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零六章 高尚的情怀
    岑文叔见他一脸正色,奇道:“但说无妨。”

    “某家里那庄子四周,尽是荒山石岭,不知可是有主之地?”

    房俊问道。

    岑文叔略一思索,便道:“骊山多石,景色清秀,然则耕地却不多。自我朝定鼎一来,多次将骊山之地赏赐于勋臣贵戚建设田园屋舍,以作避暑游玩之用,但都是田亩有限。房相当初高风亮节,求陛下赐予骊山东麓之地,既无美景,又无良田,所以汝家庄园附近,并无别家封地。”

    房俊放下心,问道:“若是某想将附近荒地全部买下,不知是否可行?”

    他不知道唐朝对于土地的政策,所以才有此问。

    岑文叔讶然道:“据某所知,那一带多是山地荒石,基本没有产出,二郎要之何用?”

    一旁的高阳公主撇撇嘴,讽刺道:“依本宫看,房二你现在很有钱,是要学那些贵戚勋臣兴建园林以供玩乐吧?”

    房俊懒得搭理她,乳臭未干的臭丫头,懂得几个问题?

    山地荒石?

    就是要山地荒石,良田咱还不稀罕呢……

    不想明说,他怕岑文叔坐地起价,便故作沉吟,良久方才轻叹一声,将来时在城外的见闻述说一遍。

    末了,感慨道:“天灾一起,踵至,那些百姓实在是太可怜了。关中地狭人多,朝廷捉襟见肘,这些灾民如何安置?若是等到开春,怕是不知有多少人冻死,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某想将那片山地都买下来,出钱搭建一些简陋的房舍,让这些灾民有一个栖身之地,不至于被严冬冻死。待到开春,让他们在山地上耕种,虽然产出有限,但某不打算收取田租,亦会请求朝廷开恩,免去那些贫瘠土地的税赋,想必也能让这些灾民有一个活命的机会。”

    不收田租是肯定的,因为他根本没打算在山地上种田……

    此言一出,岑文叔顿时肃然起敬,居然离席而起,长楫道:“二郎宅心仁厚,身处锦堂而不忘市井之苦,却教某这新丰父母羞愧无地,让岑某代替那些灾民,感谢二郎再生之恩!”

    何为盛世?

    盛世便是吏治清明、风调雨顺、国家稳定。

    李二陛下一手打造的“贞观盛世”,虽然受限于生产条件以及各种不可抗力的因素,未能达到最完美的状态,但也绝对是几千年来少有的好年景。

    而吏治清明,更是贞观一朝最引以为傲之处。

    这个年代的官员,无论心里有着怎样的野望,无论肚子里藏了多少阴谋诡计,至少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他们敢干事,也敢担事!

    说是“爱民如子”可能有些过,但绝对担得起一句“兢兢业业”!

    岑文叔眼见自己管辖的新丰灾民云集,但限于条件却无能为力,耳听那些灾民凄凉无助的哭嚎,真真是心忧如焚、寝食不安!

    现如今房俊肯出手救助灾民,如何不让岑文叔欣喜若狂?

    过不了多久渭河就要解冻,四关就要疏通,禁锢关中的枷锁一旦解开,粮食就会源源不绝的运进来!他可是知道,房俊新近卖了一件“神器”,大赚了一笔,只要手中有钱,多少灾民救不活?

    可话又说回来,比房俊有钱的多的是,可又有几人愿意出钱购买荒山安置灾民?

    这就是境界!

    一个世人眼中的棒槌、夯货、楞怂……那种凡脱俗、胸怀天下的境界!

    岑文叔佩服得五体投地!

    房俊赶紧起身,扶住岑文叔,展示一番自己的高尚情操,一脸正气的说道:“当今陛下圣明,吏治清廉,国家稳定,盛世之雏形已经显现,吾等如何能忍心让那些灾民与这煌煌盛世擦肩而过?那简直就是罪过!房某不过略尽绵薄之力而已,如何敢当得明府如此大礼?惭愧,惭愧!”

    心里却是给自己点个赞,这逼装得,满分……

    岑文叔尚未如何,正太李治已经小脸儿通红,拍案而起!

    “说得好!姐夫不愧是顶天立地的真汉子,待某这就入宫恳求父皇,将整个骊山都赐予姐夫,用以安置灾民!”

    说完,正义感爆棚的李治殿下急匆匆的离席,火烧屁股一般跑了。

    房俊和岑文叔面面相觑,整个骊山都赐给房俊?

    这熊孩子……

    岑文叔只好说道:“即是如此,某也给陛下上一道奏折,请求陛下将骊山……东麓的山地赐予二郎,并免去赋税,安置灾民。”说着,转向高阳公主,说道:“还请殿下恕罪,某先告辞了。”

    高阳公主一副端庄样儿,轻颌臻:“明府自去便是。”

    岑文叔又向房俊告罪一声,急匆匆的走了。自己的奏折可不能比李治晚太多,否则陛下一看,人家李治能忠君爱国爱护百姓,你这个父母官反倒莫不关系,你还想不想干了?

    虽说这个县令岑文叔还真就干够了,但那得是以升职加薪为前提,若是惹恼了陛下,打去岭南都有可能……

    偌大的“白帆楼”二楼,只余下一男一女。

    冬天日短,申时末,斜阳西坠,金黄的余晖透射在渭水冰封的河面上,反射出金灿灿的光辉,映得“白帆楼”二楼雪白的墙壁都染了一层金碧辉煌。

    孤男寡女,美景良辰。

    气氛却不怎么友好……

    一身男装的高阳公主少了几许妩媚,多了几分清秀,柳叶儿一般的眉梢轻轻挑起,一双清澈的美眸瞪着房俊。

    “真是没想到,不学无术、嚣张跋扈的房二郎,居然也有满腹经纶?老实交代,那些对子啊九数啊,都是哪儿听来的?”

    小美女虽然稚气未脱、尚未到采摘季节,可是那份娇憨明丽更添了几许青涩清纯,尤为可人。

    只是这态度实在让人无语……

    房俊本想离去,可是想了想,觉得有些话还是得说。

    但是看着高阳公主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质疑面孔,气就不打一处来,随口说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高阳公主娇哼一声,一脸不屑。

    “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

    以她的智慧,自然听得懂这两句诗的意思,但是以她的阅历,却又不能理解其中蕴含的哲理。

    房俊无语,怎么什么都是听来的?就不能是咱原创的?

    虽然确实不是咱原创……

    不过这样也好,越是瞧不起咱,越是会极力抵抗这门婚事。想到这里,房俊又觉得刚刚打击教训褚彦甫的手段有些过头,万一这丫头被哥的魅力迷倒了,哭着喊着要嫁给咱,岂不糟糕?

    “别管某是哪里听来的,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有婚约在身的人,你的言行举止,不仅仅影响你一个人的声誉,也会严重的牵连到我。像你今天这样,身为待嫁之妇,却于酒楼之中同陌生男人饮酒作乐,有没有想过会对我的声誉造成如何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

    房俊沉声说道。

    不管这个社会如何风气开放,说到底男尊女卑的社会定位是不可更改的,待嫁之妇若是有亏妇德,不仅对她自己的声誉有损,更是等同于给未来的丈夫提前戴了绿帽!

    房俊如何不恼?所以语气很是郑重。

    高阳公主有些傻眼,这人都说的什么?

    自己虽然偷着出来饮酒确实不对,但不是有李治陪着吗?

    再说,也是岑文叔事先说你会到场,我才同意来的,真当我李漱是水性杨花的坏女人?

    居然说得这么难听,房俊你是想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