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朝会(中)
    唐朝的歪果仁地位绝对不高。

    因为唐朝的强大,不仅统治者以以博大的胸怀看待外国,唐朝的百姓也充满着民族自信心,不像清朝那般锁着国门不让外国人进入,唐朝的长安等城市里住着大量的外国人。

    唐太宗曾说:“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

    外国的风俗人情与中国不同,“不必猜忌”,如与他们搞好关系,则“四夷可使如一家”。

    事实确实如此吗?

    非也。

    唐朝政府曾颁布诏令,规定“回纥诸胡在京师者,各服其服,不得效华人”,严禁胡人诱娶汉人妇女为妻妾,或者以任何方式冒充汉人。

    什么意思?

    妥妥的种族歧视啊!

    唐朝的外来人中,大多是通过官方途径进入唐朝的,这主要包括使臣、质子、贡人等。他们有的是王室成员甚至是国王本人,有些是身居高位的外交使臣,还有的是打着使节旗号的商人,更多的是作为物品贡献给唐朝的各色伎艺人或奴婢等等。

    除了身份极其特殊的个别例子之外,大多数歪果仁并不被唐朝所重视,即便是一国使节也不例外。

    国大民骄!

    房俊才不怕这个黄胡子敢炸毛,这里是大唐,可不是他以前那个崇洋媚外的时代!

    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能咋滴?

    所以房俊这句话出口,除了黄胡子感觉气愤、目露凶光之外,其余之人只是当一件乐事围观。

    黄胡子还欲再说,却被他身边一个中年番人拦住。

    中年番人向房俊躬身施礼,一口流利的汉话:“下属不知轻重,冒犯了贵人,还望恕罪。在下吐蕃使者噶尔东赞,未知贵人名讳?等下大朝会完毕,定会奉上赔礼,以示歉意。”

    这人一身葛布长袍,面容黑中透红,相貌清癯消瘦,一双炯炯有神。

    头从额头中间分作两半,在耳下用绳系住

    右侧的辫梢盘至左边的辫子,并用带绿色宝石饰物的绳固定;左侧的这股辫子向右,并与右辫同一固定位置用宝石绳固定,留出辫梢部分向右簇出。

    噶尔东赞?

    房俊楞了一下,随即“嘶”的抽了口气,这特么不就是未来的吐蕃大相禄东赞么?

    牛人啊!

    据说此人曾因机智善变,极为李二陛下赏识。李二陛下甚至封其为右卫大将军,并欲将琅琊长公主的外孙女段氏嫁给噶尔东赞,诱使他为大唐效力。不过这家伙以“臣本国有妇,父母所聘,情不忍乖。且赞普未谒公主,陪臣安敢辄娶”为由,坚决不吃美人计,令李二陛下的谋划落空。

    当然,这人最出名的就是出使大唐,为松赞干布迎娶了文成公主!

    文成公主入藏是哪一年来着?

    房俊记不住,但是既然禄东赞来了,那么估计也就是这几年。

    但是好像第一次求亲是被李二陛下拒绝了,两国在松州干了一仗,结果吐蕃败了,李二陛下反而同意将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对于李二陛下这般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脑回路,房俊表示理解不能。

    用女人怀柔?这不太像是李二陛下的画风,估计也是记录史书的史官用“粉饰手法”掩埋了真正的历史。

    对于这家伙,房俊绝对没好感,天生就是对立面啊!

    当下便笑眯眯的说道:“在下房俊,家父房玄龄,却不知先生打算给什么赔礼?”

    礼部官员差点绝倒,人家不过是个客气话,就算真有这个心,也不过是表示一下态度,哪里还能追问人家给什么赔礼?这得多厚的脸皮啊……

    禄东赞也被噎了一下,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眼前这位体格矫健、面色微黑的少年,没办法不重视,这人跟他所遇见的满口儒家礼仪的唐人有些不一样。

    另外他也有些吃惊,房玄龄的儿子?

