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刘仁轨
    在房俊的印象里,驿站差不多都是阴暗逼仄、脏乱破败的代名词,要不然李自成好好的日子不过造什么反呢?即便此时的大唐吏治清明、国力蒸蒸日上,想来无非就是驿站官员的俸禄高一些罢了。

    可是进了驿站的正堂,却是让他着实有些意外。

    宽大明亮的正堂地上铺着平整的木地板,两侧各有几张案几放在软塌之上,四角燃着炭盆,墙壁上居然还有几张名家字画。

    正堂不是办公之所,而是招待往来官员之用,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让人讶然。

    简直比之一般富贵人家的厅堂也毫不逊色……

    房俊领着仆役在一侧案几上坐定,便有驿卒端来热茶。只是房俊闻着那混合着葱姜羊油的古怪味道,胃里便是一阵翻腾……

    家中仆役自是知晓自家二郎的习惯,急忙让那驿卒将房俊的茶盏撤走,从褡裢里拿出龙井茶叶,命驿卒重新冲泡。

    那驿卒不明所以,却不敢怠慢,赶紧换了新的茶盏,拎来开水重新为房俊沏茶。看着仆役用竹镊子自一个竹罐中夹出少许碧绿的茶叶,投放入茶盏之中,紧接着便将滚烫的开水冲入,那驿卒不由暗暗鄙视,传说这位房府二郎是个不学无术、牛嚼牡丹的粗人,果然传闻不虚。咱这驿站驿卒煮茶的师傅那可是以前王世充府上御厨的后人,这煮茶的功夫极其精湛,哪一位过路的官员不挑着大拇指叫声好?可这位公子爷倒好,嫌弃咱这茶叶就罢了,居然如此简陋的饮茶,实在是粗鄙不堪……

    驿卒心里将房俊鄙视一番,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轻视之色。他可不仅听说这位名动关中的房二郎不识情调,更听说这位连亲王都敢打黑拳的火爆脾气,若是惹得这位爷不满,咱这小小的驿卒,蝼蚁一般的存在,还不得给锤死?

    可是当滚水入杯,那碧绿的茶叶在滚热的山泉水里翻腾滚动,不消得片刻,一股清雅馥郁的茶香便升腾而起。

    驿卒使劲儿嗅了嗅,喉咙动了一下,一脸向往。

    这是什么茶叶?闻着这香气便已让人口舌生津,非是凡品啊!看来是咱孤陋寡闻了……

    这驿卒见惯往来众臣名将,也是个有见识的,并不胆怯,乍着胆子陪笑道:“二郎这茶叶着实古怪,但这香气实在好闻,小的居然从未见过,不知是什么茶?”

    房俊瞥他一眼没吱声,仆役却傲然说道:“汝这小小驿卒如何得见?咱家郎君这乃是贡茶,名唤龙井,这小小一罐,便价值百贯,不过就算有钱你也买不着。”

    驿卒暗暗乍舌,心道额滴个娘咧,这么贵?这哪里是喝茶,简直是喝钱啊……

    那身材魁梧的官员这是刚巧走进来,闻听此言,顿时“嗤”的一声冷笑,一脸不屑,走到房俊等人的对面坐下。

    房俊身边的仆役顿时怒道:“这厮好生无礼,没有教养么?”

    房俊也觉得这官员着实讨厌,老子没招你没惹你,却一见面就对自己冷嘲热讽的,脑子有病啊?

    那官员嘿嘿一笑,反唇相讥道:“某是粗汉一个,没有一个当将作相的老爹,所以教养自是差了点,更不会拿着民脂民膏作威作福,反倒沾沾自喜。”

    “汝这夯货好胆!想找死吗?”

    几个仆役大怒,这离了关中,怎么什么小猫小狗都敢蹦出来叫唤,真当咱房府是泥捏的不成?

    房俊挥手制止跃跃欲试想要动手教训一下的仆役,皱着眉头问道:“吾与汝可是旧识?”

    那官员哼了一声:“某官微身贱,不曾认得郎君。”

    房俊奇道:“即是如此,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何以对某冷嘲热讽?”

    那官员瞪眼道:“遇不平事,自当鸣不平!尔等家世尊贵、良田万顷,却不思上报国恩、下报黎庶,整日里拿着民脂民膏挥霍无度,简直是蠹虫!”

    房俊这个郁闷,难道碰见一位愤青?

    哭笑不得的说道:“汝自可上奏弹劾于某……”

    那官员黑着脸:“待某入京觐见陛下,自是会弹劾于汝。”

    房俊大为惊奇,看这家伙的官服不过是个从八品,就这点芝麻绿豆大的官儿,也能见得着李二陛下?

    何时皇帝这么不值钱了?

    便问道:“汝官居何职?”

    那官员道:“某乃陈仓县尉,此次乃是奉诏入京,得见天颜……”

    一个县尉,也能奉诏入京?

    不过这也不是重点,据他所知,陈仓好像是在长安以西,眼下这都是洛阳地界了……

    房俊愈奇怪,问道:“即是陈仓县尉,又是奉诏入京,汝如何到了此处?”

    那官员神色一滞,吱吱唔唔道:“某……某去何处,关你何事?”

    心虚了……

    房俊就笑了,小样儿的,就你这智商还跟哥斗气?

    回头对身边的仆役说道:“帮我记着,待会儿送封家书给我爹,就说现有陈仓县尉抗旨不尊、罔顾圣意至洛阳游玩,且口出狂言,肆意毁谤朝廷重臣,恶意诋毁朝廷法度……”

    正巧这时几位驿卒端来吃食,八菜一汤将房俊等人面前的案几摆的满满登登,却是将一碗白饭、一碟豆芽放在那官员面前。

    房俊见此,便续道:“……而且奢费公帑,大鱼大肉,奢侈浪费,实乃国家之蠹虫、官员之败类……一直弹劾到他罢官去职为止!”

    那官员先是瞠目结舌,看看自己面前的一碗白饭一碟豆芽,再看看房俊面前的山珍海味八菜一汤,气得脸都白了。

    特么忒无耻了!

    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房俊身旁的仆役则是齐齐捂脸,咱家这位二郎的脸皮,也是没谁了……

    房俊似乎又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尚未请教高姓大名?奏章上如果不能指名道姓,未免有些不够严谨……”

    我严谨你个锤子!

    那官员勃然大怒:“某乃刘仁轨,字正则,汴州尉氏人,现任陈仓县尉便是!汝尽可弹劾于某,还拍了你不成?”

    房俊点点头:“刘仁轨……”

    咦,这名字好熟啊?

    搜索一遍原本房遗爱的记忆,并没有关于此人的任何记忆,而自己原本也并不使得此人……诶?等等!

    刘仁轨?

    我勒个去!

    难道是那尊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