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十九章 绿帽子不止一顶?
    可是随即,房俊又推翻了自己想把“高阳公主女扮男装与陌生男子同席”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的想法。

    毕竟直至目前为止,高阳公主还是他房俊名义上的未婚妻子,此事传将出去,不仅高阳公主的妇德有污,皇室的名誉有损,便是他房俊的名声,也好不了。

    自己的未婚妻跟陌生男人同席欢饮,你房俊不就是个绿乌龟么?

    能够忍受妻子偷汉子、甚至亲自给妻子幽会看门把风,默默的承受着脑袋上的帽子变得绿油油,那是以前的房遗爱。

    不是现在的房俊!

    七尺男儿有脊梁,死活只争一口气!

    房俊为啥千方百计的要毁了跟高阳公主的这门亲事?

    高阳公主不漂亮?

    家世不显赫?

    陪嫁不够丰厚?

    统统不是!

    他怕自己娶了高阳公主之后,这位伟大的崇尚自由恋爱的神奇女性如同原来的历史一般,遇到个辩鸡辩鸭的小白脸便来一个红杏出墙,他会忍不住将这个丫头给宰了!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房俊绝对有这个血性!

    可是一旦自己真的这么干了,会有什么后果?

    那时候李二陛下不会因为自己女儿失德在先就通情达理的放过房俊,换做任何一个父亲都不会!

    所以,房俊的结局就是斩或者腰斩,弃于市。

    连带着整个房家,都将遭受灭顶之灾。

    房玄龄劳苦功高,或者李二陛下不忍杀之,但官位不保是肯定的,说不得一撸到底……

    兄长房遗直、弟弟房遗则,便是不杀也得是充军流配放岭南。

    为了避免家破人亡的结局,所以房俊防患于未然,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解除和高阳公主的赐婚。

    归根结底,是房俊认为自己的大男子主义,绝对不可能接受妻子红杏出墙这样的奇耻大辱。

    若是现在将高阳公主的名声败坏了,会不会有人说高阳公主行为不检、背着他房俊做出了苟且之事?

    那跟婚后出轨,又有何不同?

    房俊心念电转,郁闷的现,自己非但不能败坏高阳公主的名声,还得好好的维护……

    难道自己真的是个虚伪至极的伪君子,为了维护一张虚伪的脸面宁可违背本心?

    房俊郁闷的不行,嘴角抽搐一下,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看着高阳公主这张漂亮的脸蛋,恨不得一口把这个臭丫头咬死,那就一了百了……

    高阳公主哪里知道自己刚刚已经在“声名狼藉”的悬崖边走了一遭?

    见到房俊这张皮笑肉不笑的黑脸,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泥腿子、土包子,那么火辣辣的盯着自己干嘛,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做梦去吧你!

    高阳公主微微垂下眼帘,挺翘的琼鼻里“哼”了一声,不搭理房俊。

    房俊差点鼻子气冒烟,怎么的,你这丫头偷偷跑出来跟一群臭男人喝酒,还特么有理了?

    能不能有一点女人的矜持?

    便沉着脸说道:“殿下微服出宫,陛下可知?”

    你个臭丫头自己不要脸,难道连李二的脸都一起丢尽?

    “房二,你太无耻了!”高阳公主瞬间炸毛,一双眼眸圆溜溜的瞪着房俊,一脸怒不可遏。

    亏得以前尚觉得这房二虽说长得黑了点儿,也没啥情趣,总算还有点男子气概,有点担当,可现在却觉得这人实在太无耻了!一个大男人,张嘴闭嘴就要跟家长告状,太没品了……

    房俊乐了,还真是偷跑出来的?

    “那啥……某有点口渴,可否请公主殿下为某斟一杯酒?”

    房俊大马金刀的坐下,一脸得瑟。

    高阳公主一张小脸气得通红,张牙舞爪怒道:“想都别想!”

