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八章 赴宴
    围观的灾民起先的确同情卫四娘和卫鹰,孤儿寡妇的嫁给赵老四这个混蛋,可是遭了大罪了。

    可眼见这娘俩居然绝处逢生,成了房府的仆人,顿时酸溜溜嫉妒起来。

    便有人嚷嚷着喊道:“二郎,您也收留我吧……我比卫鹰那小子能干多了,他还带着个痨病鬼的老娘……哎呀……谁打我?”

    旁边一个老人怒视他说道:“简直混蛋!你个驴日的起码还是个带把儿的,怎能如此下作,去跟孤儿寡妇的争抢?”

    那人缩缩脖子,不敢言语了。

    房俊环视一眼灾民,他倒是想解救这些灾民,起码不至于让他们冻饿而死,可他哪里有那个能力?

    这已经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儿,问题的关键在于粮食!

    关外的粮食进不来,拿什么养活这些人?

    不过房俊也不会坐视不理,一切都只能按照自己的计划慢慢实施才行。

    走出棚舍,两个衙役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

    “二郎,这个赵老四虽说不是个东西,但您这下手实在是……”

    一个衙役压低声音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偷眼瞄着房俊的神情,只待房俊恼火起来,立刻撒腿就跑……

    这位“房二棒槌”可是鼎鼎大名,在长安城里做下的那些“光辉事迹”即便是新丰这里也如雷贯耳。

    敢锤治书侍御史、敢打齐王殿下黑拳、敢把魏王李泰的脸皮剥了一层又一层,这样的牛人哪里是他一个小小衙役惹得起的?可是职责在身,又不能视而不见……

    熟料预想中的怒火并未如期而至,房俊反倒和颜悦色的说道:“这赵老四狼心狗肺、禽兽不如,便是打死也不冤枉!不过尔等放心,某不会让你们为难,此人你等且将他带回县衙,某随后便去拜访岑县令,自会说明缘由。”

    两个衙役齐齐松了口气,赶紧拱手说道:“便依二郎之意,吾等先行告退。”

    心里大呼侥幸!

    实在没想到这个“恶名昭著”、“狂暴霸道”的房二郎居然如此通情达理,人家面对亲王的时候敢于挥拳相向,但是在面对他们这些小鱼小虾的时候,却又是一番春风拂面的对待……

    这就是境界!

    欺负一个蝼蚁一般的衙役算什么本事,人家要欺负就欺负亲王殿下、朝中大臣!

    两个衙役将房俊归结为“仗义正直”之士,回头将那惨呼嚎叫的赵老四带上枷锁,押解回县衙。

    房俊吩咐两个仆人将卫鹰母子护送回农庄,自己则翻身上马,再不理会那些感恩戴德的灾民,一路疾驰,进入新丰县城。

    请柬上说明设宴之地乃是“白帆楼”,房俊不知此地,入城之后便拦住一位挑担的行脚商人,问明之后,方才打马绕过县城中心的大街,来到位于城南渭水河畔的“白帆楼”。

    此楼矗立河畔,楼高两层,外观看去并不奢华,却有着一股古色古香的清韵。

    左右并无商铺,而是沿河堤遍植垂柳,可惜此时严冬雪寒,不见夏日里柳条款款、凉风习习的美景。

    到得楼前,房俊甩蹬下马,早有侍者候在门口,见状小跑过来,恭恭敬敬的问寻道:“贵人可是房府二郎?”

    见到房俊点头,那侍者赶紧招呼过来一个伙计,牵过房俊的骏马自去后院马厩喂水喂料,他则引着房俊,登上二楼。

    “吾家主人已恭候多时,二郎请进。”

    侍者将房俊引到二楼的楼梯口,微微躬身说了一句,便转身下楼。

    房俊背着手,转过一道紫檀木的六扇屏风,便见到几张软塌矮几围成一圈儿,几个人端坐榻上。

    这“白帆楼”的二楼,居然只有这么一间雅室,占据了整个楼层。

    一见到房俊信步入内,岑文叔便自座位上站起,满面春风的笑道:“二郎怎地此时才到?说不得要罚酒三杯才是!”

    这岑文叔面相斯文、温文尔雅,兼且谈吐风趣,的确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出众的仪表、不凡的学识、显耀的家世,却只是一个区区的新丰县令,确实有些屈才了。

    房俊微微一笑:“喝酒而已,何须寻找如此多的理由?”

    岑文叔大笑道:“二郎果然爽快,快请入座,某来为你介绍几位关中俊杰。”

    房俊含笑点头,走到岑文叔身边,眼睛扫视了一圈在场诸人,却是微微一愣。

    岑文叔右手边的位置空着,接下来坐着一个高冠博带的青年,面红齿白,面相俊秀。只是身子稍显瘦弱,肩膀单薄,两颊无肉,予人一种刻薄阴沉的感觉。

    再下来是一位中年文士,吊梢眉、三角眼,一身青衫邋里邋遢,形容猥琐,不敢恭维。而且此人一见房俊,那双三角眼里便光芒闪烁,尽是阴毒。

    岑文叔的左手边,则是一个风流倜傥的俊美少年。

    眉似柳叶,鼻如琼玉,明媚皓齿,珠明玉润。

    一方平定四方巾,包住髻,额头洁润鬓如刀裁,身上一袭蜀锦棉袍,肩若刀削腰如束绢。

    这般俊美如玉的少年,便是男人见了也要心旌摇曳情难自己……

    房俊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那“少年”见到房俊失态的盯着自己,有些恼怒的狠狠剜了房俊一眼。

    这一眼,非但没有半分杀伤力,反而娇媚动人……

    房俊嘴皮子都有些哆嗦,有些傻眼的说道:“公……公……公……公主殿下?”

    那“少年”一拍桌子,美眸嗔怒道:“怎地,不认识本宫了?”

    “啊?”

    房俊舌头打结:“不是……只是……太意外了……”

    能不意外吗?

    堂堂大唐皇帝最钟爱的十七女、敕封的高阳公主殿下,居然私自出宫,女扮男装堂而皇之的同陌生男子共聚一席,这个……

    虽然此时是民风开放的唐朝,女子与男子同席并不是说明惊世骇俗的事情,可你高阳公主毕竟待字闺中尚未成亲,况且便是与男子同席那也是自己亲近的亲属,现在同一些毫无关系的男人坐在一起,这个……怕是有些不合适吧?

    突然,一道光亮从房俊脑中一闪。

    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高阳公主眼下的行为极是不妥,非但毫不注重自己的闺誉清名,似乎也违反了宫闱法度,李二陛下会允许她这么干?

    绝对不会!

    那么便是高阳公主私自出宫,女扮男装参加宴会!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呢?

    必是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并不妥当,想要用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欺瞒过去。

    那么,如果自己将此事闹大,大到整个关中人尽皆知的地步,李二陛下是否还会偏袒她的女儿?

    如果自己趁机“悲恸不已”的提出高阳公主“妇德有亏”,是不是能推掉这门婚事,而且让李二陛下有苦说不出?

    房俊摸了摸下巴,心里琢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