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二章 房家工程队的诞生
    柳老实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三继承了他的衣钵,都有一把好手艺,是新丰远近闻名的好木匠。老二柳天养却是跟着娘舅学成了泥瓦匠……

    房家不禁有些感叹,这个小小的庄子里居然卧虎藏龙人才济济,干点什么都有专门的手艺人。

    盘炕这种粗活,自是不用房二郎伸手,他只需捧着个紫泥小茶壶在一边指指点点,便有柳天养领着两个兄弟以及一群仆役动手。

    盘炕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只需懂得一些原理,清楚其中构造就行了,更何况还有房家亲手绘制的施工图纸,烟道的形状、高度、长短都详细清楚,整个火炕尚未动工,各个环节便一目了然。

    柳老实陪着房俊,看着施工图纸,赞叹道:“二郎这个图太好咧,以后盖房子要是也用这种图,那可就轻省多了,即便是新设计的楼阁,也不会有太多误差。”

    他是庄子里祖师爷爷级别的地位,除了房俊一般人指使不了。

    这时原本的炕面已经刨开,炕洞里面乌漆抹黑全是烟灰,早已堵满了烟道。而且那烟道直来直去空空荡荡,炕有多高烟道就有多深,狗洞眼儿更是一个大窟窿……

    既不保温又没有注意蓄热,更不考虑空气的对流,这得烧多少柴火才能热炕?

    柳天养指挥着仆役们先是在炕洞里铺了厚厚的一层沙子,然后将一块块砖按照图纸上的设计垒起来,再用黄泥和沙子搅拌的沙浆粘合,没一会儿就垒完了。

    狗洞眼儿比较麻烦。

    以往此处都是随意的敞开着,烟囱只是起到一个冒烟的作用,完全没有利用到空气的流动使得炉灶内的柴火充分燃烧。

    柳天养按照图纸把狗洞眼儿砌上,依着房俊的指使点了一把茅草,凑近狗洞眼儿,里边突然鼓出来一股风,将茅草吹灭了。

    房俊连连摇头。

    柳天养挠挠头,一头雾水:“以往都是这么弄啊,今天风小,所以不好烧,要是风大就没问题了。”

    房俊无语,风大的时候要烧火,风小的时候就不烧了?那我费这个劲盘这个炕干嘛?

    挽了挽袖子,房俊跳到炕洞里,蹲到烟囱根儿底下,用一块半截砖头将狗洞眼儿挡住一半,伸手试了试,觉得不行,又挡住一些,只留个一掌宽的缝隙,再试了试,觉得差不多。

    “再点一把茅草,看看效果。”

    柳天养连忙抓来一把茅草点燃,凑到狗洞眼儿附近。

    那缝隙里突然生出一股吸力,将火苗完全吸到里边,出“呜呜”的鸣响。

    柳天养都看傻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怪物在烟囱外边使劲儿的吸气?

    房俊拍拍手站起来,说道:“一铺炕的好坏,最最关键就是这个狗洞眼儿,依着某刚才的方法,多盘几铺炕,多试几回就掌握了。”

    没法儿跟这帮大字不识的家伙讲什么原理,直接告诉他们怎么干就好了。

    盖上石板,缝隙用小石子塞严实,最后在石板上抹了一层黄泥,抹平抛光。

    柳家老大柳天生将原本那根旧炕沿又打磨一番,弄得溜光水滑,然后按上去。

    没到两个时辰,一铺大炕就完工了。

    房俊便领着一帮工匠到外屋垒起了新式炉灶。

    刚过午时,炉灶也砌好了。

    然后点火升温,新打的炕面没有两三天烘烤,睡不得人,太潮湿。

    这个新式的灶台,前为大锅,后为炉灶,两相并列。大锅烧柴,炉灶烧煤,用大锅时堵住炉灶进入炕洞的烟眼,反之亦然。

    大锅底架上柴火,用火折子引燃,呼呼的燃烧起来,没过一会儿,一大锅清水便开锅了。

    众人都有些震惊,房全说道:“这灶台不错咧,今天屋外没风,这锅水也比往常风大的时候开得快!而且柴火也省得多,好东西哇!”

    柳天养“噗通”一声跪倒房俊面前。

    房俊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捧着的茶壶扔出去,惊问道:“你干啥?”

    柳天养眼巴巴的瞅着房俊,说道:“二郎,您收我为徒吧……”

    房俊莫名其妙:“某收你干个锤子……”然后醒悟过来,这小子莫非是想学自己这盘炕的手艺?

    “盘炕这种事儿,也没啥难度啊,你这前前后后的都看了,还不会?”

    “会倒是会了,可这是二郎您的手艺,没得您的允许,小的怎么敢用?”

    感情是怕这个……

    这年头当然没什么知识产权保护法之类的玩意儿,手艺谁学去就是谁的。只不过柳天养是房家的仆役,若是偷偷学了主家的手艺自己拿出去用,还不得被主家打死?

    房俊无语的摆摆手:“得了吧,就这么个玩意就拜师?那改天少爷我将真正的本事拿出来,你还不得认祖师爷?都是些小道,谁学了谁就拿去,在场所有人都一样,或者你们干脆组建一个施工队,专门去给别人家盘炕,也能赚俩小钱儿不是?”

    众人大喜。

    多一个手艺,就多一口饭吃。

    这年头不管是什么手艺,那都是捂着盖着,所谓的传子不传女、传儿不传媳……所以,除了自家的祖传的手艺,即便是拜师也学不到什么真本事。

    世人都是宁可带进棺材里,也绝不轻易授人。

    像房俊这样完全不在意,怎能不让他们欣喜不已?

    不过再联想到这位二郎便是连烧制玻璃那样的绝世手艺也都传授给庄子里的几个老匠人,也就不怎么惊讶了。

    咱这位二郎,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棒槌……

    不过遇到这么一位主家,何尝不是幸运呢?

    房俊见时辰尚早,这年头对于仆人可没有午餐一说,便领着大伙趁热打铁,去书房砌了一个壁炉。

    壁炉好砌,但是烟囱颇费了一般手脚。

    最后搭了脚手架,才算砌完,又怕天冷冻住了粘合的泥浆,壁炉砌好便一刻不停的烧火。

    古色古香的壁炉,松木燃烧出“必剥”的炸响,散着淡淡的松香味儿,坐在宽大明亮的书房里,颇有一种置身于中世纪欧洲的恍然。

    上辈子憧憬了好久有一幢这种带壁炉的房子,却没想到在这辈子实现了……

    房俊看着壁炉里熊熊燃烧的火苗,心里有些犯愁。

    今晚睡哪里呢?

    庄子不大,人却不少,除了这间卧室,也就这间间书房是房俊的个人空间。

    卧室里火炕还没干,这书房里没床,没地儿睡觉了。

    要不然,去武美眉屋里将就一宿?

    想到曹操,曹操就到。

    房俊正坐在胡凳上yy,身后脚步轻响,鼻端充盈着一股熟悉的香气,一把温柔甜腻的嗓音在耳畔响起:“二郎,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房俊闻言,扭头一看,果然是武媚娘。

    这算是心有灵犀么?

    正想你呢,你就出现……

    房俊看着武媚娘娇媚秀美的脸蛋儿,鼓囊囊的胸脯,柳条儿一样的腰肢,咽了咽口水,说道:“那啥,某无家可归了,女神仙可愿意收留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