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零二章 唇枪舌剑
    可以想见,若是“许敬宗抱怨房玄龄不念旧情,是以多年不登房府”的传言传将出去,依着官场之上捧红踩黑的规则,不知有多少人为了向房玄龄示好而为难自己。

    要知道,自己可是刚刚从被李二陛下贬谪的洪州司马任上调回长安,若是再搞出点事儿,干脆早点告老还乡算了……

    “不知二郎认为某担任这个评判,可有资格?”

    许敬宗果断岔开话题,顺手挖了个小坑。

    他不问房俊是否同意,而是问是否自己有资格……

    房俊能说他没资格么?

    当然不能,到底是他父亲同一时代的前辈,在如何不爽,也得适可而止,太过分了不好。

    房俊亲热的笑道:“世叔说哪里话?家父可不止一次在晚辈面前提及世叔的学识,若世叔没资格,怕是我爹、杜伯伯、都没资格了……晚辈遵命便是。”

    许敬宗笑眯眯的看着房俊:“呵呵,许某岂敢当得房相如此赞誉?那许某就倚老卖老,担任这个评判了?却不知贤侄要如何比斗?”

    脸上在笑,心里却是破口大骂。

    房玄龄清正君子,怎么生出这么一个满肚子坏水的玩意儿?

    这小兔崽子每句话都带着套,一不留神就得栽进去。

    若世叔没资格,怕是我爹、杜伯伯、都没资格了……这特么是好话么?

    简直就是捧杀!

    房玄龄是什么人?

    杜如晦是什么人?

    我许敬宗再是自负,也不敢说自己比这两人强啊!这要是别人听了,还以为我许敬宗口出狂言,不将房玄龄和杜如晦放在眼里……

    这小子太坏了!

    晋王李治虽然年龄尚幼,但绝对是早慧的典范。别看脸上是一副萌萌的小正太模样,从他刚才主动站起来替高阳公主挡酒就看得出来,心眼儿绝对不少。

    此刻听着房俊和许敬宗你来我往唇枪舌剑,而自己那便宜姐夫居然不落下风,反而挤兑得许敬宗接连打岔,心中不由大声叫好!

    对于许敬宗,李治没有半分好感。

    这奸臣前些时日才被父皇调回长安,担任给事中一职,之前则是被父皇贬谪到洪州担任都督府的司马,至于原因,则是因为前年在长孙皇后的服丧期间,见率更令欧阳询样貌丑而失仪,被御史揭。

    长孙皇后才是李治生母,这许敬宗在自己的生母服丧期间失仪,李治如何不愤怒?

    现在见到许敬宗吃瘪,李治不由得暗爽,在案几之下挑了挑大拇指,对高阳公主轻声说道:“姐夫威武!”

    高阳公主顿时羞恼,伸出小手在李治眼前比划了一下,露出小虎牙威胁道:“再敢乱叫,我就挠你……”

    李治看着十七姐的纤纤玉指,打了个冷颤,立即闭嘴不言,正襟危坐,俨然一副小大人模样……

    高阳公主却是心头疑惑。

    这个房俊故意跟褚彦甫找事儿,是因为他真的“爱慕”褚彦甫,还是别有原因?

    而且房俊给她的印象一贯都是直来直去的“楞怂”性子,现在却跟许敬宗侃侃而谈,实在是太颠覆了……

    心里头迷惘不解,耳边却听房俊说道:“世叔让我顶下比斗的规则?这么,对于登公子来说,怕是不公平吧……”

    高阳公主一个没忍住,“噗呲”笑出声儿来,顿觉不妥,连忙正容危坐。眼眸一扫,正巧见到房俊望过来的目光,立马给他两颗好大的卫生球……

    就你肚子里那点墨水,还怕褚彦甫觉得不公平?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褚彦甫大度的说道:“便依许学士之言。”

    笑话,四书五经上头,某还从未怕过谁!

    公平?呵呵……

    房俊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某便却之不恭了。这样,咱们简单一点,某出题,这位登公子回答,若是回答正确,则换登公子出题。若是有人答不出来,则对方就一直出题,直到回答上来为止……如何?”

    高阳公主插话道:“如此一来,岂不是永无止境?不如设置一个期限为好。”

    说着,还冲房俊俏皮的眨眨眼。

    若是褚彦甫提问你一直答不上来,却始终不认输,岂不是永远不分胜负?

    真是无赖的计策!

    小子,你的计策被我看穿啦!

    房俊却没想到高阳公主是人为他想耍赖,因为他信心十足。

    若是褚彦甫先提问,没说的,自己必是被华丽丽的秒杀,根本不可能获得反问的机会;可若是自己先提问,呵呵……

    真当某多出你们一千多年的见识是白给的啊?

    “公主果然冰雪聪明,此言极为有理,便以十题为限,谁先答对十题,或打不出十题,便分出胜负,如何?”

    褚彦甫对着高阳公主展示了一下优美的礼仪风姿、潇洒的绅士风度,大大的恭维一番。

    他今日见了高阳公主,便被她的风姿容貌所慑,兼之皇室公主、金枝玉叶的身份,难免心生仰慕。

    可此女却被陛下赐婚与房俊这个低劣之人,褚彦甫心中不忿,也像好好在高阳公主面前表现一番。房俊的老爹是房玄龄,自己的爹是褚遂良,也没差到哪里去!

    若是高阳公主对自己倾心,想要陛下收回成命改为赐婚给自己,相比也不是不可能……

    房俊自是无所谓:“随你的便!”

    看着他这副懒散随意,却又似一切尽在掌握的神情,高阳公主就恨得牙根痒痒……

    装!让你接着装!

    等会儿看你怎么死……

    许敬宗便道:“如此甚好,便请二郎先行出题。”

    褚彦甫微笑道:“请。”

    诸人都打起精神,等着房俊出题。

    房俊却不紧不慢的坐回自己的位置,自斟了一杯酒,抿了一小口,才慢悠悠说道:“礼、乐二艺,皆有定规,无非照本宣科而已,没甚难度,不问也罢!”

    高阳公主心说:怕是你根本就没读过吧?

    许敬宗想了想,也觉得这两样玩不出什么花样,都是照着书本背诵,很难分出胜负。

    便说道:“二郎所言不错,不过这射、御二艺……”

    说到此处,他看了看褚彦甫。褚家大郎却是文采非凡,但身体单薄,只拿得动笔,如何拉得开弓、御得骏马?这两样却是全无胜算。

    他故作停顿,就是做一个姿态,激一下房俊,你不是说在别人最擅长的领域击败别人才是最有成就感吗?那么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击败别人,就没意思了……

    房俊看了看故作姿态的许敬宗,笑道:“世叔还真是帮理不帮亲啊……”

    “呵呵,褚世侄的父亲,可也是跟某与汝父同为秦王府十八学士,何来远近亲疏之说?”

    许敬宗笑得像个老狐狸,只要你受激就好……

    房俊却是一愣。

    这个登公子的父亲也是秦王府十八学士?

    有姓褚的吗?

    房俊拧着眉毛,想了半天,突然一拍桌子,指着褚彦甫说道:“原来登公子是褚遂良的儿子?只是不知,为何不随汝父之姓?是养子么?”

    褚彦甫气得大脖筋都迸起来了,双眼冒火的瞪着房俊怒道:“某乃是家父亲生之子!”

    这年头,质疑人家不是他爹的亲生儿子,简直堪比杀父之仇!

    若不是褚彦甫自觉自己绝非房俊的对手,说不得老早就扑上去掐死这个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