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十五章 礼物
    院子里的梅花开得正艳,迎风傲雪,暗香微吐。

    已进腊月,过得几天便是腊八,新年的气氛已经渐渐浓郁,杜氏的心里非但不见多少愉悦,反倒心事重重。

    作为长媳,杜氏很为房家的现状担忧。

    看了看捧着书本摇头晃脑自得其乐的郎君,杜氏微微叹了口气。

    今年关中大雪,关中诸县尽皆受灾,朝中官员以及勋戚富户纷纷捐赠钱粮,以助灾民,房家便捐赠不少。

    房玄龄为官清正,少有积蓄,平素府中花销并不富裕,如今再捐赠出一些,便有些捉襟见肘。杜氏虽不当家,但从府中至今仍未采办年货,便可知一二。

    夫君房遗直的那点微薄俸禄更是不济事,更何况夫君是个敦厚君子,不事生产,整日里还要交朋好友人情往来,所费不菲。府中拮据,杜氏也不好意思去管婆婆讨要,这些花费便都是用自己陪嫁田地的产出填补。

    杜氏不是吝啬之人,但仍免不了心中苦闷。

    眼下府中状况已是堪忧,何况过得一两年便要迎娶公主,又是一笔天大的开销。公主的陪嫁必是丰厚,可那是陪嫁,是公主的私产,不能计入公中的,便如同杜氏的陪嫁一样。

    腊月十二,便是杜家老祖母的寿辰,杜氏和房遗直要赶回山东贺寿。

    往年也就罢了,随便拿出点贺礼便能应付过去,清河杜氏虽然只是关中杜氏的旁支,亦是富贵豪奢,自是不会挑剔自家女儿。

    但今年不同,正值老祖母七十七岁“囍寿”,必定大操大办。

    清河杜氏前如今枝繁叶茂,故交遍天下,其时坐上宾客必是高官鸿儒,若是礼物太轻便,如何拿得出手?

    不但自己同郎君丢人,便是房玄龄的面子也不好看。

    更让杜氏郁闷的是,她在这边满腔愁苦,郎君却在另边厢怡然自乐,心里头气便不打一处来,将手里绣了一半的牡丹锦帕丢到案几上。

    冷着俏脸说道:“十二便是祖母大寿之日,郎君可有准备?”

    正读书读得沉浸其中的房遗直愕然抬头,茫然问道:“准备什么?”

    杜氏气苦,俏脸寒霜:“当然是寿礼!”

    “哦!”房遗直不以为意,低头又去看书,随口说道:“都已备好,娘子不必挂心。”

    杜氏奇道:“都备了什么?”

    这书呆子这些日子不是当值便是窝在家里看书,何曾见他筹备过贺礼?再说,往年每一次都得自己提醒,郎君才会想起自己娘家亲人的寿辰,今年怎么忽然开了窍?

    这下房遗直眼皮都没抬,淡然说道:“某自有主张,汝且放心便是。”

    杜氏便明白了,大抵又是一些字画古籍什么的“文雅之物”,偏生还不是名家手笔,不值几个钱,以往郎君就这么干过。

    杜氏顿时气结。

    自己虽是杜氏嫡女,但排行靠后,杜家子嗣繁盛,偏生她又是自幼多病,在娘家时并不受爹娘兄姐待见,都是老祖母将自己养在身畔,多加照顾。成年后又给训了当朝仆射房玄龄长子这门亲事,不知羡煞多少姐妹,暗地里埋怨老祖母偏心。

    可是如今,老祖母七十七岁“囍寿”,自己却连一样拿得出手的贺礼都没有,这让那些兄弟姊妹怎么看自己?