    对于早有谋划,已经对大唐高级官员很有一番研究的禄东赞来说,立即就反应过来这位也是未来的帝婿!

    既然如此,刚刚自己说的那句“送赔礼”的客气话可就不能是搪塞了,必须得实打实的才行。

    结交唐朝贵人,是他此次前来长安最重要的一个目的。

    当下禄东赞大笑道:“小使即便来自苦寒之地,也久闻房府二郎的威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小使虽然家境贫寒,吐蕃也比不得大唐物华天宝,但这赔礼乃是表示歉意,必然不会令二郎失望便是!”

    房俊一副喜不自禁的模样,拍了拍禄东赞的肩膀,眉飞色舞道:“某最好交朋友了,先生即是如此豪绰,这个朋友算是交定了!没说的,待会儿朝会之后,去某农庄上喝酒,以后在这长安城,但凡有那不长眼的欺到先生头上,就报某我名字,绝对好使!”

    禄东赞呵呵大笑,状极开心,二人勾肩搭背,相谈甚欢,一副相见恨晚之意。

    礼部官员不禁暗暗吐槽:以前咋没听说这房二郎除了是个棒槌之外,还这么能忽悠?不过也对禄东赞有些艳羡,得了房俊这句话,在长安城了真就能横着走。在长安城里报上房俊的名字,那是真好使,谁瞎了眼闲着没事儿愿意惹这位楞怂的主儿?便是亲王都躲着他走……

    两人正虚情假意的聊得热火朝天,礼部大门口突然一阵吵杂。

    那礼部官员一拉房俊的衣袖,急切道:“二郎,莫要耽搁,陛下马上就要接见各地州府的地方官员,房相为您安排就是在这一波的末尾,去太极宫外等候。”

    房俊闻言,跟禄东赞说了一声告辞,跟柳老实一同从马车上把装着曲辕犁配件的大箱子抬下来,径直向太极宫走去。

    沿途之人见到房俊抬这个大箱子,都有些不明所以。

    白白胖胖、一脸人畜无害笑容的长孙无忌不知何时也出了太极宫,正巧遇到房俊,皱眉道:“二郎所抬何物?这可是大朝会,你既无功名官职在身,还是退去,莫要胡闹!”

    房俊对这位“千古阴人”没啥好印象,不过长孙家老二长孙涣跟他交情不错,也就没给长孙无忌白眼,随口敷衍道:“是一件宝贝,想要献给陛下的。”

    宝贝?

    一听到这个词,长孙无忌自然就想到了那一件卖出天价的“能召唤彩虹的神器”来……

    当时此时轰动关中,自己回家之后还曾亲自询问那个不成器的二儿子,问他哪来的底气敢跟杜家的人叫板?

    那混小子如何敢隐瞒自己,自是将房俊请他当“托”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

    惊讶于房俊操作手法的同时,长孙无忌也已经猜到那所谓的“神器”必是房俊装神弄鬼不知用什么手法骗人的物件儿。

    这时候又来一件宝贝?

    你当宝贝是大白菜啊,隔三岔五拿着锄头就能从土里刨出来?

    想当然的,长孙无忌把房俊箱子里的宝物想象成另一件装神弄鬼的“神器”,估计是想要借此讨好陛下,求得赏赐,话说这小子现在还是个白丁啊……

    长孙无忌脑补了整个事件的真相,阴仄仄的笑起来。

    能够给房玄龄添堵的机会,岂会轻易错过?

    便笑呵呵的说道:“是礼部安排你觐见的顺序吧?那可有的等了,不如跟某一道进去,给你开个后门如何?”

    房俊奇道:“这也能开后门?”

    长孙无忌呵呵一笑,低声道:“大朝会又如何?陛下是某的妹夫,也将是你的岳丈,你爹更是陛下的肱骨,都是自家人,你此次又是呈献宝物,陛下欢喜还来不及,怎会怪罪?”

    看着长孙无忌一脸温煦的微笑,房俊也嘿嘿一笑,特么的,我信了你才有鬼……