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零八章 唐朝大地主
    李二陛下看着高句丽的疆域,心底陡然升起一片万丈雄心!

    那是隋炀帝杨广之所以断送大隋国祚的因由,那是无数中原健儿埋骨的沙场,那是成就千古帝王伟业的天然阶梯!

    只要打下那片大大的疆土,他李世民就是比隋炀帝更加名正言顺的皇帝,围绕在他身上的一切负面影响,都将在这个旷世伟业面前微不足道。

    这片从未被中央帝国征服过的土地,若是能被纳入大唐版图之内,他李世民的名字必将闪耀千古!

    千古一帝!

    这是何等的诱惑,一旦完成,又是何等的霸业?

    足以让李二陛下朝思暮想、魂牵梦绕!

    当然,若是房俊在这里,必然会对这张大唐舆图嗤之以鼻——比例尺不规范、没有等高线……画的七歪八扭严重失真,也能叫地图?

    扯淡么……

    翌日清早,房俊晨练完毕吃过早饭,刚刚回到书房,武媚娘便入内通报,新丰县令岑文叔求见。

    自打房俊给木匠柳老实画了曲辕犁的图纸,武媚娘便严禁除俏儿之外的所有人进入书房,很有管家婆的潜质……

    房俊奇道:“所为何来?”

    昨日才与那岑文叔提及收容灾民之事,莫非今日便有了回话?

    这大唐官员的办事效率也忒高了点吧?

    “奴也不知。”

    武媚娘微垂臻,有点受不住房俊火辣辣的眼神,俏脸绯红。

    房俊被她娇媚的神情弄得心神一荡,想起昨晚两人颇有默契的并不提及他屋里火炕是否干透之事,自然而然的相拥宿在武媚娘房中。肌肤相贴、气息相闻,自然是好一番耳鬓厮磨、郎情妾意……

    房俊甚至差点擦枪走火……

    过了年便十六了,算是成年了……吧?

    说实在的,面对武媚娘这等天姿国色妩媚动人的绝世尤物,任凭房俊的定力在出色,也是即将按耐不住。

    若不是心里那点残存的理智让他知道身体未长成便急欲房事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怕是早就剑及履及,将这绝代妖精就地正法……

    岑文叔走进书房的时候,着实把房俊吓了一跳。

    原本那个文质彬彬、温文和煦的帅大叔踪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胡子拉碴、双眼通红的邋遢男……

    一件华贵的蜀锦常服皱皱巴巴的穿在身上,白眼珠布满血丝,散乱的髻,脸上带着体力透支的灰白。

    房俊若有所悟,叹气道:“老岑啊,不是某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更当注意节制才是。那事儿虽然很美好,但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身体不是?有时有度,方才是养生之道。子曰:少年不知xx贵,老了望x空流泪,慎之,慎之……”

    岑文叔哭笑不得,一脸无奈:“哪里有二郎说的那般不堪?某对于房事一向节制……”

    房俊便道:“太少了也不行,如花美眷正当雨露滋润,若是荒废日久,恐怕心生嫌隙,红杏出墙,给老岑你弄顶绿帽子戴戴……”

    听他越说越不着调,岑文叔大汗,跟你个瓜娃子说得着这个?

    毛儿都不知道长没长齐呢……

    赶紧正色说道:“听了二郎的雄心壮志,昨夜某一夜未眠,深受触动。连夜将骊山东麓所有无主之田统计造册,其中包括山地、河谷、水田、旱田……共计一万七千余亩。”

    说着,自怀里掏出厚厚的一沓纸张,放到房俊面前书案上。

    “某已将这些地块审计清楚,四至分明,一目了然。只待二郎签字画押,某即刻入库归档,这些田地便立即成为二郎的私产。”

    房俊愕然。

    昨天才说了这事儿,今日一早便都做好了?

    这可是一万七千余亩田地,大唐的官员工作效率都这么高吗?

    房俊接过这些地契,小心脏扑腾扑腾的剧烈跳动。

    一不小心,自己就要成为上万亩田地的级大地主了吗?

    当然,这其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山地荒坡……

    可那也是地啊!

    别人视为累赘、弃之不要的山地、荒坡、石岭……在他房俊眼里,特么统统都是钱!

    山间土地耕作困难、浇水不易?

    咱有办法!

    没有金银铜铁等贵重矿藏?

    咱能采出比那些更有价值的!

    当然啦,心里的激动绝对不能再岑文叔面前表露出来,这老小子也是个狡猾狡猾滴,说不得为了自己的政绩,就跟房俊坐地起价。

    这么多的地,一亩便宜几文钱也不少了……

    “这块地是山腰那块吧?跟水渠的落差起码两三丈,根本浇不上水,种子都长不出苗儿吧?”

    “还有这块,分明就是一条石岭子,你要我采石头砌城墙吗?”

    “我勒个去!老岑你蒙我!你以为这块地我不知道吗?就在山间河谷那里,据说每年夏季都会被山洪冲几次,我要来干嘛,冲凉么?”

    “山坡啊,不蓄水不蓄肥,草都不长几根……”

    总之,就是挑挑拣拣,各种各样的毛病。

    买东西嘛,不挑毛病怎么好意思杀价?

    房俊心里暗暗得意,任你岑文叔再精明似鬼,还能斗得过哥们这个深受网购熏陶的“剁手党”会杀价?

    侃不死你……

    岑文叔真的冒汗了。

    急忙打断房俊的挑毛病,苦笑道:“二郎……今日一早,某已经将二郎欲收容灾民的义举上报政事堂诸位相公,诸位相公也已报于陛下知晓。陛下对二郎心怀灾民、忧心国事很是赞赏,金口谕旨:将骊山东麓的无主之地尽数赐予二郎,且永不收税!二郎若是再这般不满,那说不得某就要背上一个阻挠救灾、居心叵测的罪名,二郎于心何忍?”

    房俊没听见他说别的,只听到“尽数赐予二郎,且永不收税”这么一句话。

    赐予的意思,就是不用花钱买咯?

    还永不收税?!

    房俊差点乐疯了!

    别人不会知道、也不会相信,以后再这个庄园里所创造出来的利润,会是何等的惊人!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自己的设想能够成功,“富可敌国”就绝对不是一个形容,而是一个陈述!

    遥想一下沈万三的豪奢,房俊心情美美滴!

    不过也正是想到沈万三,美好的心情转瞬间又低落下来。

    貌似沈万三那家伙,结局不咋滴啊……

    是疯狂敛财、赚取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还是科技兴农、留下一个万古长青的美名?

    这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