    房俊斜睨着她:“那某可说不准啥时候在陛下面前说漏了嘴……”

    威胁!

    赤果果的威胁!

    高阳公主快要气疯了,狠狠的磨了磨牙,恨不得将这个混蛋一口咬死!

    她今日本是得了李二陛下的允许,前往齐国公府探望染病的长乐公主,却在齐国公府受到邀约,便偷偷的半路跑出来。若是被父皇知道自己在长乐公主患病之时跑出来饮酒作乐,必定大为光火……

    一想到父皇怒气勃的样子,高阳公主便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李二陛下对她很是宠爱,尤其是嫡长女长乐公主出嫁之后,她与晋阳公主兕子便是李二陛下最宠爱的女儿。

    可若是犯错,李二陛下也绝不会姑息。

    高阳公主气愤不已的瞪着房俊,却是无可奈何。

    这个混蛋可是真的会在父皇面前大进谗言……

    可要自己为他斟酒?

    那也绝对不行!

    你个土包子,也配让本公主伺候你?!

    房俊看着高阳公主阵红阵白的小脸,心里大为舒爽!

    岑文叔这个无奈啊,心说这小两口耍的是什么花枪?

    眼见高阳公主气得疯,却又不肯低头,她身旁一个男童站起身,有些惶恐的说道:“姐夫……要不让某给您斟酒吧?”

    姐夫?

    房俊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男童。

    十岁左右的年纪,长得唇红齿白俊秀不凡,一张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儿满是稚气,但言谈之间却颇有几分与年纪不符的老成。

    高阳公主的弟弟?

    那就也是为亲王咯!

    李二陛下的繁殖能力很强大,高阳公主的弟弟不少,年纪能对得上号的也有好几个,当然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李治……不会那么巧吧?

    旁边有人“哼”了一声,说道:“晋王殿下何必如此低声下气?依褚某看来,如此不知进退、不识尊卑之人,万万配不上公主殿下!”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房俊同高阳公主的婚事,乃是陛下金口谕旨,岂容旁人置喙?

    更何况,这是当面给房俊难堪啊,说话的这位老兄,你想作死还是怎地?

    房俊是什么人?

    一言不合,便是亲王也敢抡拳头的主儿……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第一时间投注到说话之人身上,便是高阳公主也不例外。

    说话之人,正是那位高冠博带、面相俊秀的青年。

    此人说完话,看着房俊,一脸不屑。

    房俊理都不理说话这人,眼神全都在那男童身上。

    居然真的是李治?

    千古以来,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最佳典范啊……

    啧啧,这卖相的确不错……不过话说回来,李二陛下的儿子各个相貌俊秀儒雅不凡,女儿各个如花似玉标致靓丽,这基因的确足够优秀……

    高阳公主的火气也消散了一些,心说这人真有胆识,整个关中敢跟房俊当面叫板的这没几个,当然,也的确鲁莽了一点儿,房俊这厮可是真的会揍人……

    岑文叔汗都下来了。

    他是今天的东道,在座之人都是受他邀请而来,这要是生什么斗殴事件,他这张脸往哪儿搁?

    岑文叔无比幽怨的看着说话这位,连忙打圆场说道:“褚大郎,慎言,慎言!”

    他这句“慎言”,即是提醒他房俊的婚事乃是陛下御旨,为臣者切不可非议圣旨,更是提醒他,你面前的这位可不是纯洁无害的小白兔,那可是整个关中人人头痛的房二郎……

    那褚大郎却不领情,眉梢一挑,看着房俊说道:“某自幼饱读诗书,遍阅儒家典籍,不动刀棒,自是手无缚鸡之力,若是房兄确如外间传言,才是嚣张跋扈的性格,那么某无话可说,任凭房兄处置便是!”

    这番话说的极是漂亮,意思是咱是读书人,讲的是道理,你房二若真承认自己是个棒槌,那就尽管动手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