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章 “中二”的李佑
    “子弟作藩,盘石维城”

    这是李世民的理想,所以他在贞观十年的时候,将自己的弟弟和儿子分封天下,世代为王,拱卫中央。

    作为牧守一方的王子,在齐州地界,一定程度上来说,齐王李佑便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所以,当齐王李佑出现在房府,阖府上下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中门大开,除去留有两个嫡孙守灵之外,其他人全部出门迎接,便是此刻在府上的一些亲朋好友,也一律位于大门两侧。

    房家摆出仅次于迎接圣驾的规格,来迎接齐王李佑。

    李佑还是那一副面青唇白、清秀俊俏的纨绔样儿,哪怕是牧守一方,也未见多上几分稳重。

    一溜车驾停在大门外。

    李佑穿着一身团龙蟒袍,脖子上围了一个雪白的狐皮围脖。背着手,溜溜达达的往大门里走,身后王府藩卫各个虎背熊腰,全副武装,凛然肃立,一股威武冷峻的气势扑面而来。

    一直走到房遗训面前,才站住脚步。

    房家人躬身立在大门两侧,男在前,女在后,尽皆身穿缟素,披麻戴孝。

    房遗训恭声道:“恭迎齐王千岁。”

    李佑撇撇嘴,一脸不耐烦:“得了得了,搞得这么隆重,不还是些花架子?嘴上恭恭敬敬的,心里头指不定怎么骂我呢……咱也不在乎这些个虚礼,引着本王前去为老爷子吊唁一番,然后就各忙各事,本王急着回去吃酒,你们也乐得轻松。”

    房遗训无语,心说您咋这么实在呢?

    只好说道:“殿下亲自登门,房家上下莫不荣耀感慨,铭感五内……”

    这本是客套话,房玄龄的大哥去世,李佑亲自登门吊唁,合乎官场礼节,正是题中应有之意,若是他不来,才是大大的失礼,搞不好就要被言官弹劾一把,恶心一下。

    谁知李佑闻言,反倒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一笑,说道:“大郎如此说话,可是对本王心存怨念,把本王记恨到骨子里?”

    众人大惊!

    话能这么说么?

    房家好歹是公卿之家,房玄龄不仅有从龙之功,现下更是陛下倚为臂膀的当朝仆射,你追上门来满嘴放炮,这是要把房家彻底得罪光吗?

    这位齐王殿下,还真如同传说那般……

    房遗训面色涨红,心中恼怒,能作出挡人祖坟之事,还不让人生气?却不知怎么回话好,只得低着头,应了一声:“在下,不敢!”

    李佑似笑非笑:“是不敢,而不是不恨,对吧?”

    众人都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是逼着房家撕破脸的节奏么?

    不算房家人,一干宾客也都是同房家交好的,此时虽不敢站出来表示愤怒,但心里难免对李佑的言辞恼火。

    人家还在办丧事呢,这么干可是有些过分了!

    眼见大哥气得满脸通红,性子暴躁一些的房遗简心里大怒。

    怎么着,如此咄咄逼人,你便是亲王又如何,还敢把我房家斩尽杀绝了?

    当下就欲站出来,怒斥李佑一番,却被人在身后拉住了衣角。

    房遗简一回头,就见到房俊从自己身后走出来,一张黑脸似笑非笑:“多日不见,殿下可无恙否?”

    李佑见到房俊,心里没来由的一颤,愣在当地。

    这楞怂……啥时候来的?

    他这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突然有一人大喝道:“护驾!护驾!”

    一众王府藩卫虽然莫名其妙,却条件反射一般举步上前,刀出鞘箭上弦,将齐王李佑团团围在当中。

    众人大哗,齐齐变色,不由自主的都后退一步。

    房遗训更是勃然变色,李佑这是要干嘛?

    唯有房俊傲立原地,轻蔑的看着身前雪亮的刀锋、荆棘丛林一般的箭簇,嘴角挑起一抹笑意:“李佑,汝还是这么没出息啊……”

    李佑身边那位大喝“护驾”的将领,闻言喝道:“房俊!岂敢口呼殿下名讳,要知道此处可不是长安,当心老子将你给……”

    话未说完,铁制的头盔便被人狠狠的敲了一下,此人大怒:“谁打我?”

    就听耳畔响起一阵咆哮。

    “本王打你,你待怎地?啊?!好你个燕弘亮,谁给你的胆子,敢替本王号施令?当本王不存在啊?一个房老二就把你吓成这样,还特么成天吹嘘自己如何了得,简直丢人现眼……”

    暴怒的李佑对着燕弘亮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边骂。

    他确实是气到了。

    特么房老二只是露了个面儿,你就着急忙慌的喊什么“护驾”,护你娘的头啊护!如此一来,岂不是说自己怕这个房老二跟什么似的?简直不能忍啊!

    虽然他自己刚刚见到房俊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但绝对不能表现出来!

    燕弘亮对房俊深恨在心,当初在醉仙楼可是把自己一顿好打,颜面尽失了都……所以此时一见房俊,他就恨从心头起,想要趁机把这个棒槌好好收拾一顿。

    可他却从未想过,李佑固然也是深恨房俊,但更不能容忍的是在房俊面前露怯!

    李佑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因为同房俊打架之事被父皇责罚,事后父皇对自己的言辞之间,并不是气自己惹事,而是气自己既然惹事了别吃亏,是怒其不争……

    想想也是,两家孩子打架,有没有深仇大恨,打就打了呗,可自家孩子挑的头,反而被别家孩子给揍了,做家长的能不丢脸么?更何况是李二陛下这种自诩文成武德一统江湖的牛人,更是不能忍……

    所以从那时候起,李佑就打定主意,再见到房俊,绝不能露怯,哪怕挨揍,也得好好的跟这个房二傻子干一场!

    结果咧?

    这刚刚见面,燕弘亮就闹这么一出,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他齐王李佑见到房俊就像耗子见了猫一样,胆子都吓破了,全靠人多势众壮胆子?

    对于现在的李佑来说,这比挨揍还不能容忍。

    房俊也是目瞪口呆,他哪里知道李佑的“中二”想法?还以为这李佑是想要跟自己重修于好呢……

    画风转变得太快,众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接受不能。

    不过,大家却都惊疑不定的看着房俊。

    对于房俊跟李佑之间的故事,大家也都有些耳闻,可谁也没想到,如今到了齐州这李佑的地头,这位齐王殿下非但没有趁机报仇,反而先是痛打了自己的亲信不下一顿……

    莫非这房俊真的有如此威望?

    房家兄弟俩的目光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