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零五章 五只手的怪物
    惨败啊!

    前所未有的惨败!

    华丽丽的惨败!

    一败涂地的惨败……

    褚彦甫面色灰败。

    耳边便听得房俊轻笑道:“最后一题。”

    押了口酒,慢悠悠的问道:“某人一刻钟内可以剪好自己的五只指甲,他在五刻钟内可以剪完自己的几只指甲?”

    被房俊的问题问的头昏脑涨的褚彦甫,脑袋里全是问号,一片迷茫。他所有的才智心思都被这些问题耗尽,却没有得出一个答案,额头的全是汗水,神情呆滞。

    陡然听到此题,浑浑噩噩的脑中恰如电光一闪,瞬间劈开了一片混沌,令人心神一震,心情疏朗,有一种酣畅淋漓的舒爽!

    褚彦甫想都不想,张嘴就答:“二十五只!”

    终于有一道题会答了,这题简单啊!

    这一瞬间,褚彦甫觉得自己的背脊都挺直了,总算是挽回一些颜面,不至于被房俊轰杀至渣。

    他略微抬头,嘴角带着一分轻松的笑意,眼光转动之间,却现诸人都古怪的看着他。

    尤其是心中女神高阳公主,那一张浓妆淡抹总相宜的俏脸浮现着一个惊愕至极的神情,两片粉润的菱唇长的大大的,能塞进去一个鹌鹑蛋……

    褚彦甫有些疑惑,就算自己回答出了一道题,也不至于如此惊讶吧?毕竟自己可是仅仅答出了这一道题。

    他又看向许敬宗,只见许敬宗一张猥琐的丑脸上脸颊抽搐,一脸目不忍睹的神色……

    然后,他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停顿。

    诶?

    自己回答了什么?

    二十五只?

    一个人在五刻钟的时间内,剪完了自己二十五只手指甲……

    这人是怪物吗?

    居然有五只手……

    浑身的血压几乎就在一瞬间涌到头部,褚彦甫面如血赤,羞愤欲死!

    这简直比回答不出来更为丢人……

    都怪这个房俊,这个楞怂货也太特么缺德了,故意趁自己思路混乱精神恍惚之际诱导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简直无耻到极点!

    褚彦甫羞恼交加,怒不可遏:“房俊,汝居然如此无耻,简直欺人太甚!”

    此言一出,高阳公主微不可察的撇撇小嘴儿,眼神里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没风度、没担当、没气魄……

    看上去倒是倜傥俊秀、温文尔雅,谁知居然是一只绣花枕头?果然人不可貌相,这个褚彦甫比房俊那个土包子更没品、更无能,你说你打架打不过人家就算了,居然连六书九数都比不过,简直太窝囊了……

    就这样还敢号称什么文士,也配在本公主面前自命不凡?

    呿!

    心下对褚彦甫鄙视一番,她又看向房俊,无尽的疑惑。

    这人到底从哪里学会这些千古绝对和级难题?看着浑身上下没有一丁半点的学问气质,为何偏偏又懂得如此之多?

    越是了解深入,越是觉得此人简直就是一个谜,深不可测的样子……

    李治看着一脸云淡风轻、将关中才子褚彦甫戏耍于股掌之上的房俊,心里满满的全是崇拜!

    有级强大的武力值、有肆意妄为的胆魄、更有全面碾压大才子褚彦甫的智慧,这对于正处于建立人生观、崇拜强者年纪的李治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好感。

    李治就觉得,这个姐夫可比阴仄仄的柴令武、油头粉面的杜荷、一本正经的长孙冲那些个姐夫有趣太多了!

    最关键的是,这个姐夫很贴心!

    自己正恼火于褚彦甫对于自己的轻视、厌恶于许敬宗对于亡母的不敬,没过片刻,房俊就替自己啪啪的打脸。

    尤其是房俊那句“在你最擅长的领域击败你,才最有成就感”的话,简直太霸气、太美妙了!

