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三十章 返京
    “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吴府大门前,程处玄看着骑在马上一副风唱着奇怪小曲儿的房俊,摇头失笑,却是不小心触动伤处,捂着刚刚简单包扎的肩头,疼得直抽冷气。

    吴德勋那一刀虽然被铠甲阻挡并未伤及筋骨,但也在肩膀上划开一条长口子,深可见骨。

    房俊斜眼睨着程处玄:“真是娇气啊,一点皮肉之伤,至于这么挤眉弄眼的博同情?”

    “……博同情?”

    程处玄一愣,旋即大怒道:“站着说话不腰疼,某给你来这么一刀试试?”

    房俊撇撇嘴,一脸不屑:“就你那三脚猫功夫,趁早歇歇吧……话说,回长安在之后小弟是不是应该给程伯伯求个情,把程兄你调回去?”

    程处玄大喜,顾不得房俊的讽刺,连忙说道:“此言当真?”

    话说,这齐州实在是待够了,只要一想想当初跟程处墨等几位堂兄纵横京师、逍遥长安的日子,就是止不住的怀念啊……

    房俊点头说道:“自然当真,毕竟程家二房就你这么一根独苗苗,这弱鸡一般的身手,万一有个好歹,岂不是绝了程家二房的嗣?”

    程咬金兄弟早丧,只余下程处玄这么一个独生子,为人沉稳冷静,很是得程咬金的器重,打到齐州,也是存着历练一番将来某个好前程的意思。

    程处玄勃然大怒,虽不知这个“弱鸡”是个什么玩意,但从房俊轻蔑的脸上便知道不是什么好话,怒不可遏道:“好好!真想不到你房二郎就是个白眼狼啊!老子冒着天大的干系帮你拾掇了吴家,回头你就这么损我?”

    房俊呲了呲牙,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地道,但是道歉的话又不好意思说,忒没面子不是?

    便转换话题说道:“那些龙袍啊龙椅啊玺印啊,到底怎么回事?”

    起初他命仆役拿着自家的信物去找程处玄,请程处玄出手相助,这是离京之时程咬金特意命人交待的。

    房玄龄和程咬金虽然一文一武,平素走动也不是很亲近,但彼此之间的关系相当不错,何况还有房俊同程处弼这一层关系在,程咬金便对房俊很是上心,生怕房俊到了齐州惹了什么祸事吃亏。

    但房俊自作主张,命仆役给程处玄带话的时候加了一句:准备一些证物,栽赃给吴家,告他一个谋反之罪!

    可是看程处玄的神情,那些赃物却好似不是他准备的?

    程处玄奇道:“你不知是怎回事?”

    房俊也奇道:“我应该知道么?”

    程处玄无语……

    “虽然尚未审问,但是吴家同汉东王绝对脱离不了关系!”

    “汉东王是谁?”

    房俊想起刚才军士禀报的时候,提到了“汉东王”字样,在贫瘠的历史知识里想了又想,却是依旧不明所以。

    程处玄沉声道:“汉东王就是刘黑闼!”

    “卧槽!”房俊这才恍然。

    隋末群雄之一啊,可以说是跟王世充一样最有机会顶替李家坐拥江山的豪雄!

    最后败于李唐之手,被李建成斩杀!

    这吴家居然是刘黑闼的余孽?

    “这岂不是一不小心立了一个天大的功劳?”房俊震惊了。

    苍天可鉴,他只是想把吴家彻底打倒、永绝后患而已,谁想到居然还有意外收获?

    程处玄嘿嘿一笑,压低声音道:“岂止是天大的功劳?这功劳简直没边儿了……”

    房俊不解:“此言何意?”

    程处玄轻声道:“坊间所传说卯金刀者,便是指着刘黑闼……”

    房间房俊呆萌的眨眨眼,表示依旧不解。

    程处玄无奈道:“你咋啥也不知道?”

    房俊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无知:“还望程兄不吝赐教。”

    程处玄看了看四周,最近的军士也在十步之外,这才低声神神秘秘的说道:“隋末群雄并起的时候,有这么一则谶言:李氏将兴,刘氏当王,这个李氏,不用某说你也知道是谁,这个刘氏,便是卯金刀,指的便是刘黑闼。当年这则谶言传遍天下,后来李氏得了天下,更是印证其准确性,所以这后半句,便成了皇家的心头之刺,现在吾兄弟意外将刘黑闼的余孽扫尽,你说,陛下会是何等高兴?哈哈,不需多说,只要愚兄的奏折送到宫里,必然官升三级……”

    房俊有些惊奇,还有这么一篇扯蛋的往事?

    也就是说,自己可以说立了一个盖世奇功?

    那么,不知道如果凭借此功,趁机跟李二陛下提出解除同高阳公主在的婚约,李二陛下会不会答应?

    心底衡量一番,觉得还是有点虚,砝码不太够分量啊……

    同程处玄分手,相约以后相聚于长安之时再大醉一场,房俊回到房家,又是一场告别。

    与来时的惊异、好奇、不以为然相比,此时房家上下的态度,彻彻底底的转变。

    不转变不行啊,这房俊也太特么猛了!

    送葬路上,一刀剁掉吴家老三的胳膊,直接导致那家伙失血过多而亡,然后单枪匹马独闯吴府,居然将吴家上下连根拔起……

    有胆魄、有豪气、有担当、有智谋……

    这就是房家二代里头最最出类拔萃的人物啊,居然有人特么说这是个棒槌?

    都是瞎眼的货!

    房遗训、房遗简两兄弟佩服得五体投地,又是钦佩又是感激,却也没有挽留。

    年关将至,房俊必然是要回长同家人一起过年的。

    房俊同来时一样,轻车简从,连夜踏上返京的路途。

    关山重重,距离过年只有五天时间了……

    一行人策马急驰,比来时还要急促,一路上每人三骑,风尘仆仆的赶路,每日都是赶路到半夜才寻找歇息之地,清晨天不亮便再次上路。

    如此匆忙,只因一个原因……正旦大朝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