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八十七章 骊山夜雪
    正待出言相劝,门口忽然出现两个小女孩儿,同样的娇颜如花、粉雕玉琢一般。

    却是房家小闺女房秀珠和李思文的妹子李玉珑。

    房秀珠蹦蹦跳跳的走进来,闻到酒味,嫌弃的皱了皱娇俏的小鼻子,走到房俊身边,拉着他的手笔撒娇道:“二哥,陪我们去山顶赏雪吧?”

    李玉珑也眼巴巴的看着他。

    不知从何时起,这屋子里的人就渐渐的已房俊为核心,很是尊重他的意见。

    房俊顿时头都大了一圈儿,这俩小女孩怎么还有文艺青年属性,这天都黑了,赏的哪门子雪?

    刚想拒绝,就见到李玉珑可怜巴巴小白兔一样的哀求眼神,顿时心里一软。

    上次听李思文说起,这小丫头已经订了亲事,再过个一两年就要成亲。李玉珑跟自家妹子同岁,十一还是十二?这才多大点儿,简直造孽啊……

    他那个时代这么大的女孩子都在干嘛呢?

    无忧无虑的上学?坐在窗明几净的餐厅里吃着肯德基麦当劳?玩电脑游戏?或者依偎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

    花骨朵儿一样的年纪,还未享受青春呢,就要开始盛开了……

    但这就是时代的属性,带着历史车轮的惯性,即便房俊再牛上一万倍,想要做出改变也只是螳臂当车,却什么也改变不了。

    不过,至少可以让她们在这匆匆的青春里,多一些欢颜笑语,多一些自由自在吧?

    想到这儿,房俊笑了笑,站起身,不理正斗鸡一样互瞪的程处弼与刘仁景,振臂呼道:“两位妹子的话,那就是军令!诸位,愿意听从军令的,随我保护两位妹子,兵骊山去也!”

    两个小丫头顿时眉开眼笑,美得心窝里像灌了蜜一样……

    刘仁景和程处弼面面相觑,齐齐哼了一声,也放下架势。

    房俊见状,便让房全找了几双草鞋出来,把草鞋穿在牛皮靴外面,又找了几块皮扎,将小腿全部包裹起来,山上积雪肯定没膝,不这样包裹起来可不行。

    然后又照样亲手给房秀珠和李玉珑武装起来。

    大唐虽然女人地位不低,远没有后世理学盛行之时的卑贱,但到底不如男人,何曾听过有谁家的男儿这样对待女孩子?

    房秀珠还罢了,毕竟是自己的二哥,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心里甜甜的很感动。

    李玉珑却是羞红了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儿,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木偶一般僵硬不动,任凭房俊上上下下的为她穿戴,鼻子里充盈着浓烈的男人气息,整个脑子都晕晕的,芳心“扑腾扑腾”越跳越快。

    房俊却是没有什么想法,纯粹就是把李玉珑也当成个妹子来看待。他也不能有什么想法,武媚娘毕竟已经及笄,育得也好,浑身上下已经是个女人。李玉珑呢?这丫头像根儿小葱一样……能有啥想法?

    诸人见了,也学房俊这样穿草鞋、裹皮扎,收拾停当,李思文破锣一般的嗓子吼了一声:“大军开拔!”

    众人便出了大厅。

    房全看得直叹气,这帮子家伙实在太胡闹了,且都饮了不少烈酒,都是大老爷们倒是没啥事,但毕竟有两个女娃子,万一有个闪失可了不得,便急忙让房四海带着几个身手矫健的仆人跟着。

    过了片刻,十几个健仆各执笤帚、竹杈、木棍急急赶来,众人便出了庄子,一路向后山进。

    骊山是长安盛景,山不高但清幽秀美风景颇佳,是关中附近游玩的好去处,中秋赏月、重阳登高都是人满为患,但在这样积雪数尺的寒冬登山的实在是绝无仅有。

    一行数人来到沿着山路上山,这时天色暗下来,已是掌灯时分,但四下里雪光映照依然明如白昼,只是积雪臃臃平平,几乎辨认不出山道位置,稍一不慎踩入路边的沟壑就能摔个腿断筋折。

    程处弼和李思文各持竹杈在前探路,竹杈插下去,好深一截,李思文便叫道:“这雪有三尺深。”

    李玉珑兴致勃勃道:“有这么深吗?”走过去一踩,刚好踩到一个聚雪的凹处,整个人差点没陷进雪里,吓得哇哇尖叫。

    幸好房俊就在她身边,见状拉着她的手笔微微一较劲,就把她轻若柳絮的小身子给提溜上来。

    李玉珑吐着舌尖,拍着胸脯道:“吓死我啦!”却是拉住房俊的手笔再也不松开。

    长孙嘉庆叫道:“看先锋官替尔等除雪开道!”

    那群健仆待要上前清理山道上的雪,张原道:“这要清理掉雪再上山那天都要亮了,每人用一根木棍或竹杈支撑,踩着长孙的脚印慢慢上去。”

    长孙嘉庆身材高大,便如一辆人形装甲车一般向前推进,众人都踩着他的脚印前行。

    房四海领着两个健仆护在长孙嘉庆身边,找准山道位置,一步一个脚印往山上攀登,房俊、李思文、程处弼、刘仁景跟在后面,将房秀珠和李玉珑两个女生护在当中,相扶相帮,笑语不断,从半山腰的房家庄子到山顶的一处道观,竟走了两刻时。

    骊山多温泉、奇景,乃是历代帝王避暑巡幸之处。

    周、秦、汉、唐以来,这里一直作为皇家园林地,离宫别墅众多。上古时期,女娲在这里“炼石补天”;西周末年,周幽王在此上演了“烽火戏诸侯”的历史典故;秦始皇将他的陵寝建在骊山脚下,那土地里现在还深深掩埋着闻名世界的秦兵马俑军阵;再过上一百年,唐玄宗与杨贵妃还会在此演绎了一场凄美的爱情故事,白居易为此谱写了一长恨歌的传世经典……

    只不过房家庄子所在的骊山东坡一处山岗,多山石而少温泉,景致也不秀丽,没有皇家园林建于此处。唯有山脊出有一座道观,也不知建于何年何月,香客稀少,游人罕至,门巷倾颓,墙垣朽败,门前有额,写着“重阳观”三个大字,却是风吹雨蚀早已残破不堪。

    那道观里的唠叨吃了晚饭就已经躺到被窝里,正冻得抖抖瑟瑟,听到外面人语喧哗,不知生了什么事,这大雪天山路都封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是山精?还是木怪?

    老道缩在厚衾中抖,等到听到突兀的敲门声,吓得从被窝里一跃而起,直奔旁边的耳房,口中大叫:“师叔救我!”

    耳房中顿时传来一声怒咤:“深更半夜的,鬼吼鬼叫想吓死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