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房俊的刀(中)
    房家众人先是一滞,接着就兴奋起来。

    这个传说中的棒槌,果然不是吃素的!好霸气!

    房遗训却是暗暗叫苦,心里头埋怨房俊拎不清轻重,吃点亏忍让一时又有何妨?咱这边若是耽搁了下葬的时辰,可算是误了大事!

    吴家人都有些傻眼,这特么哪里跑出来一个二愣子,说打就打,还下手这么重?

    那獐头鼠目之人便历喝道:“你是何人,好大的胆子,竟敢打吴家之人?”

    看来此人对于房家人还挺熟悉,却不知道房俊是谁。

    房俊面沉似水,不屑的哼了一声:“别在这儿乱吠,就凭你这个猫狗一般的东西,也配问爷爷的名字?爷爷没闲工夫跟你们在这儿扯蛋,出来个主事的说话!”

    獐头鼠目之人气得不轻,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那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房俊。

    一人自他身后走出。

    这人年纪四旬左右,一身锦袍,面色红润,一脸倨傲。

    他站到房俊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说道:“某便是吴德海,阁下可是房俊房遗爱?”

    房俊却是眼尾都不瞧他,转头问身边的房遗训:“大兄,此人是谁?”

    房遗训见那吴德海因为房俊的无视,气得涨红的脸膛,叹着气说道:“此乃吴家家主的三公子……”

    房俊点点头,这才转向那吴德海,淡淡说道:“想来你能做得了主,某不跟你废话,今日乃是吾家大伯下葬,不论有何恩怨,且待下葬之后,某亲自登门,商量一个两全之策。现在,给某让开道路!”

    他这算是搂这火气,不想耽搁了正事。

    吴德海都气笑了,齐州这一亩三分地,何曾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更别说自家侄女送入王府之后了。

    当即便嚣张的指着房俊的鼻子,大骂道:“你以为你是谁?呵呵,有个当仆射的爹,就以为天底下都放不下你了?俺就告诉你,这里是齐州,不是长安!甭管你天大的能耐,到了这里都得给俺乖乖的!特么什么玩意,傻了吧唧的!”

    别人尚未有所动作,房俊身后的仆役大怒,就待冲上去教训这个狂的没边儿的混蛋!开玩笑,自打跟着二郎,只有他们欺负别人,何曾被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

    房俊却是一挥手,拦住了手下。

    吴德海见此,以为是房俊被他给镇住了,得意的大笑:“小崽子,毛儿都长齐呢,这会儿知道啪啦?哈哈哈……”

    房俊深深的看他一眼,拽过一个仆役,从怀里掏出房家的信物,塞进他手里,然后耳语一阵。

    那仆役不断点头,待房俊说完,低声应了一句:“诺!”

    回身招呼两个同伴,快步离去。

    房俊回身,看着犹自大放厥词的吴德海,脸上突然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下一刻,横刀出鞘,错步上前,一道雪亮的刀光飞起。

    “嗷——”

    吴德海陡然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左手臂像是被削断的树枝一般飞出去,落在雪地里。一道温热的鲜血像是喷泉一样从断臂处喷洒出来,落在雪地上,融化了一滩雪水。

    红的血,白的雪,艳丽如梅。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还是吴家人先反应过来,各个勃然变色。

    这可是吴老太爷最钟爱的儿子,如今就被人一刀砍掉了一条胳膊?俺滴个老天爷,这回去了怎么交代?依着老太爷那霸道的性子,说不得也得将他们每人砍掉一条胳膊!

    怎么办?

    只有拿下这个一言不和便即敢动刀伤人的二愣子,才能稍微有点胶带!

    当下,吴家人嗷嗷叫着冲上来,却是分成两伙,一伙想要冲上来拿下房俊,另一伙则去救援哀嚎不止的吴德海。

    房俊却是怡然不惧,手中横刀一挥,便架在吴德海脖子上,阴仄仄的说道:“再敢动一下,就砍掉你的脑袋!”

    吴德海早就疼得心都碎了,感觉眼前刀光又是一闪,脖子上冰凉一片,大叫一声“吾命休矣”,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吴家人全都吓傻了。

    这是……把咱家三郎就给宰了?

    待到仔细一看,才知道只是把刀子架在脖子上,吴德海显然只是昏了过去,尽管手臂的断处依旧鲜血直流,但微微起伏的胸膛显示着还有一口气。

    投鼠忌器,谁也不敢动,就傻呆呆的看着,谁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房家人也是目瞪口呆。

    房遗训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个房俊,这脾气……也太爆了!

    怎么就能把吴德海的胳膊给砍了一条?这可要如何收场?

    房承宗等一干小辈,却是两眼冒着星星的看着房俊,特么的太帅了……

    自夏日里开始,因为坟地之争,房家被闹得灰头土脸,颜面丧尽,连带着他们这些房氏子弟也被人嘲笑,狼狈不堪,但是碍于吴家的势力以及其背后齐王殿下的纵容,虽是恨得咬牙也无可奈何,各个都憋了一肚子气无处泄。

    现在终于舒坦了!

    你们不讲理?咱们更不讲理!

    你们敢打人?咱们敢砍掉你的胳膊!

    房俊是房玄龄的儿子,你吴家再嚣张,又能怎地?别说看一条胳膊,便是把这吴德海宰了,也是屁事儿没有。

    要知道,房俊不仅是房玄龄的儿子,更是皇帝的未来女婿!

    皇帝的女婿,那也是皇族!

    吴家是什么?满门没有一个五品以上的官员,充其量也就是个土豪士绅!

    武德律中规定,皇族若是杀了平民,是可以用金钱来抵罪的!

    便是齐王殿下再是维护吴家,又能拿房俊如何?那可是他未来的妹婿!

    房氏子弟各个兴奋得差点嗷嗷叫,太爽了!终于扬眉吐气了!

    房俊脸上却是波澜不兴,淡淡的对房遗训说道:“小弟手染鲜血,已是犯了忌讳,不能亲至祖坟为伯父安葬。给我留下一辆马车,此地之事便交由小弟处理,大兄不必放在心上,安葬伯父方是大事。”

    房遗训尽管忧心如焚,可是抬头看看天色,再耽搁下去吉时便过了,只好说道:“贤弟切莫急躁,一切待为兄回来再做商议!”

    送葬队伍再次启程,一辆接着一辆的马车自房家身边走过。

    所有来送葬的人,都默默的看着一身孝服、手持横刀立在路边的房俊,不得不由衷的感叹一声,真霸气!

    吴家人乖乖的让开道路,一声也不敢出,吴德海被人拿刀架着脖子呢……

    待到队伍过去,才有吴家人战战兢兢的说道:“房……那个……您看,三郎伤势太重,失血过多,若是不能及时医治,怕是有性命之忧啊……”

    房俊不以为意的笑笑。

    性命之忧?单只要他的一条小命,都算是轻的。

    在这么一个时代,事死如事生,对于阴宅的重视,简直胜过一切!即便再是嚣张的豪强之家,也甚少拿别家的祖坟说事儿。

    这是不能碰触的底线!

    所以,吴家从挡住房家祖坟的向口那天起,事实上就已经注定了不死不休的结局!

    房家是什么样的人家?若是被人拿捏得连祖坟都保不住,还有何颜面存于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