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谈判(下)
    李佑重新坐回去,脸上摆出一份淡然之色,仿佛刚刚一惊一乍的根本就不是他……

    看着房俊,说道:“那本王可就说了?”

    房俊笑容不改:“某洗耳恭听。”

    李佑咬咬牙,说道:“将那玻璃之法,传授于本王!”

    房俊依然在笑,但神情却无半点笑意。

    原来目的是这个……

    自从“可以召唤彩虹的神器”出世,不少有识之士便怀疑此物根本不是天赐之宝,而是房俊通过某些秘法制作出来的,只不过房俊打死也不承认而已。

    即便是唐朝人跟他的见识差了一千多年,但不代表人家都是傻子。

    玻璃之法,终究会引起觊觎,这是房俊早就意识到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财帛动人心,玻璃所能带来的巨额利润,绝对能够让一些人红了眼珠子的扑上来,不择手段的据为己有。

    但是房俊实在没想到,第一个伸出手的,居然是齐王李佑……

    这个不学无术的x二代,居然也有如此见识、如此魄力?

    实在是让房俊对李佑刮目相看。

    坟地之争的起源在夏日里,那么李佑便是后来知道了此事,却借题挥,一次作为把柄,要挟自己出让玻璃之法。

    在李佑看来,房家是公卿之家,虽然不比那些百年豪族来得豪奢,但是也不至于太缺钱,可若是坟地被人家给占了,那可是彻头彻尾的耻辱,面皮都被人给剥下来了!

    面子与钱财,哪个对于房家更重要,不言自明。

    所以李佑笃定的认为,只要自己拿捏住房家的坟地之事,那么就不怕房俊不乖乖的送上玻璃之法!

    倒是打得好算盘,房俊对于李佑还真是刮目相看了。

    “殿下就认准某会同意?”房俊看上去很不忿。

    “难道你不同意?”

    李佑最爱看的就是房俊这幅纠结得不要不要的表情,太爽了。话说,从未在这家伙面前占过上风啊……

    房俊闭目不语。

    李佑拿起茶盏饮茶,这时候放下心思,才猛然觉这茶有些不对。

    清香润滑,口舌生津,比之以往的茶汤更有一番截然不同的味道,饮之回味悠远,清新隽永。

    看了看碧绿的茶水,亦是赏心悦目。

    心底惊异,这是什么茶?

    抬头看了看一脸沉重、纠结不已的房俊,忍住了没问,不能显得太无知,回头问问王府的管事好了……

    放下茶盏,李佑盯着房俊的深色变化。

    说实话,对于李佑觊觎玻璃之法,房俊有些意外。

    他清楚在这样一个时代,没民主没人权没专利保护,玻璃带来的巨大利润早晚会引起别人的觊觎,他保得了一时,也绝对保不了一世,只能尽快的借玻璃这种新奇事物敛取一大笔财富,以后爱怎样就怎样。

    他只是个穿越者,虽然身份比较高贵,可也不会自恋到以为自己就成了泰迪,能嚣张到日天日地日空气……

    可是尚未等利润到手,李佑便急火火的跳出来夺食,这并不太合乎情理。

    贞观一朝,满是名臣武将,个个流芳千古,哪一个不是人精?那些个老狐狸都还一点反应没有,就被李佑看出了这玻璃之中的巨大利润?

    他不认为李佑有这份眼光。

    当然,现在不是细思原由的时候,而是要作出决定是不是将玻璃之法交给李佑。

    他并不是太在乎什么坟地之争,对于一个自幼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现代人来说,很难认可古人对于阴宅这等事的执着,即便房俊经历过穿越一事之后对于神鬼之说已不如以前那般坚定。

    他考虑的影响。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几年之后,眼前这位齐王殿下,可是干了一番作死的大事——造反!

    李佑死不死的,房俊并不太在意,他在意的是一旦现在将玻璃之法交给李佑,以后他造反的时候,会不会给自己牵扯上一个“同谋”的罪名?哪怕不是同谋,资敌也是大罪!

    别看现在李二陛下对他房俊一忍再忍,似乎无可奈何的样子,可要是牵扯上造反,眉头都不带皱一下就把他咔嚓掉!

    所以,对于李佑的要求,绝对不行!

    打定主意,房俊睁开眼,正好迎上李佑灼灼的目光。

    那份灼热、希翼、渴望……让房俊心里一跳。

    说到底,玻璃之法也仅仅是财富而已,别人或许会为了这一门泼天的财富朝思暮想、为了得到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对于身为亲王、拥有整个齐州的李佑来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想要积蓄财富、为了招兵买马造反吗?

    房俊不信。

    因为从历史上的李佑造反来看,这夯货完全是被人怂恿着宰了权万纪之后,担心李二收拾他从而头脑一热心血来潮,干下那一番造反大业。

    整个造反过程,明显无组织、无纪律,更无详细的谋划,完全是仓促上阵临时起意,漏洞处处全是破绽,李二听闻之后,命李绩率军平乱,兵锋所至,毫无抵抗。

    李佑最后是被自己的手下抓了……

    会有人如此这般造反吗?

    除非是活腻歪了。

    所以,有可能在造反前,李佑都没想过会走到那一步。

    那么问题来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李佑会傻到那个地步么?

    房俊沉吟半晌,又改了主意,问道:“殿下很缺钱?”

    李佑哼了一声:“齐州虽然不比关中富庶,但也商贾繁盛田地肥沃,一州财富,尽在本王掌握,有什么缺钱的?”

    房俊愈奇怪:“那殿下要这玻璃之法,所为何用?”

    “这个……”

    李佑吱吱唔唔了半天,耍横道:“关你何事?你只说给还是不给。”

    房俊嘴角挑起,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若是某所料不错,殿下此番算计,怕是别有所图啊……”

    李佑愕然:“本王有什么好图的?”

    房俊冷笑:“身为藩王,拱卫一方,却在坐拥一州财富之余,仍旧思虑敛财之法,贪得无厌,其心叵测!殿下,莫非是想要做一番逆天的大事?”

    “咣当”

    李佑猛地从榻上跳起来,打翻了茶盏,滚热的茶水不慎洒落在他腿上,烫得他一阵刺痛,却是顾不得这些,闻听此言,魂儿都要吓飞了,勃然大怒的指着房俊,大喝道:“岂有此理,胡说八道!房二,真当本王不敢杀了你?!”

    房俊端坐不动,只是笑容愈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