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十八章 微服
    关中各码头俱已冰封,6路布满积雪,除了小股车队,大队商队很难通行。

    因此,大量商队滞留关中,不得离去。

    长安乃是京师,人口众多物价腾贵,生意人要精打细算,留在长安每日里人吃马嚼打尖住店,花费太大,便各自离开长安,在关中各县暂留。

    新丰驻留了大量商贾。

    此处有渭水过境,码头众多,一旦渭河开化易于通行,便可顺流而下,转入黄河,倒时无论沿永济渠北上,还是顺通济渠南下,皆是便利。

    若是放在往日,县里聚集如此多的商队,店家商铺怕不是要乐坏了,人多便意味着日常费用增多,如此巨额的日常花销留在新丰,足够每一个商铺都狠狠的赚上一笔,过一个肥年。

    然而今年入冬以来连降大雪,河道冰封6路堵塞,关中地少人多,外面的粮食运不进来,缺粮便成了头等大事。

    饭都吃不饱,哪里有心思做生意?

    当地人吃不饱饭,何况是外地人?

    故此,新丰虽然大批外地商贾滞留,却仍旧显得死气沉沉,杂乱无章,全无往昔的兴盛繁华。

    李二陛下从一辆普通马车上下来,背着手站在渭水河畔,看着面前这面高大的石碑,以及不远处人头攒动的粥棚,面沉似水。

    李君羡和王德一左一右站在李二陛下身后,紧张的注视着四周情况,一旦现有任何潜在的危险,便会出指令,潜伏于四周的“百骑”精锐便会聚拢过来,保护圣驾。

    络绎不绝的百姓扶老携幼,自城中走出,在粥棚前排起长队,手里拿着碗盆,等待领取免费的稀粥。

    李二陛下现每个百姓手里除了盛粥的碗盆之外,另有一个小小的木牌,却不知是何物,便低声问道:“那木牌是何物?”

    李君羡看了一看,便回话道:“回禀陛下……”

    李二陛下摆摆手:“此处不是宫禁,某乃是微服出宫,不必拘泥于礼节,便像寻常人家即可。”

    李君羡闻言道:“诺。”

    直了直腰,续道:“此物乃是号牌,按户籍放,新丰百姓皆可凭此号牌每日免费领取一碗热粥。若无号牌,便不是本地百姓,不能领粥。”

    李二陛下颌赞道:“此物大妙,如此一来,便可避免多领、冒领,是那岑文叔的手笔?只是未免对于非本地居民过于苛待,失了仁厚之心。”

    不过转瞬一想,便也明白岑文叔的苦衷,一点点不快也自散去。

    他是皇帝,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百姓皆是他的子民,自是不肯见到任何一个百姓忍饥挨饿。

    但是岑文叔只是一地县令,是新丰百姓的父母官,要任务只是维护本地百姓的利益。

    大雪封路,便是有钱也买不到粮食,想来新丰虽然在李恪的协助之下获得不少捐赠,但粮食仍是有限。

    身为新丰令,自然不算失职。

    李君羡说道:“此物乃是吴王殿下所构想,城内粮食有限,不可能所有人都免费领取,也只好先紧着当地百姓。这粥棚原本在城内,但是前几日有地痞生事,搞得城内骚乱,是以才搬来城外。”

    李二陛下微微颌,抬头看着石碑上的字迹。

    孔颖达乃是当世大儒,人品端正。字如其人,亦是方正有矩,极好辨认。

    看着石碑上的拓文,李二陛下脸色很是难看。

    如此多富甲一方的豪门富户,在天灾来临之时不能以仁善之心广布施舍,反倒要依靠一个“勒石记功”逼着才能拿出钱粮,简直狼心狗肺!

    最可恶的是,这些个权贵勋戚,为了政治上的利益与李泰同进同退,根本不顾及是否会因此延误救灾,会有多少人冻饿而死!

    自私冷漠,简直不可饶恕!

    李二陛下身为帝王,更是从中看出隐忧。

    啸聚于李泰身边的,除去江南巨贾,尚有关陇世家的影子。

    以往铁板一块的关陇世家,如今也出现隔阂了吗?

    要知道,关陇世家一向以长孙无忌为,乃是太子的坚定拥护者,如今居然也有人投入李泰的阵营,再加上自“玄武门事变”之后一直沉默着保持中立的山东世家,累世豪富的江东士族,朝中隐隐间已有风云激荡之势。

    迟早要生大事情!

    对于这些累世豪族、门阀世家,李二陛下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哪怕他自己也是出身于此!

    每一次朝局动荡、天下不稳,没有这些世家在背后搞风搞雨、煽风点火?

    世家,根本就是国家的毒瘤,前隋如此,现如今的大唐依然如此。

    可是李二陛下也理智的知道,世家豪门沉淀累积几百年的庞大实力,早已深入社会与朝廷的每一个角落,绝对不是旦夕之间可以消弭。

    便是他亲自下旨修订氏族志,仍然有人将崔氏列为第一,毫不将天下至尊的李家放在眼里!

    李二陛下心情不爽,正自烦恼不已,忽被不远处经过的几个人吸引。

    那几人锦袍快靴,衣饰华丽,却无仆人服侍,快步在雪地里走过,明显是滞留此地的外地商贾。

    只听一人说道:“也不知道那房二搞什么鬼,这天寒地冻的,召集俺们过去开那个……叫什么会来着?”

    另一人笑道:“品鉴会……于兄这脑子真是要的,这短短的三个字记不住,但是往来账目成千上万却一点也不出差错,莫非天生便有经商的天赋?”

    先前那人大笑道:“谁特么天生就愿意经商?商人低贱,若不是讨口饭吃,宁愿做一农夫!”

    另一人揶揄道:“得了吧,于老哥您每年十几万贯进项,还讨口饭吃?跟您一比,我们都快赶上叫花子了。”

    那于老哥唏嘘道:“幸亏现如今天子圣明,身边更多是贤臣良将,对待商贾亦是并不苛刻,吏治也是清明。否则单说这房相二公子的……品鉴会是吧?对,品鉴会……便不知要遭到多少御史弹劾。”

    旁边又有人笑道:“得了吧,那房二害怕什么御史弹劾?治书侍御史都被他打了,也没见着把他怎么滴。”

    于老哥也笑道:“确实如此,那房二就是个棒槌,谁惹他就跟谁急,依我看,便是陛下也不稀得搭理他……不过他此次究竟是得了什么宝贝,还要召集天下豪族商贾一起赴会?”

    “说是品鉴会,无非就是拿个宝贝出来,大家瞅瞅看看,若是有人中意,便可出价买下,若有多人同时欲得,便价高者得。”

    “却不知是什么宝贝?”

    “谁知道呢那请柬做得倒是精致,却是语焉不详,只说得了一件旷世奇宝,也没说到底是什么玩意……”

    “管他什么玩意?人家好歹是房相的公子,请柬都送来了,怎么的也得给房相一个面子。”

    “正是如此,否则这大冷天儿的,谁闲的去看什么宝贝?”

    几人说说笑笑,与李二陛下擦肩而过,浑不知路边这位富态的中年人,便是当今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