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五章 物尽其用
    武媚娘走进书房的时候,房俊翘着二郎腿坐在胡凳上,口中哼着奇怪的小曲儿。

    “你怎么来了?”

    见到武媚娘,房俊放下翘着的腿,问道。

    武媚娘浅浅一笑,将手中提着的食盒放到书案上:“奴刚刚给二郎送些吃食,见有人在,便转了回去。”

    素手将食盒打开,一件一件美味糕点端出来摆在书案上,最后从食盒底部端出一碗热汤,鸡肉的香气瞬间在书房里弥漫开来。

    房俊闻到香气,肚子里顿时咕噜噜乱叫,这才醒悟已过了午时,却是饿了。

    自是毫不客气,大吃起来,

    武媚娘敛了一下裙裾,坐到房俊侧面的胡凳上,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房俊。

    对于她来说,房俊就像是个谜,越是亲近,越是令她迷茫。

    这是那个整个长安都在耻笑流传的房俊吗?

    都说房俊“诞率无学,孔武有力”,“不思进学,耽于刀棒”,可是武媚娘自打接触房俊那天起,除了雷打不动的每天卯时初刻早起习武之外,那里还有一点粗鲁不文之气?

    但说眼前,明明已经腹饥如鼓,可是吃相依旧文雅安静、慢条斯理,若不是一个从小就经受礼仪训练并坚持不懈的贵族,绝对没有可能做到。

    而且,这人特别爱干净,讲卫生。

    饭前必须洗手,饭后必须漱口,每晚都洗澡,头必须两天洗一次……要知道那长长的头梳洗起来有多麻烦。

    最怪异的是,几乎所有的个人物品,都自己亲手整理,轻易不假旁人之手。

    便如同这间书房,轻易不许下人仆役进来,她也很少过来,都是他自己清理打扫,整个屋子几乎纤尘不染,书案整洁,所有书籍账本摆放整齐、井井有条。

    比之普通的女子闺房都要整洁干净,予人一种清洁舒爽、赏心悦目之感。

    武媚娘从未见过这样的男人。

    以往从传闻中构建出的对于房俊的形象,早已轰然坍塌。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武媚娘轻咬红唇,越是好奇,心里越是有一种迫切了解的冲动,美眸闪闪,不知不觉的便盯着房俊轮廓清晰的黑脸,有些走神……

    房俊正大快朵颐,吃着吃着却觉气氛不对,抬头一看,武媚娘两只水灵灵的美眸正瞬也不瞬的看着自己,不由有些好奇,咽下嘴里的糕点,喝了一口香气浓郁的鸡汤,奇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武媚娘微惊,恍然现自己有些走神了,俏脸微微一红:“没……没看什么……鸡汤好喝吗?”

    房俊点点头:“简直美味!”顿了一下,促狭的眨眨眼:“某知道自己很帅,但是千万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武媚娘大窘,洁白无瑕的脸蛋儿瞬间飞起两朵红云,颇有些手足无措,忿忿的瞪了房俊一眼:“郎君就不能好好说话?”

    虽然不是太明白他稀奇古怪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总之不会是什么好话。

    房俊哈哈大笑,心情大爽。

    闲来逗弄一下未来的武则天陛下,很有成就感,嗯,若是能和这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实践一下关于生命起源的问题,那会更有成就感……

    这丫头今天穿了一件蓝底白花的裙子,秀美的脸蛋儿略施脂粉,端庄秀丽,清纯无匹。

    尤其那被窄裙收得紧紧的腰肢,细如柳枝盈盈一握,若是搂在床榻之上肆意摆布成各种姿势,那滋味必定妙不可言,啧啧啧……

    武媚娘似是感受到他越来越火辣的眼神,芳心微颤,又是甜蜜又是羞窘,赶紧打开话题,转移房俊的注意力。

    “郎君可曾想过,那个曲辕犁会带来怎样的好处?”

    好处?

    房俊随口答道:“此物比之原本的犁杖便捷甚多,更能节省耕牛,一旦流传开来,耕地效率翻上几倍不止,必将惠及大唐百姓。”

    作为穿越者,且不论什么凌云壮志,若是不能为百姓日常生活带来一些便给,岂不是太失败?

    武媚娘却不以为然,目光灼灼的看着房俊:“那在此之前呢?”

    “在此之前?”

    房俊有些茫然,不解问道。

    武媚娘双阳放光:“此物一出,必将郎君的名声传遍天下,然而,郎君就没想趁机得到一些额外的利益?”

    房俊看着武媚娘略显亢奋的神情,秒懂。

    前世混迹官场,最擅这种专营投机之道,如何利用手中的资源追求利益的最大化,简直就是官场必备的技能。只是由于穿越以来,房俊一直有些迷惘,未能准确找到自己的定位,所以并未想到此处。

    经武媚娘这么一提醒,立刻便想通其中原委,物尽其用而已!略作思索,已经想出运作之法。

    令他感慨的是,武媚娘如今只是个刚刚及笄的小丫头,怕是字也不识得几个,更没有多少阅历,居然就能想通此中关节,只能说天生就是个阴谋家。

    女皇的禀赋,果真让人唏嘘!

    同时心里也是打鼓,如此多智近乎妖的存在,自己能否驾驭得住?

    见到房俊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武媚娘俏脸羞红,很是羞涩。

    过了片刻,见房俊始终不问自己如何去具体操作,芳心微微一动,已是了然,同时暗暗吃惊。

    既是不问,自是说明房俊不仅想通此中关窍,更已有了应对之策,先前只是一时间没想到而已。经自己稍微提醒便恍然大悟,甚至于一瞬间便想出策略,这……

    武媚娘暗暗吃惊,此人居然聪慧至此?

    四目相对,各有心思。

    暗惊于房俊的智慧,武媚娘心里不免惴惴难安,终究是个男尊女卑的社会,被女人指点出自己的疏忽,会不会让房俊觉得很没面子?会不会因此而讨厌自己呢?

    房俊眼里闪过异彩,赞赏道:“媚娘果然天资聪慧,某所不及也。”

    女人比自己强,会感到很没面子吗?

    或许大唐的男人会,但是房俊绝对不会。

    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男耕女织早已成为传说,女子能顶半边天已是常态。男人的尊严必须有,但假如自己的女人更出色一些、更能帮助自己的事业,有谁会觉得没面子?

    吃软饭谈不上,有人分忧岂不是更好?

    武媚娘却是有些惊慌失色,连忙起身,惶然说道:“二郎,奴……”

    看她急切焦躁、惶然若泣的神情,房俊便已瞧出端倪,哈哈一笑,身手轻薄的捏了一下武媚娘尖俏滑顺的下巴。

    触手处温润滑腻,宛若羊脂。

    “媚娘以为,某是那些见识浅薄、被儒学腐朽的愚夫不成?”

    武媚娘被他轻薄,羞得俏脸差点滴出血来,娇躯轻颤,明媚的眼眸却是一眨不眨的望着房俊。

    此言何意?

    房俊捏捏手指,感受一下指尖残存的触感,暗赞一声,若是全身肌肤都是这个状态,那么搂上床榻宽衣解带之后……岂不要人老命?

    难怪李治那个混蛋不顾伦理之情,也要把武媚娘收入房中,宠冠后宫,确是难得一见的人间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