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一章 蔬菜大棚
    第二天,李淳风果然来了。

    老道昨日拿着那阿拉伯数字回家,在书房里闷了一整天,越琢磨越是觉得神奇,越琢磨越是脑洞大开,总觉得这看似简单的数字有着无穷的妙用。

    将之带入天文历法的计算,果然事半功倍,往日里需要大堆算筹的计算公式,如今轻轻松松搞定。

    回头再看房俊画的那张火炕图纸,亦是越看越觉得有道理,他虽然不明白空气的流动、气压的作用,但大道至简,并不妨碍他参透其中的奥妙。

    心里愈惊疑不定,这房二郎坊间皆盛传其不学无术、木讷憨直,可是自己从其面相却看不出此人是个无智粗俗之人,况且这阿拉伯数字看似简单,实则玄妙非常,普通人根本难解其中曲折,房俊却是随手拈来……

    次子非但不似外界传言那般无用,甚至说一句“腹有锦绣”都不为过!

    最让李淳风感兴趣的是: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拥有短命衰运的山根、福旺绵长的人中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面相?

    李淳风擅长的是奇门之数,相面并非其长项,看来还需向袁师叔请教才是……

    当即,李淳风便修书一封,遣人给正在蜀中游历的袁天罡,自己则再次登门,向李淳风求教阿拉伯数字的奥妙。

    然而到了房家庄子,却得知房俊已经闭关,不见外客。

    李淳风愕然,对于房俊“闭关”的说法哭笑不得,这小子非僧非道,既不参佛又不修仙,闭的哪门子关?分明是知道自己必来,借口托词而已,

    可是自己曾有不经意间得罪之处?

    想了想,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沮丧的叹气而回。

    房俊起先确是为了躲避李淳风而跑到后山铁匠铺,但是仅仅待了一天,便待不住了。

    原因是工匠们居然制成了平板玻璃……

    看着那些凹凸不平、七扭八歪的平板玻璃,房俊大为兴奋。

    这些玻璃虽然尚不能作为窗户玻璃使用,但是用来建暖棚却足够了!

    只要想想连房家这样的宰相之家,整个冬天也见不到几片绿菜叶,便可知这个时代的反季蔬菜多么难得。

    每一次涮羊肉,最贵不是那一片片肥瘦适中的羊肉,而是那几根翠绿的青菜……

    其实唐朝早已有了温室蔬菜栽培技术,只不过由于成本太高,也只是在皇家内院有那么几处依靠取火升温栽植蔬菜的温棚,而且没有透光度好又隔温的材料,产量极低,并没有流传开来。

    所以,当房俊召集工匠打算建温棚的时候,招到一致反对。

    房全哭着一张菊花儿也似的老脸,苦口婆心的劝:“二郎,别闹咧,这温棚某也曾有耳闻,需得盘一处极大的火炕,菜蔬皆栽于其上,又得建屋以阻挡寒气,所费不菲。关键还是这个生火的技术太难,必须得用上好的竹炭,若是寻常的柴火则无法准确控制温度,要么冷了菜蔬冻死,要么热了菜蔬都熟了……再者说,这玻璃实在太过金贵,用之建温棚,岂不白瞎了?”

    他还想着那三棱镜卖了四万贯的事儿,下意识的就觉得这么多玻璃还不得卖上千八百万贯?

    房俊却浑不在意:“金贵个蛋啊,还不就是沙子烧出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最后警告你们一次,那三棱镜从今以后谁都不许再做哪怕一个,否则家法伺候,懂?”

    开玩笑,若是流传出去那“能召唤彩虹的神器”跟这些破玻璃一样,可就坏了菜了。杜家到没什么,就算明知道被自己耍了也没辙,可李二陛下若是恼火起来,能有自己的好?