    想到此处,杜氏满腹委屈,吧哒吧哒掉下眼泪来,而且一不可收拾,越哭越是伤心,渐渐的呜咽起来。

    房遗直起先并未注意,当道察觉不对,才现妻子居然抽抽噎噎哭得梨花带雨……

    “娘子,莫哭,莫哭……这是为何?可是为夫有何错处?你且道来,为夫给娘子赔罪……”

    房遗直一阵手忙脚乱,却是越劝越哭。

    他是个书呆子不假,但对于这个娇滴滴的妻子那是满心疼爱,更是从未见这个出身名门大家闺秀的妻子如此伤心委屈,不由急的满头大汗,手足无措。

    杜氏边哭边嗔道:“还不是你?这么大的人了,一点担当都没有,若是不能寻几件拿得出手的贺礼,你可知娘家人会如何笑话我?反正你是不管的,有书看便行了,往后你就跟你的书过日子吧,别管我了……”

    房遗直大急,顿足道:“你以为我不想买几件撑脸面的贺礼?可你也知道府里现在的情况……都怪二郎,整日里惹是生非不说,前些时日更是花了不少钱跑去杭州那边买地买树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拮据……”

    杜氏闻言,抹着眼泪,气呼呼说道:“这话是你这当大哥能说的吗?要么你就挑起家里这副担子,做一个主心骨,要么你就好好教训二郎,背后埋怨人算什么?”

    “我……”

    房遗直也有些羞愧,可他自己的性子他自己知道,教训老二?拉倒吧,那夯货惹恼了能跟他对着干,才不会管他是不是大哥……

    只好说道:“娘子且放心,为夫是真的已经备好贺礼……”

    “真的?”

    杜氏犹自不信。

    “真的,岂敢骗娘子?”

    “拿来我看看。”

    杜氏说道。

    “这个……”

    房遗直犹豫了。

    他还没下决心是不是把拿东西当贺礼呢,这一拿出来,岂不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杜氏小嘴一瘪,又哭上了:“就知道你骗我……”

    房遗直哭笑不得,只好说道:“这就拿给你看……”

    正说到此处,忽闻院子里一阵人声马嘶,吵杂不堪。

    未等房遗直出去察看,便有人敲响了房门。

    房遗直整了整衣衫,端坐到榻上,看了看已经擦干眼泪重又恢复了温婉端庄的杜氏,这才咳嗽一声,道:“进来。”

    房门推开,进来的是府中的一个管事,一脸兴奋之色。

    “大郎,大娘子……二郎自城外庄子打人来,说是有几件物品送给大娘子。”

    “送给我?”

    杜氏愕然。

    唐朝虽然社会风气开放,但嫂子跟小叔子之间互送礼物,那也不同寻常,难免惹人非议。

    房遗直便一脸不悦,说道:“这个二郎,成何体统?”

    杜氏心里本也有些不悦,但是想到房俊为了长姐能打上韩王府,想来是个注重亲情的性子,不会贸然做出唐突之事,便问道:“到底是何物?”

    管事说道:“小的也不知……”

    房遗直忽然问道:“外面闹哄哄的怎么回事?”

    管事兴奋说道:“是二郎从庄子送回来的钱货。”

    “钱货?”房遗直一头雾水:“那小子向来会花钱,怎么还会送钱?”

    管事不知道应该接这话,只好说道:“庄子上的管事便在门外,大郎,您看,要不让他进来?”

    房遗直摆摆手:“且让他进来。”

    管事道:“诺。”

    轻轻推出门外。

    一个身材敦实的仆人走进来,正是庄子的管事房全。

    房全是房家的老人了,按辈分是同房玄龄一辈的,房遗直同崔氏一同站起,房遗直说道:“老全叔……”

    房全赶紧躬身施礼:“大郎,大娘子,折煞老仆了……”

    客气一番,房遗直和杜氏才入座,又给房全让了座位。

    房全不坐,说道:“二郎前些时日得了一件宝贝,买了不少银钱,便将大部分送回府里,充入公中。另外,二郎得知大娘子的老祖母大寿在即,便寻了几件器物送予大娘子,若是大娘子不嫌弃,可作为贺礼。”

    听到房家得了宝物卖了钱,房遗直并未在意,随口问道:“送来多少钱?”

    房全答道:“三万贯。”

    “三万……贯?”房遗直目瞪口呆,若不是眼前这位乃是房全,他差点能撵人。

    骗鬼呢?

    杜氏可呆住了,三万贯?

    房全语气平静,可神色之间却隐有傲然,说道:“一共卖了四万贯,买家乃是关中杜家。二郎节流了一万贯,留在庄子里待开春之后花销。大娘子,可要看看二郎送您的器物?”

    杜氏有些傻眼,真卖了四万贯呐?

    忙说道:“好啊……”

    房全便走到门口,让几个仆人将礼物拿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