    小正太李治此时再看向房俊的眼神里,全都是小星星,偶像啊……

    房俊对于褚彦甫的恶言不以为意,惬意的喝着小酒,理都不理他。

    今日之事对于褚彦甫的打击非常大,对于一个自幼清高自傲的青年来说,被一个一贯不学无术、且年纪比自己小得多的“棒槌”,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将自己击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尤其是房俊的最后一个问题,更是赤果果的调戏!

    恼怒、羞愧、愤恨、后悔……种种情绪让褚彦甫的神智以及稍显错乱,此刻见到房俊对他不屑一顾,更是羞愤欲死。

    为了维护自己以及被剥得鲜血淋漓的脸面,以及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自尊,褚彦甫咬着牙,赤红着眼睛盯着房俊,嘶声吼道:“房俊!汝怎可如此羞辱与某?某与你势不两立!”

    房俊颇为意外的看着褚彦甫,嘴角挑挑,问道:“某是否可以理解为,汝这是在向某挑战?”

    褚彦甫最是不能忍受房俊这般轻视的神情,大怒道:“某就是要与你……”

    “大郎!”

    许敬宗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拦住褚彦甫,将他尚未说出的半截话挡了回去。

    开什么玩笑,你是疯了还是傻了,居然敢跟房俊单挑?

    你以为他会跟别人一样,都忌惮于你的父亲?这货绝对敢把你打个半死……

    岑文叔一直闭口不言,冷静旁观,此刻也不得不出言说道:“大郎,愿赌服输,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岂可做出此等市井无赖之举?”

    褚彦甫羞愧无地。

    岑文叔这句话说得极重,相当于对他的人品提出质疑。褚彦甫也颇为后悔,自己怎么就这么乱了方寸,说出这番既有份、有等同于找死的话语?

    许敬宗起身说道:“某今日算是领教了房二郎的学识才情,佩服不已!改日定当登门请教,还望贤侄莫要推迟才好。”

    房俊似笑非笑:“好说好说,世叔过赞了。小侄自当扫榻以待……小侄现在居于这骊山上的农庄之中,不必担忧会碰上家父……”

    许敬宗心里大骂,这个房二着实可恶,一张嘴更是毒蛇,这是在讽刺自己人品不行,你老爹瞧不上我么?

    当下哼了一声,拉着褚彦甫拂袖而去。若是任由褚彦甫留在此地,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被房俊这厮挑拨得失去理智,就吃了大亏。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如何跟褚彦甫的父亲褚遂良交代?

    只是可惜啊,自己想要借机与晋王殿下交好的计划被房俊这个夯货完全搅和了……

    许敬宗和褚彦甫离去之后,岑文叔叹口气,看着放怀吃喝的房俊,苦笑道:“二郎即是已经赢了,又何必将人得罪至尽?”

    他认为房俊做得有些过火,没必要穷追猛打,甚至连许敬宗都不放在眼里。

    许敬宗这人人品确实不咋地,但毕竟资历太高,而且为人狡诈多智,以后的前程谁也说不好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贸然得罪此人,有些划不来。

    当然,他能说出这番话,自是已将房俊当成自己亲厚之人。

    房俊心说我能告诉你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要跟那班人撇清关系,而且也想要跟你保持距离?

    他确实欣赏李恪大气爽朗的为人品性,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牵扯到夺嫡的漩涡之中。

    “勒石记功”只是自己为灾民做的一点事情,至于李恪会因此受到多大的利益,他当初并未深思。

    对于目前的房俊来说,因为没有什么政治追求,也就不存在急火火的去站队、去捞取政治资本的需要。

    更何况,没有比他更清楚,眼前的这位小正太李治同学,才是未来最粗的一条大腿,投资在李治身上,才是真正一本万利的事情……

    “某有一事想请教明府。”房俊岔开话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