    众人也都知道此事绝对不能再提,纷纷点头附和,赌咒誓。

    房全还待再劝,房俊却制止他,说道:“老全叔,某叫你们来,不是问你们这个温棚建不建,而是应该怎么建,都说说想法吧。”

    无论干什么事,权威都是最重要的,哪怕明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也绝对不容许在这么多人面前反驳自己。

    权威代表了话语权,这处庄子想要按照自己的设想去展壮大,将来成为自己、甚至整个房家幸福生活的坚实基础,那就只能有自己一个声音。

    自己说的话,那就必须去做,毋庸置疑。

    否则自己任何一个决定都是越时代一千多年的理念,这些人如何理解?

    说来吵去的,啥事儿也别干了……

    房全闻言,略有些不自然。

    他是房家的老人了,兼且房家上下一直以礼相待,便自持资历深厚,在这庄子里一向说一不二。

    可房俊的一席话却点醒了他,到底是尊卑有别,上下有序,一而再的质疑主家,非是仆人之道。

    况且二郎已经用一些列的事迹证明,他的眼光本事远远过自己……

    房全心里释然,既然不能阻止了,那便给点意见。

    “某听说,皇家于骊山别苑的几处温棚,是引来温泉水浇灌?”

    他问的是庄子里的木匠柳老实。

    这老头手艺没的说,去年暑天记得工部营造司还来庄子里征调他,去帮着修缮骊山上的皇家别苑,想来对那里多少熟悉一些。

    果然,柳老实点头说道:“确有此事,某听说,是在冬日里将温泉水引来,先放置在露天的池子里,待其温度降至所需,在引入温棚灌溉。”

    房全便对房俊说道:“咱们庄子也有一处温泉,何不将温棚建在那里?”

    房俊奇道:“咱们庄子里还有温泉?”

    柳老实笑道:“岂止是有,还不止一处,这骊山之上,说不得哪个山坳里就冒出一眼温泉,多的是咧。”

    房俊大喜:“快带我去看。”

    当下,几名工匠领着房俊出了铁匠铺,沿着山路走了不远,便在一处向阳的山坡下现一个小水潭。

    寒冬腊月,寒风刺骨。

    那小水潭却是水波荡漾,雾气氤氲,四周山岭白雪皑皑,唯独潭中却是并不封冻。

    溯源观之,却见水潭上方有几块巨石,几注清澈并且散着雾气的泉水从巨石的缝隙之中汩汩流出,蜿蜒而下,最终都注入那方水潭。

    只是唯有来水之处,却无泄水之路。

    房俊顿时美了,心里畅想着若是在此处修建一座房子,砌上两个浴池,闲来搂着武美眉泡泡温泉,欣赏一番那白皙滑腻的肌肤、妩媚如花的娇靥,顺带着做一些有益身心的运动,这日子不要太美好……

    如此山间别墅,独门独院,山色秀丽,又是温泉水入户,放在他那个年代,还不得大几千万花出去?

    没说的,必须得盖房子!

    只不过现在正值严冬,房子肯定一时盖不了,得待来年开春才能施工。

    但是盖温棚没问题。

    此处是向阳山坡,又处在一个小山坳里,温度本就略高一些,只需将铁匠铺那一排破房子扒掉,反正那边冬天也不炼铁,开春再盖好了,扒下来的砖石砌这个温棚足够,还能再盘一铺火炕。

    至于这时候砌温棚会不会墙没干便被冻住,问题倒是不大。

    大不了多在棚子里支几根承重柱子,承担玻璃的重量,反正也不住人,无所谓到处是柱子会不会乱七八糟影响劳作,墙壁更多是用来遮挡寒风和保温的作用,不漏缝就行了。

    不过这温棚不是一天两天能建成的,火炕倒是正好趁机弄出来,这见天儿的后半夜实在太冷了……

    当即便领着一众工匠,回到铁匠铺那边,咣咣咣一通砸,先扒了几间房子,清出一些完整的砖块,再回到卧房,咣咣咣又是一通砸,把屋里的老火炕拆了,惹得庄子里的人齐齐出来观望,不知道二郎这又是的哪门子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