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三章 穿越大唐必备之神器
    房俊自是不知已被威武霸气的李二陛下识破“自污”计谋,正于农庄忙碌筹备春耕之事。

    眼看年关将至,待到年后便是冰融雪消,春耕之事已经提上日程。

    这时代耕作水平极其低下,对于房家这样拥有大量的地主来说,每年的春耕不啻于一场攻坚的战役。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耕是否顺利,关系着一年的收成。

    必须提早做好各项准备。

    这几天房俊于农庄来了一次彻底调查。

    结果只有一个词——落后!

    选种没有、育种不会、耕作技术原始、肥水管理靠天、病虫害的防治落后……

    房俊不由很是感慨:特么就这么种地,没把大唐的人口饿死一半简直就是奇迹!难不成所有大唐百姓每天都吃个半饱?

    面对目前的状况,房俊有喜有怜。

    怜的是大唐百姓居然靠着这种原始落后的耕作条件,以五百万顷耕地养活了一千两百万人口。

    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在专业领域内一展身手。

    前几日的“化学测试”着实让房俊的自信大受打击,现在回到自己擅长的领域,顿时信心百倍,干劲儿十足。

    当然,那些高深的生物技术是没有用武之地的,能凭借的也只是他的经验和见识。

    “庄里现存铜钱二十七贯,绢一百余匹……”

    听到房全的汇报,房俊捂着额头叹气,这就是他眼下可以支配的全部财产,所幸春耕的种子已经备好,不用额外花钱购买。至于向家里求援,房俊想都没想过。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有责任为家里分忧,而不是一味的添麻烦。

    自从穿越以来,无论是主动的找齐王李佑、魏王李泰打架,还是被动的马踏韩王府,都给家里带来极大的冲击和困扰,房俊有些愧疚。

    所谓“齐家治国平天下”,无论志向在何处,“齐家”都是一个男人必须挑起的重担。

    房俊没啥大的想法,只想给家里减轻一些负担。

    听完房全的汇报,再结合自己所了解的现状,脑子里飞运转,琢磨着找到一条适合房家庄园快展的道路。

    思来想去,几乎所有的办法都需要大量的财货支撑,才能在短期内取得效果。

    但是一万年太久,咱只争朝夕啊!

    只有一个办法了。

    改革!

    从内而外、从上到下的改革。

    先从生产工具改起。

    房俊摸出自制的“铅笔”,在宣纸上边沉思边涂鸦。

    看得方便的房全眼角一阵抽搐……

    没得办法,只要看到二郎在宣纸上写写画画,房全就觉得胸口闷,不晓得二郎又要弄一堆石头沙子烧什么玩意儿……

    凑过去看了看,稍微放下心。

    宣纸上不是一些什么稀奇古怪的名称,而是一些图形,由细细的炭笔勾勒出来,轮廓清晰。

    “原来是耕犁……还是尉犁……”房全是老庄稼把什了,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一把被分解开的耕犁。

    可是再看看,有觉不太对头。

    “咦?这犁杖怎么是弯曲的呢……犁铧的形状也不同……唉,咱们这个二郎啊,真真是愁人,连个犁杖啥样都不知道,这般文不成武不就,连个犁杖都不识的主儿,往后可咋整?老爷怕是得愁怀了……”

    房全心里叹息,很是为这位连犁杖都不识得的二郎忧虑一番。

    没一会儿,房俊就画完了图纸。

    曲辕犁这玩意儿,他不仅见过,更亲手操作过,想当年刚刚毕业分配到县农技站,作为单位唯一的大学生也是一个树典型的好榜样。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啊……

    心里感慨一番,对房全说道:“老全叔,庄子里有木匠吧?”

    “自然是有的,不过,二郎啊,这个犁杖咱们庄子已有那么三五个,不需要再行制作,做多了,也没那么多耕牛。再者说,你这画的也不对……”房全点头说道。

    虽然也觉得这样把房俊的错误揭露出来有些不好,毕竟是主家的少爷,有伤颜面。

    可他还是忍不住,很想说一句:二郎,别闹……

    房俊倒是吃了一惊,还以为自己画的曲辕犁真的哪里错了,赶紧仔细检查一遍,没现什么错误之处,不由疑惑的问道:“老全叔,哪里错了?”

    曲辕犁可是号称“穿越大唐的必备神器”,要是记错了那可就悲剧了!

    哪里错了?

    你哪儿都错了,压根就没干过正事儿!

    房全忍了忍,没敢说,毕竟这位二郎的脾气,实在是太坏了,万一惹恼了他斥责自己一顿,自己这老脸还要不要了?

    “某这就去寻木匠。”

    待会儿让木匠跟你说,房全心想。

    没过一会儿,房全便把庄子里的老木匠给叫来了。

    老木匠姓柳,人称柳老实,大小就没名字,大家就都这么叫。

    柳老实今年五十多了,腰背微驼,高大的身子有些佝偻,头已经花白,一张国字脸上皱纹密布沟壑纵横,很是显得老态。

    但是行止之间倒是步履稳重,眼睛也很是炯然有神。

    “这就是咱们庄子的木匠,叫柳老实,来我们房家二十几年了,算是绝对的老人,人品厚重,手艺更是没的说,工部有两位员外郎便曾受过柳老实的指点。”

    房全简单的介绍一下,冲柳老实眨眨眼。

    过来的路上,自己已经对柳老实安排好了,借机规劝二郎,勿要玩物丧志,任意胡为。

    房俊一听,便客气的说道:“柳师傅……”

    谁知这一声招呼顿时将柳老实吓了一跳,“噗通”一声就跪下来,惶声道:“二郎……折煞老朽了,师傅之称,万万不敢当……”

    房俊无语了,咱就是客气一下,你还当真了?

    别说你是个手艺人,便是街头补胎打气儿修自行车的,磨剪子修脚的,咱也唤一声师傅……

    他却是完全忽略了自己身处的时代。

    柳老实以为他唤一声“师傅”便真将他当作师傅,而是因为房俊的态度而惊慌失措。

    无论唐宋元明清,还是之前更早的朝代,匠人,都是一个绝对底下的名词,位于社会底端的一群人。

    为什么呢?

    历朝历代皆是重道轻器,匠为末业,匠役至微。

    士农工商,构成中国古代的社会等级。学者和由学者组成的官员是社会精英,占有社会的最高地位。农业对国家和社会至关重要,耕读传家是美谈,关心农业会受到道德上的尊崇。

    匠人则是兼具力工和匠人角色的手艺人,他们大多世代相传,辛苦劳作,没有机会学习文化,活在最底层,备受欺凌,工作被视为粗俗而肮脏。

    堂堂的房府二郎、未来的帝婿,对他如此客气,怎不叫他诚惶诚恐、忐忑不安?

    房俊摸摸鼻子,也想通了这点,便拍拍柳老实的肩膀,板起脸说道:“老柳啊……”

    “唉!二郎有何吩咐尽管说,老朽别的本事没有,就只有这一双巧手,但凡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就没有做不出来的!二郎您想要弄个什么东西耍,说一声,某立马去做!”

    柳老实对于房俊这样随意的态度,明显适应多了,神情也放松下来。

    房全顿时无语,忿忿的瞪着一脸讨好的柳老实。

    老子刚刚教你说的话都特么忘到后脑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