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七章 双喜临门
    说实在的,头回听说数据还能刷……

    咱一张推荐票、一个收藏、一个点击都没刷,能取得现在的成绩,本公子很满足,真的!

    老爷们,我爱你们,若是每天坚持投票,那就爱得死去活来!

    寒冬腊月,渭水早已冰封,便是黄河之上也是冰凌密布,难以通航。

    但是从洛阳向南转入通济渠,却是河道通畅,顺风顺水一路南下,经由淮水转入邗沟,过江都直抵杭州,不过大半月时间。房四海出行不过四十几天,扣除路上耽搁,办事的时间很少,看起来颇为顺利。

    厨房里,房四海看着房俊抓了一把自己带回来的龙井茶叶丢进一口大锅里,莫名其妙。

    房俊权当房四海不存在,精神都集中在面前的锅里。

    一溜儿三口大锅并排,吩咐厨子起火,第一口锅大火灼烧,温度最高,另两口锅则温度一次递减。

    房俊将院子里的一蓬毛竹折断,自制了一个炒茶帚,用之在锅中旋转炒拌,茶叶跟着旋转翻动,均匀受热失水,转得快,用力匀,一边抖散茶叶。

    因是秋天的陈茶,早已完成脱水的过程,所以第一个生锅的程序完成很快。

    “当地茶农新进研制了一种饮茶之法,并不是如同往昔一般将茶叶研碎煮沸,而是将之揉成团饼上锅蒸,芳香四溢,其中一种名唤龙团,比之煮茶更能体现茶叶之清香……”

    房四海一边说着在杭州的见闻,一边奇怪的看着房俊的动作,心说我这说了半天,都说了是蒸茶了,您这怎么放进锅里翻炒?

    可是随着房俊聚精会神的动作,一股浓郁的清香在厨房里弥漫开来,钻入鼻孔,沁人心脾。

    房四海咽了口唾沫,住了嘴。

    为何二郎以一种从未听闻之法制出的茶叶,比之蒸茶芳香更甚?

    此时锅内的茶叶叶质柔软,叶色暗绿,房俊便立即将其扫入第二口锅内。

    这口锅主要起继续杀青和初步揉条的作用,锅温比生锅略低。

    因茶叶与锅壁的摩擦力比较大,用力比生锅大,所以要“带把劲”,使叶子随着炒茶扫帚在锅内旋转,开始搓卷成条,同时要结合抖散茶团,透热气。

    不一会儿,房俊就有些额头见汗。

    当叶片皱缩成条,炒出的茶汁粘着叶面,有粘手感,便扫入最后一口锅。

    此时茶叶已经比较柔软,用炒茶扫帚旋炒几下,叶子即钻到扫帚的竹枝内,稍稍抖动,叶子则又散落到锅里。如此反复操作,使叶子吞吐于竹帚内外,把杀青失水和搓揉成条巧妙地结合起来。

    炒至条索紧细,出茶香,约三四成干,立即出锅晾晒。

    房俊这才抹了把额头的汗渍,问房四海道:“这几个步骤,可曾看清楚了?”

    房四海一脸懵圈,茫然点头:“看清楚了……”

    流程倒是看清楚了,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用水盆净了手,房俊说道:“此乃炒茶之法,世间从未出现,稍后某会将每一个步骤的要点记录下来,交付与你。你需勤加操作,务必领悟其中诀窍,从此往后,房家的茶叶制作,便交托于你。”

    房俊一直好茶,对各种茶叶颇有研究。

    刚开始让房四海去收购茶树,只是怀念往昔“清茶读书”的习惯。

    现在的目的则有了变化。

    记得炒茶之法应是明朝才出现,自己这时候拿出来,必是天底下独一份儿,以之赚点外快,应是不难。

    房四海闻言,顿时激动不已,单膝跪地说道:“请二郎放心,某必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负二郎之托!”

    房四海太明白这个时候茶叶的行情了,可以说,整个大唐无茶不欢!这是多大的产业?

    现在房家要进军茶业,而自己就是未来的负责人,岂不是立马身份上升,高人一等,变成仆人中的上等人?

    房俊失笑道:“哎呦,看不出你还念过书?连诸葛武侯的出师表都读过,不简单呐……不过鞠躬尽瘁可以,却没人要你死而后已,用词不当!”

    房四海尴尬不已,话说这句话可是秋天的时候听戏听来的,为了显示自己的文化水平,便贸然说了出来……

    “那大红袍如何了?”

    房四海这小子得了龙井茶,便迫不及待的回来献宝,却不知那福建大红袍有何消息。

    房四海解释道:“福建路远,来回至少数月,小的心想不如抓紧时间将这龙井茶的事宜安排停当,然后再去福建寻找那大红袍,方才稳妥。”

    房俊点点头,赞同他的话。

    龙井茶虽然现在名声没有后世那么响亮,但毕竟是一方名茶,有迹可循。那大红袍此时非但未见典籍,世人也未闻其名,莽莽群山之中搜寻几棵尚不知是否存在的茶树,确实有些难。

    反正若是茶树已经存在,也不会长腿跑掉,不必急于一时。

    房俊还想嘱托房四海几句,“嘭”的一声,厨房的门被撞开,一股清冷的空气顿时冲散了厨房里浓郁的茶香。

    房俊愕然看着闯进门来的房全,看着这位一向严谨稳重、不苟言笑的管事。

    房全一张老脸全是激动,说话的时候腮帮子都在抽搐:“二郎……神物啊,神物啊!”

    那神情,仿佛见到了外星人降临地球……

    房俊奇道:“何等神物,令老全叔如此激动?”

    “我……那个……哎呀!”房全越是激动,越是说不明白,干脆一把拽住房俊的袖子,拉着他边走。

    “二郎且随某一看便知!”

    房俊不得已只好被他拉着走了,房四海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愣的跟在后边。

    距离铁匠铺不远的一处地方,有房家建立的两座瓷窑,说是瓷窑,却是烧不出瓷器,只能烧一些陶器。

    在这个时代,瓷器是一件很高贵的玩意,制作方法也流传不广,最关键的难题便是炉温,所以民间鲜有瓷窑。

    烧纸陶瓷倒不是什么难事,随便弄点黏土揉吧揉吧,放到窑里烧一烧就行了。

    而且关中这地方高岭土不少,单是是骊山便有好几处,后世房俊倒未听过骊山有高岭土,许是产量稀少,都被采光了的缘故。

    见到房全把自己往瓷窑这边领,房俊也有些激动。

    难不成……玻璃烧制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