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十章 品鉴会(上)
    少男黝黑朴实,少女白皙秀丽,两人说着话儿,忙碌的捡拾渔获,不时将小鱼抛回冰窟窿里,野趣横生,气氛融洽,怡然自得。

    李二陛下撇撇嘴,心情不咋地。

    这小子将来可是某的女婿,跟着别的女人打情骂俏的,算怎么回事儿?怕是任何一个老丈人见到此种场面,对不会太开心。

    偏偏还作不得,因为那个秀丽妩媚的少女——武氏,还是李二陛下亲自赐给房俊的……

    李君羡时刻留意着李二陛下的脸色,见到陛下脸上阴云密布,心中顿时一跳:房二郎,自求多福吧。

    这时李二陛下挑开车帘,对着远处的房俊招招手:“过来。”

    房俊和武媚娘早就注意到停在不远处的马车,不过见其式样普通,以为是接到请柬去参加品鉴会的商贾,也就没太在意,自顾自的捕鱼为乐。

    车中人挑开车帘喊了一声,房俊疑惑的抬头,心说这什么人,忒没礼貌,我是小猫小狗啊,你说过去就过去?

    抬头这么一看,有些面熟……

    武媚娘却是“噗通”跪在冰面上,口中娇呼:“民女见过陛下……”

    房俊有些傻眼,还真是李二陛下?

    皇帝老子不都是成天呆在笼子一样的深宫大内,想要出来一趟都得捂着脸躲着御史言官的口水吗?这位怎么悄没声息的就出来了?

    李二陛下见到房俊愣,愈不爽,喝道:“聋子还是傻子?还不给某过来!”

    房俊赶紧放下装鱼的木桶,小碎步跑过去,冰面太滑,一不留神就是一个趔趄,要是在陛下面前摔个屁墩儿,那可就丢人了……

    小心翼翼跑到马车前,房俊腆着脸问道:“陛下,您咋来了?”然后从车帘缝隙见到里边的李君羡还有一个老太监,顿时脸拉得老长,瞪着李君羡叫道:“李将军戍卫宫禁,保护陛下安全乃是天大之事,怎可纵容陛下微服出宫?可知道一旦有个万一,将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某必弹劾你!”

    李君羡摸摸鼻子,哭笑不得。

    这个房俊真是胆大包天,连陛下都敢揶揄?

    另一边,李二陛下老早就黑了脸,怒咤道:“闭嘴!”

    房俊低眉顺眼道:“草民,遵旨。”

    李二陛下差点气坏了,这个混蛋玩意,估计是怕某呵斥于他,居然敢拿某微服出宫一事堵住某的嘴,简直岂有此理!

    “某命汝在庄田里反思己过,汝不趁机读书明理,居然嬉戏游玩,简直胡闹!”

    “草民有罪……”房俊被李二陛下当面呵斥,却是一点也不慌,说道:“某今日读了一本书,说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陛下微服出宫,身边禁卫稀少,恐不是君子所为……”

    你再骂我,我就把你微服的事儿抖出去,就不信满朝御史言官不打着鸡血的上书弹劾你,尤其是魏征那个老儿,烦不死你……

    李君羡和王德互视一眼,默声不言,心里均是好笑。

    这个房二还真是个棒槌,连陛下都敢威胁。

    李二陛下大怒,尚未作,房俊已笑呵呵说道:“陛下怕是听说了草民弄的这个品鉴会之事吧?即已到了此处,何不移驾到草民的庄园里,品鉴一番旷世奇珍?”

    李二陛下也知道这棒槌怕是不好压制,闻言便顺着他的话头说道:“果真有宝贝?”

    房俊煞有介事的点头:“旷世奇珍,千年难遇的宝贝!”

    李二陛下微微颌:“那就头前带路吧,某倒是想去瞧瞧。”

    房俊笑道:“遵旨!陛下好口福,庄子上早上刚宰了一只羊,上好的羊肉切成薄薄的肉片,还有这新鲜鲈鱼切成鱼脍,佐以菜蔬,辅以烈酒,人间第一等的美味,待会儿陛下赏脸,留在庄子上吃一顿火锅!”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斜睨了房俊一眼,这个混账着实可恶,呵斥你几句便叫嚣着要弹劾某,不找你麻烦那就美酒佳肴招待,也太现实了,房玄龄乃清正君子,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儿……

    房俊拎着木桶,武媚娘跟在身后,随着马车走回庄子。

    庄子正门口停了几十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堵了个水泄不通。

    李二陛下讥讽了一句:“倒是搞得好大场面。”

    房俊也不搭言,领着车夫绕过正门,从庄子的侧门入内。李二陛下身份太过尊贵,一旦当众露面,必然引起喧嚣,这品鉴会怕是也开不成了。

    到了一处轩厅的后堂,房俊说道:“陛下,请。”

    李二陛下安坐不动,李君羡敏捷的跳下马车,四处打量一眼,没见可疑之处,便快步进入后堂仔仔细细查看一番,好半晌才出来,躬身道:“陛下,请。”

    李二陛下嗯了一声,这才下了马车,施施然进了后堂。

    王德和李君羡紧随入内。

    武媚娘早已告退,房俊拽过一个仆人吩咐几句,便也进入后堂。

    进了屋子,现李二陛下已经毫不客气的端坐榻上,李君羡和王德分立左右。

    李二陛下开门见山:“是何宝贝?拿来予某观之。”

    房俊陪笑道:“陛下稍等,那宝贝已经在前厅等待展出,若是此时拿过来,怕是不妥。待会儿自是请陛下看个仔细。”

    李二陛下一脸不悦,却也未曾恼怒。

    房俊不仅感叹,还是这个时代好哇,身为九五至尊,也能体谅他人,非是明清帝王可比。这要是放在明清两朝,你敢说这样的话?让皇帝老子等?

    分分钟咔嚓了你……

    前厅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李二陛下皱眉不悦,瞪了房俊一眼。

    房俊也不在意,起身在墙壁上鼓捣几下,便取出一块青砖,回头对李二陛下说道:“陛下,由此可见前厅情形。”

    李二陛下好奇心大起,走过去一看,却是墙壁上被凿下一块墙砖,平时放在那里看不出端倪,一旦取下,便成了一个孔洞,前厅情形一目了然。

    李二陛下把头凑到孔洞前,凝神观望。

    不看则已,这一看,顿时大吃一惊!整张英武的脸庞满是震惊之色,微微张开嘴巴,显得极度不可置信!

    完全被眼前的事物惊呆了!

    李君羡和王德同时吓了一跳,是什么东西能令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李二陛下如此失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