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零九章 房俊的野望
    “数九寒天冷风嗖,转年春打六九头,正月十五是龙灯会,有一对狮子滚绣球,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大闹天宫孙猴儿又把那个仙桃偷,五月端午是端阳日,白蛇许仙不到头,七月初七传说本是一个天河配,牛郎织女泪交流,八月十五云遮月,月里的嫦娥犯忧愁,要说愁,净说愁,唱上一段绕口令儿名字就叫十八愁……”

    天寒地冻,黑灯瞎火。

    搂着漂亮女孩滚着温暖的被窝,感受着羊脂白玉也似的腻滑,轻嗅着如兰似麝一般的体香,耳鬓厮磨、情意融融、郎情妾意、……

    武媚娘浑身软,勉力抵挡着那一双在自己玲珑浮凸的娇躯上登山涉水的大手,娇艳如血,气喘吁吁,只觉得自己的意志已经在那蚀骨的揉搓中消磨殆尽,脑子里有一瞬间的恍惚,只想就这么放弃吧,任凭郎君予取予求……

    “别摸了……郎君,为什么叫十八愁呀?”

    武媚娘凝聚残存的意志,强逼着自己转移注意力,那双无处不至的魔手,像带着熊熊的火焰一般,摸到哪里哪里就是火灼一般的颤栗,细嫩如玉的肌肤都泛起一层细密的疙瘩。

    房俊惬意的感受着手中的细嫩温热,轻笑道:“狼也愁,虎是愁,象也愁,鹿也愁,骡子也愁马也愁,便是房小二也愁。您听我个个说根由,虎愁不敢把这高山下,狼愁野心耍滑头,象愁脸憨皮又厚,

    鹿愁长了一对七叉八叉大犄角,马愁鞴鞍行千里,骡子愁它是一世休,房小二愁个啥?他愁软香在怀温玉在前,却是禽兽不如下不得口……”

    “嘤咛”

    武媚娘娇吟一声,却是被房俊吻住了耳珠,细细的舔允,那酥酥麻麻的感觉像是心尖儿爬了一只蚂蚁……

    “郎君,谨守知礼乃是君子所为,为什么是禽兽不如呢?”

    “禽兽不如啊?这可是另一个故事了,媚娘若是想听,可想好了给某什么彩头?”

    房俊坏坏的笑着。

    武媚娘娇嗔道:“哪里还有什么彩头?都被你……被你摸遍了,哎呀……郎君,不行!求你了,那里不行……”

    武媚娘娇呼一声,浑身酸软,却是被房俊这厮捏住了亭亭玉立的相思红豆……

    疯闹了一阵,武媚娘被房俊折腾得秀散乱、面红耳赤,一张如花娇颜娇艳欲滴,娇喘细细。

    “郎君……”

    “嗯?”

    “为什么要收容那么多灾民?”武媚娘轻声问道。

    “为什么不能收容呢?”房俊搂着她的纤腰,感受着盈盈一握的纤细和惊人的弹力,反问道。

    武媚娘楞了一下,说道:“不是不能收容,可是……灾民太多了啊,而且这些人里面难免没有作奸犯科之徒,一概收容,岂不是自找麻烦?”

    房俊轻笑道:“你这叫因噎废食……收容这些灾民,其实不止是因为我心软,更是为了印证我心中的一个抱负.”

    “什么抱负?”

    “我要在这大唐,建造一个只能存在于传说中的乌托邦……”

    “乌托邦是什么?”

    “是一个存在于想象中的国度。”

    “啊?!郎君,你……你要造反?!”

    武媚娘显然吓坏了。

    “……”房俊无语。

    “只是一个比喻而已,就是一个不同于大唐其他地方的所在。法律、政治、习俗、经济……都会同大唐别处迥异。”

    房俊解释道。

    他不会去异想天开的在中世纪宣扬什么,更不会白痴的在唐朝去玩什么民主,一旦被李二陛下觉觉的行为危及他的统治地位,到分分钟咔擦掉……

    他只是想给大唐埋下一颗种子。

    一颗资本主义的种子。

    若是有一天,这颗种子出嫩芽,有可能会随着大唐的笑傲四海、睥睨天下而长成参天大树!

    或许只有资本,才会令这个被儒家思维禁锢的民族放开那双健壮的翅膀,振奋起勇往直前的杀气!

    在房俊的心里,并不在乎什么人权、民主,那是社会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从出现的东西,并不需要什么人强行去建立。

    他只想让资本的巨兽成为大唐的灵魂,吞噬掉一切阻挡在前面的障碍。

    房俊不是社会学家,也不知道到底那种体制最适合这个国家,但是他的阅历告诉他,资本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力量,它能勾起人类潜伏于灵魂深处那与生俱来的贪婪。

    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一旦这股贪婪破壳而出,它将会席卷一切,摧毁一切。

    房俊深信不疑。

    或许在未来的某些时候,人们会变得虚伪狡诈、丧失道义,千年以降流传下来的儒家思想形成的社会构架将会土崩瓦解。但那又如何呢?

    文明,始终要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仓廪足而知礼仪,古人很久之前就明白这个道理,却一直对之弃若敝履,满口仁义道德的空谈什么子曰子云,结果如何呢?

    “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的华夏子孙,被“茹毛饮血”、“不服教化”的蛮夷一次又一次的掠夺、杀戮,五千年文明差点断绝。

    原因是什么呢?

    在未有足够的力量的前提下,什么礼义廉耻、和善友邦,统统都是扯淡!

    这话很不中听,但却是血淋淋的事实。

    只有当社会财富累积到一定程度,文明才会生质变。

    饭都吃不饱,你跟他谈论什么礼义廉耻、忠孝仁义?

    还是那句话:仓廪足,才能知礼仪!

    或许,未来的大唐也好,大宋也罢,会成为一千年后的日不落帝国,而炎黄子孙也不用去承受那北方鞑虏的奴役,不用哭泣着嘶吼着崖山之后无中国,以及不用去忍受自满清入关开始,三百年暗无天日的磨难……

    武媚娘听不明白,但还是有些担心。

    她被房俊的话语吓到了。

    这时的武媚娘,还不是那个在深宫之中经历了尔虞我诈、被伤害得信仰崩溃、从力图自保最终进化成冷血残酷的则天大帝的武媚娘。

    她只是一个被皇帝赐予臣子的侍妾,所求的只是夫君的宠爱、生活的美满、宁静的生活,或者每一样都能更好一点,再好一点……

    她不敢想象一旦房俊真的存在了大逆不道的心思,会给这个家、给自己带来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房俊将她搂在怀里,感受着这具温软馨香的娇躯轻微的颤抖,爱怜的婆娑着她光滑的脊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