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争执
    这是看到房家蒸蒸日上,又是宰辅又是驸马满门清贵,觊觎起房家的祖坟了!

    房家虽非豪富,但也不差钱,更何况还有一个房玄龄乃是当朝仆射,若是卖了祖坟之地,岂不被人笑死?

    两家互不相让,便僵在那里。

    当时大老爷房松虽然病重,神志尚还清醒,嘱咐儿孙先不将此事告知于房玄龄,且先拖一拖再说。是以,前些时日给房玄龄的去信中,并未提及此事。

    谁知道大老爷房松病情恶化得太快,几日之间便即撒手西去,此事终成心腹大患。

    房俊奇道:“这吴家是何来路?”

    房家再不济,那也有一位当朝仆射在背后杵着,便是五姓七宗江南豪族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欺到头上吧?挡了人家祖坟向口这种事,那绝对是往死里得罪的节奏,这吴家是要疯么?

    房遗训无奈道:“这吴家只是本地一户豪商,在齐州产业不少,但也仅此而已。可他家有一个本家侄女,年方二八,花容月貌,被送进了齐王府,深得齐王的宠爱。那齐王平素荒诞不经,自是对吴家百般维护……”

    房俊了然。

    依着李佑那厮的性子,最是好色,遇到绝色女子,自是欢喜得不行,哪怕就是要天上的星星都得想法子给摘下来,他才不会管什么房家还是谁家,这人最是护短。

    况且,也未必没有想要报复房俊的念头在里边。

    当初在醉仙楼,自己那一顿打可是让李佑丢尽了颜面,更被李二陛下又是杖责又是驱逐,岂能不怀恨在心?

    看来,这事自己不管都不行……

    心里想了想,便说道:“丧事你们按步骤进行,至于坟地之事,便交给某吧,绝不会耽搁大伯下葬之期。”

    这话说得很平淡,就像说一件家长里短的小事,几乎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

    也是,别人或许会怕齐王李佑,他房俊会怕么?

    只是想想怎么才能圆满处理这件事而已,若是打李佑一顿能解决事情,房俊二话不说就跑去齐王府抽他丫的。

    出了长安李佑就无所顾忌了么?

    扯蛋!

    只要他李佑不想造反,就不敢把房俊怎么滴,若是伤了房俊,李二陛下如何跟房玄龄交代?更何况,房俊还是李佑未来的妹婿呢……李佑是冲动不假,智商不高也不假,但他不是傻子。

    后来的李佑为什么要造反?

    难道他真的会认为自己有那个能耐,能推翻他爹铁打一般的江山王座?

    只是屡次被李二陛下斥责得丧失理智、信心崩溃而已。

    所以他打定主意造反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权万纪给宰了,正是这个喋喋不休、满口道德文章的家伙,一次又一次的跟李二陛下打小报告,让李佑在他爹眼里的形象完全崩塌……

    他造反,也只是想要告诉他那个英明神武的老爹:我李佑,也有李家的血性!

    不信?

    你且看看李佑造反之后都干了些啥:643年贞观十七年三月,李祐征城中十五岁以上的男子,私自任命自己的左右为上柱国、开府仪同三司等官职,开府库以行赏,并驱赶百姓入城为兵,布置官署,并封亲信为拓西王、拓东王等。李祐每日与燕弘亮等五人和他们的王妃梦一同宴乐……

    李二陛下这人,咱不去论其文治武功,但说他生儿子的本事,或许唯有康熙能比之。

    这不是说生儿子的数量,而是说质量。

    李承乾、李恪、李泰、李佑、李治……

    不管结局如何,哪个不是文韬武略、智慧出众?

    所以,李佑会傻到在造反之后,“一同宴乐,以为得志”?会蠢到当“燕弘亮说:不用担心,我们右手端酒喝,左手为大王用刀砍杀。李祐宠信燕弘亮,听到此言十分高兴”?

    扯蛋么……

    事实的真相,应该是李佑根本没有进行抵抗!

    他心里知道,他永远斗不过他的老爹,他害怕!之所以造反,只是表达自己的一个态度,他李佑,并不是如权万纪屡次上书那样无能无用!

    更何况,李佑造反那是五六年之后的事情,而且是被权万纪逼得。

    现在他会造反吗?

    当然不会。

    只要李佑没想造反,他就不能吧房俊怎么样。

    所以,房俊才会有底气。

    可房遗训兄弟哪里知道房俊的底气何来?

    听闻房俊说的如此云淡风轻,房遗简忍了忍,没忍住……

    “遗爱,某知道你素来在长安横行霸道,谁都不服、谁都不怕。但你要知晓,齐州不是长安,出了长安的齐王也不一样了,你在长安的那点威风,怕是耍不到齐州来……”

    说话间,神情很是不屑。

    房遗训的性格比房遗简敦厚得多,也稳重得多,闻言斥道:“都是自家兄弟,言语之间何故冷嘲热讽?且遗爱所言,不论成与不cd是为家里着想,汝且向遗爱道歉!”

    长兄如父,房遗简被斥责得面红耳赤,却是讷讷不敢言,只得抱拳向房俊说道:“为兄失礼了,兄弟勿怪……”

    房俊不以为意,这点气量还是有的,微笑道:“大兄也说了,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如此客气?心里怎么想,那就怎么说,哪个还会还很在心了不成?二位兄长,小瞧某了。”

    房遗训还待说什么,却是有人进来,言及外间灵堂已经不知妥当,族老请孝子出去。

    房遗训便说道:“遗爱且在此安歇,为兄出去看看。”

    房俊也站起身:“伯父故去,小弟如何能够安坐?同去看看吧。”

    当即,兄弟三人一同走了出去。

    灵堂布置完毕,便将老爷子的遗体抬出,置于其上,沐浴更衣。

    沐浴所用的是淘米水煮成的汤水,在其中加入香料。将蓖栉打湿梳理头,然后用丝带束,用布帛将身体擦拭干净,为其修剪鬓、胡须和指甲,并将这些头和指甲放在小袋子中,在大殓的时候放进棺木里。用方巾盖住脸,依旧盖上衾被。

    今日的程序算是走完了,只等明日袭尸之礼、饭含之礼过后,后日入殓,便等着出殡了。

    外间忽然一阵喧哗。

    有家中仆役入内通禀道:“齐王殿下亲来吊唁!”

    屋内诸人尽皆一惊。

    齐王殿下?

    那吴家仗着齐王殿下的撑腰,差点要把咱家的祖坟都给占了,简直成了不死不休的大敌!这齐王怎么还亲自来吊唁?

    心中虽是惊异,但齐王乃是陛下亲子、当今亲王,谁敢慢待?

    当下呼呼啦啦都出去迎接。

    房俊慢悠悠的走在后边,嘴角似笑非笑。

    这小子,果然亲自来了,看来自己所料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