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七章 恩公
    房俊向那叫卫鹰的孩子所住的棚舍走过去。

    棚舍区汇集了太多的灾民,这些灾民大多是目不识丁的农夫,缺乏自我约束的意识,兼且饥寒交迫,连那天饿死冻死都不知道,又如何会去在意什么公共卫生?

    雪地里,棚舍前后的隐秘之处,到处是人的排泄物,虽然此时正值隆冬,都是连降大雪,这些秽物的气味被降至最小,暂时也无爆疫病的担忧,但满眼秽物、腌臜遍地,仍然让房俊胸口一阵阵翻腾,几欲作呕。

    那群围观的灾民不知这位贵公子要做什么,都不离去,跟在后面看热闹,窃窃私语。

    这些棚舍都是临时搭建,县里材料有限,也缺乏人管理,自是简陋到极点。

    别说遮风,便是挡雪也是不能。

    许多棚舍都是简单的搭个架子,上面覆盖着草席破布,在寒风下摇摇欲坠。

    卫鹰躲在的棚舍更是不堪。

    四周几根长短参差的木杆支起一块破败的草席,躺在棚舍里,便可见天上的日月星辰,靠北的那一面立了一块破门板挡住寒风,那门板却在风中摇摇晃晃,似乎下一刻就会被风吹倒。

    不足五六平方的棚舍里,却挤了七八个人,各据一角,似乎几几个不同的家庭。

    倒是那唯一一扇挡风的门板后面,躺着一个妇人,卫鹰正跪在妇人身边,轻声呼唤着“娘亲”……

    也不知是大家见这妇人可怜将这个挡风的地方让与她,还是那赵老四自私混账抢夺来这个地盘。

    那妇人身形瘦弱,躺在一袭破旧的草席上,全无声息,只是微微起伏的腹部让人知道她还有一口气在。

    “娘亲,你快睁眼看看,儿子给你讨来一个饭团……只是可惜被那个混蛋抢去吃了一半,不过我又抢回来了,这是我给娘讨来的……娘……呜呜呜……你快睁眼啊,你快吃啊……呜呜……”

    卫鹰一边哭,一边把手里的半个污秽不堪的饭团塞进妇人的嘴里。

    那妇人却依然没有一点反应,像是已经昏迷。

    房俊轻叹一声,眼眶有些酸涩的看着这一幕人间悲剧。

    自古以来,无论王朝更迭,还是天灾,苦的,却都是这蝼蚁一般的老百姓。

    即便是“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又何曾真正的把这些百姓放在心里?他所说的话、所表达的态度,最根本仅只是为了稳固自己的统治而已。

    这是一个完全没有人权的年代。

    达官贵族、王侯世家不将这些老百姓放当人看,便是这些老百姓自己,也未尝将自己当做人……

    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棚户外传来一阵喧哗。

    有人问道:“打人者何人,可曾走脱?”

    “不曾,正在那边棚舍里。”

    “带某去将此人缉拿,简直无法无天,居然把人打得这么惨!”

    没一会儿,房俊便听到身后脚步声响。

    一个仆人走出去,拦住此人,问道:“汝有何事?”

    “某乃是新丰县衙役,汝是哪家的刁奴,居然敢阻拦某缉拿凶犯,某非你也是同党?”

    一人大声呵斥道。

    房府仆人平静说道:“某乃是房府下人,吾家二郎正在棚舍内。那赵老四死有余辜,吾家二郎自会像县尊禀明此事,不劳汝等费心。”

    那衙役微微一惊,问道:“可是当朝仆役房府?”

    仆人挺直了脊背,一脸傲然:“然!”

    那衙役尚未说话,忽听旁边围观的灾民起鼓噪。

    “刚刚那小郎君可是房家二郎?”

    “额滴天,怪不得这么牛气,原来是房二郎啊!”

    “什么什么,居然是恩公大人当面?”

    “大家都来啊,是房二郎来了……”

    “哪一个房二郎?”

    “你够日咧,还有哪个房二郎,自然就是给吴王出谋划策,逼得那些大户捐出钱粮,让我们一天有一顿稀粥吃的那个!”

    “你说啥?原来是恩公啊,额得去给恩公磕个头……”

    这些灾民一听房俊在此,都感恩于他“勒石记功”的计策给大家带来的活路,纷纷跑出各自的棚舍,汇聚过来。

    房俊看着越聚越多的灾民,心里五味杂陈。

    灾民见到房俊,不知是谁起的头,忽然乱哄哄的像是风吹麦浪一般,吵吵嚷嚷的全都跪下,给房俊磕头。

    “多谢恩公活命之恩……”

    “恩公长命百岁,公侯万代……”

    听着这些赞颂之词,看着眼前几百号人向他磕头谢恩,房俊只觉得有股子热血直冲头顶。

    眼前这些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灾民,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

    他们不管谁当皇帝,不管这个国家的名号是什么,他们只有一个最简单最朴实最原始的奢望——吃饱饭!

    谁让他们吃饱饭,谁就是好皇帝!

    谁让他们吃饱饭,谁就是好国家!

    忠君爱国?

    咱不懂,咱只知道,谁被我饭吃,我就挺谁!

    或许,李二陛下是千百年来让更多的百姓能吃饱饭的好皇帝,所以百姓们就挺他!

    弑兄夺嫡、逼父让位?

    没问题!

    杀弟夺妻、霸占弟媳?

    没毛病!

    只要你让我吃饱饭,你就是盛世明君、千古一帝!

    什么道德文章、礼义廉耻,都不及一碗能活命的饱饭!

    就是这么朴实、就是这么纯粹!

    如果李二陛下如同隋炀帝一般弄得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你能想象得到历史会如何黑他!

    所幸的是,他让大多数的老百姓吃饱饭了,所以他的一切污点、错误,全都成了可以原谅的瑕疵。

    不用你在史书上粉墨是非,老百姓就替你说话了……

    人孰无过呢?

    这就是在道德上渣到极点的李二陛下,却成了千古一帝的原因!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娘亲……娘亲,您醒了?”

    房俊回头一看,却是那妇人不知是不是被灾民震天的呼声惊醒,正慢悠悠的睁开眼睛。

    那双眼睛混浊空洞,似乎已经了无生机。

    可突然间,这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却突然迸出一股光彩,那妇人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从草席上爬起来,想要站却站不起来,就那么咬着牙,披散着头,爬到房俊脚边。

    那妇人匍匐在地,语声微弱得几乎听不真切。

    “郎君……您是大喜大悲的圣人,民妇命不久矣,求您收留我这孩儿吧……只要给他一碗饭吃,哪怕做牛做马、为奴为婢都行……您行行好,收留他吧,不然他最终会饿死在这里……”

    这妇人早已体衰力弱,兼且卧病多时,一番话说出来,累的惨白的脸上虚汗如雨,气喘吁吁。

    这时,那卫鹰也突然跑过来跪下,抱住房俊的大腿,扬起一张肮脏不堪的小脸,哭着求道:“我求求你,救救我娘亲吧,她病的很重,您给她请个郎中,好不好?花不了多少钱的……只要您救她,我就给你当仆人,当牛当马……我不小了,什么活儿我都能干,我有的是力气,饭也吃的比别人少……求求您了……”

    房俊轻叹一声,还能说什么?

    回头吩咐仆人:“将这母子二人带回庄子,给这妇人请个郎中。”

    那妇人心神一松,顿时昏了过去。

    卫鹰吓了一跳,赶紧搂住自己的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