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十一章 品鉴会(中)
    房家二郎的名气,在现如今的关中即便算不上家喻户晓,也算得上名扬四方。长安城权贵勋戚多如狗,但是敢像房俊这样逮住一个王爷也敢揍的,绝对不多见。

    有人说他傻,有人说他憨,也有人说他棒槌……

    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对他很怵头就是了。

    所以当房俊光撒请柬,邀请长安权贵富贾参加这个所谓的品鉴会,不论是不以为然还是极度反感,却很少有人公开表示不给房俊面子,哪怕真的有事脱不开身,也会遣一个得力臂助前去赴会。

    世间事就是这么奇怪,大伙可以不卖房玄龄的面子,却不敢不卖房俊的面子。

    房玄龄是君子,得罪了也就得罪了,只要自己奉公守法,什么事儿都不会有。但是房俊不同,这货就是个棒槌,得罪了他,那可就得出大事儿了……

    万一这货记恨在心,趁哪一个机会拦住自己揍一顿,跟谁说理去?

    因此,房俊的这次品鉴会,当真是名流汇聚、豪商齐至,居然成了近年来不多见的盛事,倒是叫人有些啼笑皆非,齐齐无语。

    吴王李恪赴任在即,却依旧拨冗前来,给房俊撑腰。

    他这一到场,众人便品出一些不同的味道来。

    朝中的那点道道,在明眼人看来,绝不糢糊。

    魏王李泰身后站着江南豪族,最近更有关陇世家的一部分献器投诚,失望一时无两;而关陇世家的主流,则坚定不移的支持太子李承乾;现如今吴王李恪同房俊打得火热,是否代表了一直以来保持中立、以房玄龄和李绩为的山东世家,已经倒向了吴王李恪

    但凡有些眼力的,都看出朝局依然暗中激荡,必有变化生。

    李恪微笑着走下马车的时候,见到有人敬而远之,有人阿谀奉承,有人唯恐避之不及,心下自是了然。

    敬而远之者无欲无求,阿谀奉承者热衷名利,唯恐避之不及者,自然便是对头了。

    李恪身份高贵,自是不与众人在门口处寒暄,略微一抱拳,说了两句场面话,便抬脚往庄子里走。

    便在此时,一队豪华至极的马车行至门前,勒马站定。

    腰腹阔大、笑容可掬的李泰从马车上被仆人搀扶着走下,径自来到李恪面前。

    “三哥临别在即,也有兴致陪着房二那小子胡闹?”

    李泰站在李恪面前,白胖的脸上似笑非笑。

    “四弟不是也来了?”

    李恪微笑回答,满面春风,丰神俊朗。

    李泰暗骂一声,他最是嫉妒李恪的相貌,这时被李恪在人前比了下去,心中自是恼火,却又不便作。

    “吾与那房二有些误会,今日借此机会,与房二冰释前嫌,化干戈为玉帛,正巧三哥也在,不如给弟弟做个见证如何?”李泰说道。

    李恪微一皱眉,你被房二狠狠的削了脸面,对如此大度的捂手言和?

    鬼才信你!

    面上却是一副欣然模样:“固所愿也!”

    两兄弟相视而笑,把臂进入庄子。

    看得围观者一头雾水:这两人感情这么好?

    李泰却是有苦自己知,若是依着他的脾气,宰了房俊的心思都有,还会亲自上门求和?

    但是今日左思右想,一个念头不可遏止的浮上脑海,令他不寒而栗、如坐针毡。

    房俊这小子什么脾性,没人比李泰更清楚,那就是个夯货、棒槌、毫无机心……

    这样一个人,能想得出“勒石记功”那样的妙计?

    打死李泰也不信。

    那么问题就来了,到底是谁想出的这个计策,却偏偏要通过房俊指点给李恪?

    又或者,这根本就是一场掩人耳目的好戏?

    李泰不得不想到房俊身后的房玄龄,再延伸到房玄龄身后的山东世家。

    关陇世家是最早靠向李二陛下的,“玄武门之变”更是出了大力,一举将李二陛下推向至高无上的宝座,获得的政治回报自然也是极其丰厚。

    山东世家却是棋差一招,将宝押在隐太子李建成身上,最终大败亏输,血本无归。

    所以,贞观前十年,是关陇世家的十年,山东世家偃旗息鼓,异常低调,生怕惹恼了李二陛下,招致灭顶之灾。

    现在时局稳定,这些老古董又要冒出头来搞风搞雨了吗?

    李泰是真的害怕,山东世家的实力深不可测,一旦跟李恪站在一起,绝对会是自己谋夺大位的最大阻力。

    所以今日他才会亲至,来向房俊身后的人释放一个信号。

    房家的庄子不大,但是前厅却异常宽敞。

    厅中没有摆设寻常可见的坐塌,而是一趟一趟整齐的放置着胡凳,没有案几,所以厅里很坐很多人。

    李恪和李泰到达的时候,厅里已有不少先到者,见到两位亲王殿下,赶紧起身施礼。

    李恪笑着说了几句,同李泰坐到最前排。

    一个年轻的房府仆人主持这次的品鉴会,正主儿房家却是踪影不见。

    便有人不满的叫道:“那房二着实无礼,吾等应邀前来,他却脸面都不露,实在过分!”

