕知难而退,主动提出悔婚之词?

    简直岂有此理!

    李二陛下怒气勃,就待要下令“百骑”将这个混账缉拿回来,往死里揍一顿出口恶气!

    但是转念一想,又改了主意。

    如此处理还是稍显武断,单凭猜测行事,不是明君所为。

    某就要“百骑”日夜监视,将你彻彻底底的查个清楚,若是这次的“勒石记功”只是无心插柳,那便罢了;可若是当真如某心里所想,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你这混账为了退婚所故意做出来的,那就休怪某不念汝父的情分,定要打断你的腿,再将你配至天涯海角,永世不得回京!

    你个瓷怂货,当某这个皇帝是摆设?

    早晚有你好看!

    高阳公主眨巴着迷茫的大眼睛,不解父皇为何神色变化如此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