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三章 肯定不碰你
    “某无家可归了,女神仙可愿意收留一晚?”

    闻听此言,武媚娘秀丽白皙的脸蛋儿“腾”的一下就红了,艳红的脸颊像是夏日傍晚蒸腾的晚霞,另有一种娇艳欲滴的妩媚。

    “不……不行……”

    武媚娘羞不可抑,两只小手儿死死的绞在一起,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儿,长长的睫毛小扇子一样忽闪忽闪,鼓鼓的胸脯急剧起伏。

    这个二郎,怎么突然就想……那个?

    虽然陛下将我赐给你,就注定了迟早是你的人,可是这也太心急了吧?尽管不能明媒正娶,起码也得准备个圆房的仪式吧?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就想上我的床,把我当成什么?

    诶?

    不对呀!

    武媚娘突然想起,自己可是带着“任务”来的,临出宫的时候,高阳公主可是有过交代,要试探房俊是不是“兔子”……

    这岂不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哎呀,我怎么那么嘴快,直接就拒绝了呢?

    难道现在改口?

    那也不行呀,羞死人了……

    房俊没想到武媚娘拒绝得那么快,突然有些意兴阑珊,刚刚萌生的一点冲动,瞬间烟消云散。

    虽然在这个时代,皇帝金口御赐便已经注定武媚娘这辈子都生是他房俊的人、死是他房俊的鬼,自己完全有权利予取予求,可依靠这个又有什么意思?

    想要个女人还得使用身份威压,真是失败啊……

    “不愿意啊?那算了……”

    房俊懒散的靠在榻上,意兴索然。

    武媚娘心里“咯噔”一下,偷眼去瞧,却见房俊毫无形象的歪在榻上,一脸颓然沮丧。

    生气了?

    “不是……我是……那个……”武媚娘又羞又急,却不知如何开口,明媚的杏眸顿时蒙上一层雾气,泫然若弃。

    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妾室惹得夫君不高兴,实在是大大的不对。

    房俊坐直身子,看着武媚娘。

    武媚娘心里一抖,俏脸一脸惶然失措。

    如此正经的神色,可是很少在房俊脸上出现,必然是真的生气了,这可怎么办?

    房俊直视武媚娘,正容说道:“媚娘,相处这些时日,想来你也能了解某的性格,在某眼里,并不会因为陛下的口谕而对你有任何轻视。你若愿意留下,某现在不能轻许你正妻之位,但可以保证一视同仁,即便是妾室,也绝不会轻贱于你;你若想走,某自会寻个机会去恳求陛下,还你自由之身。某房俊堂堂男儿汉,顶天立地胸怀坦荡,绝不做强迫女子之事!”

    三妻四妾是每一个男人的愿望,房俊也不例外。

    将未来的武则天收入房中,更是任何一个男人至高无上的成就……

    但房俊毕竟是一个现代人,他的思维有别于这个时代的所有人。喜欢一样东西,他会去尽量争取,可以阴谋诡计、可以耍些手段,但绝不会蛮不讲理的据为己有。

    哪怕有冠冕堂皇的借口也不行。

    武媚娘真的慌了,这是要……赶我走?

    当初自愿入宫,便是在家里受不了兄长的苛待,现在若是被房俊赶走,自己还能回那个家吗?

    被陛下像是货物一样赐予臣子,再被房俊像垃圾一样抛弃,几乎可以想见兄长的嘴脸……

    天下之大,我还能去哪儿?

    最关键的是,难道房俊就对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说得出如此绝情的话语?

    难道他就看不出,自己对他并非没有一丝情愫?

    在房家的这些日子,武媚娘渐渐对房俊有所了解。

    她不是高阳公主,幼年的经历、天赋的智商,让她懂得看人不能只看外表,而是要去在意一个人的内心。

    再俊秀的外表、再伶俐的口齿,都只是一层裹在躯壳之外的金玉。

    只有一颗强大的心脏、一根压不垮的脊梁,才是一个女人终生的依靠。

    房俊不如那些浪荡公子俊俏,但绝不难看;也不如别人般舌绽莲花口齿伶俐,但绝不笨嘴拙舌;更不如那些世家公子一般温润如玉,但他更淳朴真挚……

    他没有金玉般绚丽的躯壳,却有锦绣在胸。

    他强壮的臂膀,是一个女人安稳的港湾,自懂事以来,武媚娘从未像现在在房家这样安稳惬意。

    他像是一团炙热的太阳,渐渐融化了武媚娘心底的冰寒……

    武媚娘觉得心底一丝丝的刺痛,殷红的嘴唇变得有些白,秀眸里蕴含的珠泪再也忍不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滑过白皙嫩滑的脸蛋儿,倾泻而下。

    要向他表白自己的心迹吗?

    女人的矜持,让武媚娘说不出口……

    最终,她只是狠狠跺了跺脚,咬着樱唇转身离去。

    留下房俊一脸茫然。

    这丫头怎么回事?咱说得够明白了哇,想走想留都随你,你咋还哭上了?

    女人心,海底针,越是聪明、越是有才华的女人就越是搞不懂。

    怪不得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呢,古人诚不我欺哉……

    夜幕已深。

    肆虐的北风在窗外呼号,壁炉里依旧架着松木燃着炉火,却驱不散刺骨的寒意。

    房俊裹着一床被子,蜷缩成一团,抖抖索索的躺在榻上。

    温度绝对已经零下,房俊心里暗暗叫苦,不该白天将那炕刨了,好歹也带点热乎气儿,不至于现在这般冻死人。新炕还得两天才能睡人,今晚就要了老命了,明晚还不得把自己冻成冰棍儿?

    被窝里的汤婆子没一会儿就凉了,房俊将之踢出被窝外面,这玩意温度降下来之后非但不取暖,反而吸热。想要喊丫鬟换一个热的汤婆子,想了想,却又忍住。

    这大半夜的,谁不爱在被窝里睡觉?算了,忍忍吧……

    房俊叫苦不迭,心想难道是小冰河气候提前降临了?

    这根本没法睡觉哇……

    翻来覆去,越来越冷,便想要起身穿衣,到壁炉旁坐着烤火取暖。

    这时房门轻轻被人从外面拉开,一丝寒风从门隙吹进来。

    一个雪白的人影轻飘飘的飘了进来……

    房俊打了个激灵,喝道:“谁?”

    难道有鬼?

    自从遇见李淳风,勾起自己关于“借尸还魂,夺舍重生”的联想之后,房俊的那点唯物主义信仰早就抛进了太平洋,最怕的就是鬼……

    “郎君,是我……”

    语调轻轻柔柔的,像是一条细细的丝线缠住心尖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