    有人便一同鼓噪。

    李泰撇撇嘴,心里颇为不屑,若是房二在此,你敢如此说话?大嘴巴抽你……

    他突然觉得,房二这货凶名在外,虽是声名狼藉,但人人害怕皆不敢惹,何尝不是一种畅快?而自己贵为亲王,却要整日里带着面具,曲意奉承,着实憋屈。

    那房府仆人虽是年轻,气度却是不凡,并不因现场鼓噪而惊慌失措,从容笑道:“二郎身负要事,已经前往宫中,今日之会有小的主持,诸位贵人勿怪。话说回来,此次品鉴会,品鉴的乃是稀世珍宝,二郎在与不在,倒是次要。”

    众人一听房俊居然去了宫里,不仅心里奇怪,那货不是被陛下严令不得回长安吗?何事又被陛下召回?

    莫非,便是为了这件所谓的稀世珍宝?

    有人说道:“那珍宝现在何处,何不快些拿出来,让吾等一观?”

    房府那仆人自是房四海,这小子前几日刚被房俊任命为“玻璃商会”的负责人,正是踌躇满志之时,居然毫不怯场,当下便道:“诸位即是心急,在下也不卖关子,来人,把宝物请上来!”

    便听得有人在偏厅应了一声,不知为何却把窗子上的布帘放下,大厅之中顿时光线一暗。

    唯独房四海所在之处,光线明媚。

    如此一来,光线自是将房四海照得清清楚楚。

    众人正自奇怪,便见到两个仆人抬着一个精致的木箱,轻手轻脚的走到房四海身前,将木箱轻轻放在地上。

    房四海伸手打开木箱的盖子,从中取出一物。

    人皆有好奇之心,众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看这个被房二吹嘘得不着边儿的宝贝到底是何物,就连李恪与李泰也不能例外。

    但见房四海珍而重之的将手中之物放到面前一个高腿案几上,是一个小一点的木匣。

    房四海轻轻揭开木匣的盖子,探手进去。

    众人皆屏住呼吸,眼见一瞬不瞬的看着,如此层层保护,会是何等珍宝?

    大厅里鸦雀无声。

    房四海板着脸,强忍着笑,打开木匣,从里边拿出一个——木匣。

    没错,还是木匣……

    众人都有些呆滞,傻傻的看着这个又小了一号的木匣,呆呆的定了片刻,暴起一阵嘘声。

    “耍人很好玩吗?”

    “就是,搞什么鬼呀,左一个木匣右一个木匣,究竟想要干什么?”

    “太过分了!”

    “我就说房二那家伙不着调,看看吧,说没说错?”

    ……

    大厅里喧哗四起,众人纷纷不满。

    房四海理都不理,依旧轻手轻脚的将这个小匣子打开。

    一抹明润的光泽从匣子里透出来。

    还在骂骂咧咧的众人顿时住嘴,凝神看去。

    但见房四海双手将匣中一物轻轻捧出,顿时引起惊呼一片。

    此物大概有半尺长,拳头粗细,成三棱形,通体晶莹剔透,光华流转,居然是完全透明的!

    在场诸人任意一个都是见多识广之辈,李泰和李恪更是生于皇家,奇珍异宝见过不知凡几,却从未见过如此通透晶莹之物。

    有人惊问到:“此乃水晶否?”

    房四海微笑摇头。

    “莫非是琉璃?”

    “笑话,哪里有琉璃如此晶莹剔透,宛若冰玉?”

    李泰也忍不住问道:“可否让本王仔细一观?”

    房四海微笑摇头:“魏王殿下且稍后片刻,若是只是这晶莹似玉、通透无暇,也称不得稀世珍宝。此物尚有一夺天地玄机的神奇之处,让小的给王爷展示一下。”

    说着,他手捧奇珍,微微侧身,让阳光从他左前方斜上四十五度照射过来,穿透手中奇珍。

    奇景忽现!

    只见一道缤纷绚丽的七色虹霓,自那奇珍之上照射而出,透射在房四海身后的墙壁上。

    七彩缤纷,绚丽奇壮,云销雨霁,彩练横空!

    “系里咣当”

    大厅里一阵胡凳倒地的声音响成一片,众人震惊欲绝,纷纷下意识的起身,瞪圆了眼睛看着那道横空出世的七彩虹霓,长大嘴巴却不出一点声音。

    便是两位王爷涵养颇深,没有惊讶起身,却也被眼前异景震惊得目瞪口呆!

    额滴个天爷!

    这这这……这简直是神迹啊!

    此宝莫非是玉帝所用的天庭神器,专职召唤彩虹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