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四章 巧夺天工
    房俊把桌上的图纸拿给柳老实看,说道:“你来看看这个犁杖,能不能做得出来?”

    柳老实闻言,赶紧把自己的双手在裤子上使劲儿蹭了蹭,刚刚他还在家里修补农具,手上沾了不少尘土,又被房俊这一声“师傅”吓得出了不少汗,手黏黏的。

    蹭得干净了一些,才恭恭敬敬的接过房俊递过来的图纸,细心观看。

    “咦?这犁杖的模样有些奇怪啊……犁辕是直的啊,怎么变成弯曲的了?曲辕?曲辕……”

    柳老实皱着眉毛看着图纸上这个奇怪的家伙什儿,确定是个犁杖没错,但是很多地方都有所不同。

    他是个老木匠了,手艺很是不错,不仅是房家庄子,便是附近几家勋贵的田庄,偶尔也会请他去帮助制作、修补犁杖,这大半辈子制作的犁杖,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图纸上这个玩意他有点看不懂,但是看这画图的线条虽然纤细,但是清晰可辨,明显不会是画错了。

    柳老实心里有些虚,偷偷的瞄了房俊一眼,心想莫非是二郎闲着没事儿,瞎画一个东西消遣自己?

    不过应该没这可能啊,人家二郎那是顶顶的贵人,没事儿消遣自己这个和泥巴的臭木匠?

    难不成,这个奇形怪状的东西,真的是个犁杖?

    柳老实觉得二郎不会无缘无故的消遣自己,便沉下心来仔细看图纸,琢磨着每一个分散开的构件用处是什么。

    毕竟是经验丰富的老木匠,这一看,立即看出些端倪。

    “曲辕……哎呀!如此以来,岂不是将重心稳稳的固定在这个曲辕的弧顶一点?任凭拉犁的耕牛如何行进,这重心都不会有丝毫偏移,以前为了保证犁杖的重心,使其能够直线前进,使用的是直辕,需要两头耕牛驾着犁杖同时前进才行……犁辕这么由直变曲,岂不是只需一头耕牛便可拉着犁杖耕地?我的老天爷,这设计,简直是巧夺天工哇!”

    柳老实大惊失色,立马看出一旦这个图纸上的犁杖能够做出来,会有多么巨大的意义。

    最简单的一点,便是能将拉犁杖的两头耕牛变成一头。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在同等时间、同等数量耕牛的前提下,耕地度将会翻一倍!

    耕牛的数量极其有限,即便是房家这样的显赫之家,也只有十余头耕牛,土地却有两千多亩。按照以往使用直辕犁来耕地,每年都会有三分之二的土地无法耕完。这些没耕完的土地怎么办呢?很简单,使用人力耕地。

    但人力有限,即便所有老幼妇孺全部上阵,也只能耕完总数的三分之一左右。

    那么其余的三分之一呢?

    因为没时间耕地,便简单的用犁杖勾出一道田垄,随便种些种子了事,可以想见产量会如何。

    如果使用这种曲辕犁耕地,岂不是能使用耕牛耕完三分之二的土地?剩下的三分之一再使用人力耕作,就能将所有土地全部耕完!

    今年的粮食产量,最少增加一成!

    最严重的是,如果天底下全部使用这种曲辕犁呢?

    我的老天爷……

    柳老实托着图纸的双手不停的颤抖,浑身都打起了摆子,只觉得手中这张图纸简直就是无价之宝,若是一个平民将此物献于朝廷,陛下赏个侯爵怕是也不过分吧?

    房俊看着柳老实神情呆滞,身体不停的颤抖,不由得吓了一跳,莫非这老木匠还有中风的毛病?

    “噗通”

    柳老实屈膝跪在地上,双手将图纸高举过头,颤声说道:“老朽恳求二郎一事!”

    房俊莫名其妙,怎么又跪下了?

    “快快请起,老柳你这是为何?有何难处,但说无妨。”

    柳老实仰起头,皱纹纵横如同菊花一般的老脸上已是泪流满面,涩声说道:“老朽只求二郎将这曲辕犁的制作交托于我,三天,给我三天时间,必定做出这具犁杖!”

    房俊有些无语,说道:“本来就是让你来做啊,你不做难道让我做?”

    柳老实大喜。

    他是个有见识的,自然清楚此物所代表的意义。此物乃是二郎异想天开画出来的,他可不敢据为己有,无论心里的道义和世俗的律法,都不可能让他那么干。

    封侯赐爵什么的,他一个老木匠也不敢去想。

    可是此物一旦证明确实如同自己猜想那般便捷,说不得就将传于天下,而第一个做出此物的自己,岂不是也能青史留名?

    “贞观十一年冬,木匠柳老实制出第一具曲辕犁……”

    只要想想某本史书上或许会出现这句话,柳老实欢喜得都快疯了,如同捧着稀世珍宝一般,珍而重之的捧着那份图纸,告辞出去,风风火火的直奔回家。

    谁知刚刚拐过一处回廊,便被人拦住了。

    一位体态轻盈、秀丽绝伦的丽人,微笑着站在回廊前。

    柳老实不识得此人,但庄子里传播的闲话让他知道,这位想必就是那位陛下御赐给二郎的侍妾,武氏。

    “柳老实见过贵人,给贵人请安……”

    柳老实恭恭敬敬的行礼,手里还托着那份图纸。

    武媚娘轻轻一笑,柔声道:“老师傅不必多礼。”

    语调轻柔,举止淡雅,说不尽的端庄贤淑。

    柳老实又哆嗦了,这庄子里的人怎么都这么奇怪,个个叫我“师傅”……

    武媚娘美眸轻转,问道:“老师傅可知你手上的是什么?”

    柳老实有些奇怪,回道:“回贵人的话,是图纸……”

    武媚娘掩唇轻笑:“我自是知道是图纸……我是说,汝可知身为仆人的本分?”

    柳老实吓了一跳,赶紧躬身说道:“老朽知道,绝不敢做出任何损害主家之事……但,不知贵人有何吩咐?”

    武媚娘看了看他手中高高托起的图纸,轻声说道:“此物才是二郎所创,说不得,将来会成为房家的家传之宝,还望老师傅谨慎处置,莫要被旁人窃了过去。”

    柳老实心中一凛,连忙说道:“还请贵人放心,老朽虽是愚笨,却也知此物之珍贵,必严守图纸,不被他人觊觎。”

    武媚娘微笑摇头,如云青丝盘成的髻上插着一只金步摇,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在阳光下反射着光晕。

    “此物既取名为犁,便是农作之用,若果真有益于农时,迟早会传遍天下,捂也捂不住。只需你记得,在二郎将此物公开之前,必须严守秘密便成了。”

    刚刚去房俊书房,无意中听到几人的谈话,聪慧逆天的武媚娘便知此物之贵重,眼见房俊对此物不甚在意,便特意在此截住柳老实,嘱托一番。

    心中感叹,这个房二郎真不知是聪明还是愚蠢。

    说他愚蠢吧,却偏偏能想得出如此巧夺天工之物。

    可若是说他聪明吧,却根本不知此物会对大唐带来怎样的影响。虽说此物不可能长久保密,一旦在田间使用,泄露出去是必然的,但是在那之前,有太多办法可以凭借此物获取更多的利益。

    武媚娘静静站在院子里,看着书房的方向,心思复杂。

    这个房二,还真是个奇怪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