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搜查
    “拿一个死人威胁我吴家,房二郎不觉得有些可笑么?”

    此言一出,吴家上下顿时怒火滔天。

    原来三老爷已经被这小贼害了性命?居然那三老爷的尸体来吴家讨价还价,着实可恶!

    吴家上下一个个死盯着房俊,只待老太爷一声令下,就一拥而上,将这个可恶的小贼拿下,抽筋扒皮,告慰三老爷在天之灵!

    房俊心头一跳,这老东西好毒的眼睛,居然看出来吴老三已经死了?这可有点糟,自己之所以敢上门打脸,原本是以为凭着吴老三这个人质,可以让吴家人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若是没了这个人质,吴家人的怒火还不得把自己撕成碎片?

    可是看了看吴老太爷腮帮子突突乱跳的肉棱子,房俊突然明白了:这老东西居然打算牺牲掉吴老三,也得把自己留在这里!

    看样子,吴老三是肯定昏迷了,不能开口,那么吴老太爷说他死了,谁会不信?难道他会无视自己儿子的生命?

    房俊跟吴老太爷毒蛇一般怨毒的目光对视,心底微微一颤,虎毒不食子,这老东西太毒了……

    心底一股凉意泛起。

    不是害怕,而是震惊。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下定决心将自己的儿子当成弃子,这是一份怎么样的狠毒?

    一个没有爵位、官身的地主老财,怎么能有这样的狠辣决断?

    不由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早有安排,否则,说不定就给自己、给房家招惹了一个阴狠的仇家。

    房俊跟吴老太爷毫不相让的对视,唇角泛起一抹轻蔑的笑容,缓缓说道:“老太爷不愧是横行一方的枭雄,为了拿下房某,居然不惜舍弃自己的儿子,莫非这老三不是老太爷的亲生骨肉?”

    暴躁的吴德勋破口大骂:“放屁!岂能如此污蔑?某定将你碎尸万段,让你后悔生在这人世!”

    房俊恍然道:“先前我只是怀疑,现在可以肯定了,这吴老三果然不是吴家的亲生骨肉,否则为何先是老太爷将其视为弃子,现在自己的兄弟也不顾其生死?依某看来,这吴家果然藏污纳垢、早已乱了伦理纲常……”

    吴家仆役面面相觑,难不成三老爷真的没死?

    果真如此的话,咱家老太爷和二老爷可真是够歹毒的,这是眼睁睁的要把三老爷害死的节奏啊……

    吴德勋虽然暴躁,但也不是傻瓜,愕然望向吴老太爷:“爹,您这是……”

    吴老太爷眼见自己的心思被房俊一语道破,恨恨骂道:“闭嘴!”

    然后怨毒的瞪着房俊,沉声道:“开出条件来吧!”

    房俊呵呵一笑:“某只是猜测而已,却想不到原来老太爷真的打算牺牲掉自己的老儿子?啧啧啧,果然狠毒啊……”

    吴德勋脸孔涨红,闭口不言,神情却极是复杂。

    便是搀扶着吴老太爷的长子吴德山,也是一脸阴沉,看不出心中所想。

    吴老太爷盯着房俊看了一会儿,忽然长出一口气。声音嘶哑的说道:“世人都说房家二郎乃是率诞无学、荒唐嚣张的棒槌,却俱是有眼无珠,看不到玲珑的心窍。老朽认栽了,还请阁下划下道来,老朽接着便是!”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房俊此番登门,必是有着极为过分的要求。

    可不管是什么要求,自己不答应还不行。

    儿子被人家拿刀架在脖子上充当人质,就算自己想要狠下心舍了儿子,但是被房俊直接点破,这招也就使不出来了。若真是这么干了,莫说别人,另外两个儿子就离心离德了。

    自己年过七旬,若是没了两个儿子帮衬,还能干啥?胸中的雄图大业、血海深仇也就只能随着自己埋进棺材……

    杀了房俊?

    那更不行,没人能够承受那后果。

    房俊笑了笑,心想:我要你全家的性命,你能答应?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哗,紧接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一队全副武装的府兵冲进吴家大宅,但有敢抵抗者,当即拳打脚踢,当场拿下。

    一时间,吴家大宅内惨呼不绝,鸡飞狗跳。

    吴德勋大怒,迈开大步迎上去,喝骂道:“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在吴家撒野……哎呦!”

    却是话说到一半,便被一个顶盔掼甲的军官一脚踢翻在地。

    吴老太爷勃然大怒:“来者何人?”

    那军官脚步不停,径直来到吴老太爷面前,冷着脸说道:“某乃齐州折冲府右果毅都尉程处玄。”

    吴老太爷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这军官:“吾吴家一向奉公守法、善待乡里,都尉居然纵兵入府,意欲何为?”

    程处玄一张脸毫无表情,冷声说道:“有人举报你吴家勾结匪寇、阴谋造反,折冲府奉州尹之命,前来搜查核实。现已将吴家团团围住,老太爷还是配合的好,否则,莫怪本将不留情面!来人,给我搜!”

    “住手!”

    吴德山大喝一声,怒视程处玄道:“尔等可有州尹大人手令?”

    程处玄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若有如何,若没有又如何?”

    吴老太爷终察觉事情不对头,这程处玄搞不好跟房俊就是一伙的,依着房玄龄的权势,这齐州官场有人捧臭脚也不足为奇,更何况这折冲府乃直十二卫,吴家虽然结交很多文官,但军队却是水泼不进!

    当下怒斥道:“吴家乃是齐王殿下亲家,尔等如此肆意妄为,老朽必将向齐王殿下弹劾!”

    程处玄不耐烦道:“啰啰嗦嗦的,人老了就好生待在家里等死,非得不安分的整出些幺蛾子……”

    说着,摆了摆手,吩咐手下军卫:“将吴家人全部控制,若有反坑,格杀勿论!其余人等,给我搜!”

    吴家父子还待说话,却被几个军士上前一顿拳打脚踢,反绑了双手,用破布头塞住了嘴巴,哼哼唧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吴家上下全都傻了眼,这也太嚣张了吧?吴老太爷纵横齐州多年,何曾有人敢如此无礼?顿时乖乖的被军士控制住,也不敢大声小叫。

    马车上的房俊看到此人率着军士赶到,吁了口气,自马车上跳下,来到程处玄身前,拱手道:“房俊见过将军。”

    程处玄嗯了一声,却不还礼,淡淡说道:“某接到举报,说是这吴家藏有违禁之物,特来搜查。至于阁下如何在此,还望稍后跟某回折冲府,做出说明。”

    房俊点头称是。

    二人目光相触,心领神会,闭嘴不言。

    没过片刻,一个军士急匆匆从内宅跑出,兴奋的向程处玄禀报:“都尉大人,现吴家藏有大量军械……”

    程处玄故作讶然:“果真如此?看来举报者非是无的放矢啊……”

    话音未落,又有一军士跑来,至程处玄面前单膝下跪,激动道:“回禀都尉,现龙袍若干,龙椅一具,各类违禁之物数不胜数,还有几枚刻有汉东王字样的玉质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