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六章 盛世?(下)
    那汉子闻言更怒,下手愈没有轻重:“你娘都是我的人,她的东西还不就是我的?赶紧给我拿来……”俯身去掰开男孩的手指。

    男孩却死死不撒手,哭叫道:“我娘的粥都被你吃掉了,她还有病,再不吃东西就饿死了……呜呜……死也不给你……这是给我娘吃的……”

    房俊本不欲管这些闲事,虽然这个汉子实在是过分,但这里灾民有上千之数,他管得过来吗?

    可是听到男孩的话,房俊面容沉下来,吩咐仆人道;“把他拉开!”

    几个仆人二话不说,甩蹬下马,冲过去就将那汉子拉开。

    那汉子冷不防被人拽住胳膊拉开,大怒,正欲喝骂,回头一看,就缩了缩脖子,没敢吭声。

    房俊貂帽锦裘,骑着的一批骏马通体乌黑神骏非凡,一见便知是身份高贵的贵人,便是几个仆人也是神情倨傲,气势汹汹,这汉子如何敢惹?

    他讪笑着说道:“几位贵人,某正在教育自家儿子,这兔崽子实在没良心,见笑,见笑……”

    家务事?

    房俊在马上皱皱眉,心下犹豫。

    这里是唐朝,不是二十一世纪,没有什么儿童保护法……君为臣纲,父为子纲,不是说说而已,若是为人子者不孝,老爹是完全有权力把他打死,而不用偿命,甚至会得到舆论的支持。

    可这男孩刚刚说,这个饭团是为他母亲讨来的,这个汉子却要抢着吃了,却让房俊怒火中烧。

    昂藏男儿,不能给妻儿谋一顿温饱的饭菜、一处遮风的家园,反倒要抢夺妻儿口中的食物,简直连狗都不如!

    “我不是你儿子,我姓卫,你姓赵,你不是我爹……”

    男孩大叫。

    那汉子大怒道:“小畜生找死吗……”伸手欲打。

    这是旁边早围拢过来不少灾民看热闹,便有人讥笑道:“得了吧,赵四,卫鹰本就不是你亲儿子,你还真当自己是人家的爹咧?”

    又有人道:“就是,讨了卫四娘那样的媳妇儿,简直就是你老赵家祖坟冒青烟了,你个驴日的整天吃喝嫖赌,却逼着娘儿们养你,现在婆娘病了,你居然连她的口粮都抢了,你特么还是人吗?”

    围观众人皆是看不过看,纷纷出言谴责那赵老四。

    赵老四面皮通红,色厉内荏道:“此时某的家事,与你等何干?休要聒噪,赶紧散开……”

    房俊此时已是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不由气得脸色青,咬着牙说道:“赵老四,大伙儿说的,确有其事?”

    赵老四心虚,却见房俊虽然衣饰华丽气度不凡,但眉眼之间稚气未脱,想来是个富贵人家的少爷,不见得有什么主见。

    便梗着脖子说道:“确有其事又怎样?那婆娘嫁给我,就是我的人,我要她生她便生,要她死就得死……”

    房俊气得鼻子都快冒烟了,怒极反笑:“所以,就连婆娘救命的口粮,你都忍心抢夺据为己有?”

    “关你何事?”

    “关我何事?”

    房俊一脸狞笑:“确实不关我事,但我这人就爱多管闲事,行不行?”

    赵老四嗤笑道:“你以为你是亲王啊?楞怂货……”

    房俊握住了马鞭,飞身从马背上跃下,说道:“某不是亲王,可就算是亲王,老子也是想打就打……”

    手臂一扬,马鞭的鞭梢出一声尖锐的呼啸,刺破空气,“啪”的一鞭子照着赵老四劈头盖脸的就抽下去。

    “哎呀……”

    赵老四惨叫一声,捂住头脸,大骂道:“你个驴日的,敢打老子……哎呦!”

    房俊咬着后槽牙,一鞭接着一鞭,死命的往赵老四身上抽。

    他对这个禽兽不如的人渣愤恨到极点,只觉得心里像是堵了一团火,不泄出来就得憋的五内俱焚!

    世上居然有如此不知廉耻、自私自利之徒?

    打死算球!

    房俊何等神力?便是那号称“镇关西”的燕弘亮也被他一拳撂倒,何况一个瘦的皮包骨的赵老四?

    十几鞭子下去,赵老四便蜷缩在雪地里,哼哼唧唧的连惨叫都叫不出来,浑身上下鞭痕粼粼血肉模糊,有出气儿没进气儿。

    那男孩一直在旁边看着,两只大眼睛里闪烁着解恨的光芒。

    待看到那赵老四眼看着就要被房俊拿鞭子抽死,突然扑过去抱住房俊的大腿,哀求道:“贵人饶了他吧……”

    房俊高高的举起鞭子,微微一愣:“你说啥?”

    他是真想把这人渣抽死了事!

    可这孩子刚刚还恨不得咬死这个赵老四,这会儿怎么有给他求情?

    “这人虽然禽兽不如,但若是没有他,我和我娘早就饿死了……您这一顿鞭子够他受的了,天寒地冻的,有没有吃食,怕是活不久,贵人您就饶他一命,别脏了自己的手……”

    男孩看着房俊的眼睛,说道。

    房俊是真的愣了。

    面前这个男孩食不果腹、衣不遮体,脑袋大身子小,明显是长期营养不良,可就是这么一个小乞丐一般的孩童,居然说出这样条理分明的话?

    难道真是天才都在民间么?

    房俊看了看男孩脏兮兮血迹斑斑的小脸,举着鞭子的手放下。

    “某给你这个面子,今日就饶了这个畜生!”

    房俊对这个叫做卫鹰的小男孩很感兴趣,问道:“不知你母亲在何处?”

    “啊!”

    卫鹰猛然惊醒,赶紧从地上爬起,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鼻血,撒腿就跑向路边的一个棚舍。

    旁边便有人叹气道:“这卫鹰是个孝子,可惜啊,他娘怕是活不成了……”

    “是啊,卫四娘多好的一个婆娘,硬生生被这个赵老四给毁了……”

    “谁说不是?卫四娘一直身子不好,又操劳过度,再加上这场大雪压塌了她家的房子,急怒攻心便病倒了,现在无衣无食无药,怎么挺得过去……”

    “哪怕有口吃食,或许也不至于如此……”

    “可那有什么法子?幸亏是吴王殿下得了那房二郎的计策,才逼得城中大户捐了些钱粮,可这城里城外多少灾民?哪里救济得过来……”

    “一天能免费放一顿稀粥,吊着这条命不饿死,就算是老天爷开眼了……”

    房俊心情沉重,放眼四顾,灾民们皆是面黄肌瘦、衣不遮体。

    这便是贞观盛世么?

    这便是历史上最繁华兴盛的时代么?

    这便是那国大民骄四海来朝的巍巍大唐么?

    全都特么扯淡!

    老百姓饭都吃不饱,你也敢称盛世?你也敢称繁华?你也敢称国大民骄、巍巍大唐?

    房俊觉得心里有一块打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也曾无数次讥讽诟病过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对这个不满、对那个愤怒,只是当他真真正正的站在一千五百年前,站在这个被无数史书夸得天花乱坠的盛世大唐,他才知道,什么制度、什么强大、什么威武,都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

    老百姓吃的饱饭,才是一个国家根本!

    才是施政者至高无上的成就!

    盛世明君?

    千古一帝?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