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四章 没信用……
    房俊呼出一口冷气,放松神经,埋怨道:“深更半夜的不睡觉,跑老跑去的吓人玩,有意思么?”

    壁炉里淡淡的火光映出一张完美无瑕的俏脸,正是武媚娘。

    听到房俊语带不满,武媚娘眉尖儿蹙了蹙,咬了咬嘴唇,有些委屈。

    “奴……奴是过来……请郎君去奴的房里睡……”

    “你说啥?”

    房俊意外的看着武媚娘,不知是羞涩,还是火光的映照,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红的娇艳。

    武媚娘拘束的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她已经鼓起最大的勇气说出这句话,但是女人的矜持却让她无法再说一次。

    “若是因为某之前的那句话,你大可不必……”

    这丫头是怕被自己赶走,所以才这样的?

    “不是……”

    武媚娘急道。

    “不是被迫的?”

    “不是,是……奴……奴……自愿的……”

    武媚娘声如蚊呐,脸红如血。

    一个清纯的少女亲口邀请男人去自己的床榻就寝,即便是名义上的夫君也很是难为情。

    房俊“腾”的就从榻上跳起来,趿拉了鞋子,拉住武媚娘的小手,急道:“那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冻死我了都……”

    武媚娘低着头,被房俊拉着小手,回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里温度并不高,也没有燃着炭盆,一根蜡烛立在屋中的案几上,随着气流闪烁不定。

    房俊一进屋就直奔卧榻,甩掉鞋子,“跐溜”一下就钻进武媚娘的被窝。

    顿时,一股清新好闻的香气和温暖的温度将他紧紧包裹,房俊惬意的嘘出口气。

    “咦,你愣着干啥,快点上床啊?”

    房俊见到武媚娘依旧站得老远,不禁问道。

    “奴……奴不困,郎君自管睡去,奴……坐坐就好。”

    武媚娘吱吱唔唔的说道。

    上床?

    她可不敢……倒不是不敢,而是就这么被房俊“吃掉”的话,她有些不甘心。

    起码也要定下名分吧?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算怎么回事儿?

    房俊就笑道:“莫多想,某跟你保证,绝对不碰你一根手指,某占了你的被窝,却让你挨冻一夜,怎么说得过去?”

    武媚娘摇头,只是不肯。

    房俊无奈,眼看着温香软玉抱在怀的奢想就要完蛋,只好耍赖说道:“那你就是怪某占了你的被窝咯?那行,某还回书房便是了……”

    说着,就要从被窝里出来。

    武媚娘心里一急,只好说道:“那……真的不碰我?”

    “肯定不碰!”

    房俊指天誓。

    “哦……”

    武媚娘应了一声,犹豫一下,吹熄了蜡烛,卧室里顿时陷入一片漆黑。

    落针可闻。

    “磨磨蹭蹭的,干啥呢?”房俊催促道。

    “来啦……”

    武媚娘给自己连连打气,不断的说服自己:郎君是个诚实的君子,自然说到做到……

    幸好黑暗给了武媚娘莫大的勇气,扭扭捏捏的走到榻边,轻轻脱去披着的狐裘,脱掉鞋子,却连中衣也不敢脱,伸手摸索着被子。

    忽然手心一热,摸到了一只手。

    尚未等她叫出声,那只手便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猛地一用力,将自己拽了过去……

    武媚娘惊呼出声,自己的娇躯依旧被房俊掀开被子拽到被窝里。

    房俊把武媚娘拽进来,便压紧了被子。

    武媚娘气道:“郎君说了不碰我的……”

    房俊耍赖:“黑灯瞎火的,某也没看到哇,不是有意的……”

    身边的娇躯泛着淡淡的香气,房俊忍不住,侧过身,伸出手臂紧紧环住武媚娘的纤腰,搂在自己的胸膛里。

    “啊……”

    武媚娘惊呼一声,微嗔说道:“现在怎么说?”

    “某又没碰你的手,只是搂着你的腰,不算食言吧?”

    温香软玉在怀,房俊得意极了。

    武媚娘看似瘦弱,只不过是骨架娇小,身上却很是丰腴。香软的娇躯在自己怀里微微抖,也不知是冻得还是羞得,散着火炉一样的热量,甭提多舒服了。

    “无赖……”

    武媚娘呢喃一声,不再抗拒。

    事实上,来自对方身上浓郁的阳刚之气早已熏得她昏昏欲醉,娇躯酸软,哪怕房俊这时想要再进一步,也生不出一丝抵抗的力气。

    佳人在怀,房俊下巴碰触到柔软的丝,鼻间嗅着如兰似麝的香气,紧了紧手臂,感受到那柔软的纤腰惊人的柔韧,双腿绞上对方的大腿,轻声说道:“安心的睡吧,仅此而已……”

    “嗯……”

    武媚娘羞涩的应了一声,轻轻扭了一下娇躯,紧紧依偎在房俊怀里。

    寒冷的夜晚,没有什么比少男少女依偎在一起更能感到温暖的了……

    武媚娘做了一个梦。

    梦到自己坐在一艘小船上,畅游在碧绿的溪流之上,两岸青山绿树,鸟语花香,小船儿荡啊荡,荡得人魂销骨软,喘不过气……

    然后,她被一阵气闷给憋醒了。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阳关依旧透过糊着窗纸的窗户照射进来,并不炽烈,却让人暖洋洋的。

    只是腰腹之间被勒得紧紧的,有些喘不过气。

    尤其是一根火热坚硬的东西正定在自己腿心,顶得她浑身软、心神荡漾……

    武媚娘瞬间清醒。

    微微掀开被子,低头一看,便见到一条健壮的手臂紧紧的搂住自己盈盈一握的纤腰,最离谱的是,另一只手从自己侧卧的颈下穿过,撩开中衣的衣襟,紧紧攥住自己一只柔嫩的丰盈……

    武媚娘柔软的娇躯瞬间僵硬。

    上、中、下三路敏感的部位同时遇袭,少女青春火热的娇躯微微颤栗。

    似是感受到怀中玉人的异样,房俊也醒了过来。

    “醒了?”

    “嗯……”武媚娘蚊子一般嗯了一声,一动不敢动。

    “再睡儿吧,不急着起……”

    房俊嘟囔一声,觉得手里的触感不错,便使劲儿握了一下,软中带硬、滑腻娇嫩、大小适中……嗯,手感蛮好。

    武媚娘却是被这一下捏得魂儿都差点飞了,“嘤咛”一声,浑身酸软,哀求道:“郎君,不行……”

    怀里香软的娇躯轻轻扭动,不可避免的碰触到难堪之处。

    少男的“起床气”是很大的,凸起便极为明显。

    被蹭了几下,房俊忍不住了,双手登山涉水,嘴唇也问上武媚娘光滑白皙的后颈……

    “啊——”

    武媚娘被房俊揉的心都碎了,感觉到那只可恶的大手已经探进自己的衣襟,沿着自己光滑的小腹一路向下,滑入溪谷,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拽住房俊的手,像一只灵巧的猫一样,掀开被子窜了出去。

    紧紧掩住自己的衣襟,武媚娘回头娇嗔的瞪着房俊:“没信用……”

    房俊不以为意,哈哈一笑,伸出手指。

    那指尖带着一丝淡淡的湿润……

    “嘤咛”

    武媚娘羞愤欲死,脸红得差点滴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